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我妈才是穿越主角 > 第118章 夫人含量90

第118章 夫人含量90

大白天的, 萧洛兰硬是被没羞没臊的周宗主弄了一个满脸通红,周宗主有时候说情话也太肉麻了。

庭外风雪若漱玉,飘扬不止。

映月轩的外围种植着幽州北地常见的刺槐树和长青柏, 小道两旁还有栽有海棠树, 槐树和长青柏树木粗壮, 院子里的都是一些有了年头的的老树,夏季时如果在这,槐树树叶茂密,绿阴如盖, 自是一个乘凉的好地方, 现在是冬季, 暂时赏不到了,唯有长青柏仍郁郁葱葱的, 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添了一点其他颜色。

萧洛兰看着那一点生机, 颇有一种绿压枝头雪,万物待春来的味道。

整个映月轩空无一人。

萧洛兰被周宗主抱在怀里, 后背传来源源不断的热度, 似乎比一旁的熏笼还要暖和,像个人形暖炉似的。

索性四周无人, 萧洛兰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躺下,身旁就是熏笼, 暖融融的温度让她微微闭上眼睛,亲耳听到周宗主的保证,她这颗心才彻底落下来。

虽然周宗主平日里的言语有些不着调, 但对她还算是守信的, 实在是事关女儿的终身大事, 萧洛兰不得不慎重一些, 容不得她有一丝马虎,再仔细也不为过,她斜躺在这人的腿上,仰头喃喃道:“周郎,这是你答应我的。”

周绪看着夫人,失神了好一会,根本听不见夫人在讲什么,满脑子都是此刻夫人轻声娇语唤他的样子。

他直勾勾的盯着夫人,移不开眼睛。

有几片雪花飘到了夫人的睫毛上,纤长的尾睫沾了银白霜色,似天上仙子圣洁高贵,缎带光华般的长发半散于他的膝处,鸦鬓处的金钗流苏碰撞出碎玉之声。

雪色天光下,夫人黛眉如烟似雾,饱满的樱唇殷红瑰丽,连呵出的气都带着独特的香气,她枕在自己的腿上,重重大袖下,双手交叠在腹部,优雅清贵,眉眼都在发光。

深衣内里,一截雪白的脖颈若隐若现。

明月高处,细腰如柳,散发着成/熟/妇人的芬芳。

萧洛兰还想说什么,就感觉眼前一黑,后颈被一只粗糙的手掌托了起来,随后唇上传来了灼热的气息,极尽热烈缠绵。

周绪从未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如此薄弱,不堪一击,夫人哪里需要做什么,她只需要对他稍微露出一点软和亲近他的意思,他自己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兵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夫人这样的人,周绪按住夫人的手,不让她动。

萧洛兰不明白说好好的,周宗主怎么激动了起来,她想将手拿出来,没有成功。

“夫人不要动。”周绪将头埋在夫人的脖颈处,逐渐往下。

萧洛兰侧头,哪怕知道现在映月轩没有人,还是感到不自在和紧张:“周郎,你别这样。”

周绪过了一会才停下自己的动作,额头上都是汗,手背上青筋暴起。

萧洛兰得到自由之后,连忙坐正身体,脸色发红,将衣襟拢好之后才看向周宗主,发现他坐在她身边,眼眸沉沉,长袍下的狼狈怎么也掩盖不住。

萧洛兰脸更红了:“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吗?”

周绪揽住夫人,朝她那边坐了坐,两人亲密的挨在一起,低笑道:“不能。”

吃不到肉,周绪亲了一下夫人的指尖:“夫人,我们去其他地方吧。”

对周绪而言,此间之事极乐,不为外人道也。

”你见过廉世清了?”萧洛兰记得周宗主今天还有事情要办才对,这么快就办完了?

“见过了。”周绪干脆打横抱起夫人,选了一条偏僻的小路离开映月轩,萧洛兰受惊之下,勾住周宗主的脖子,失重感让她频频看向地面。

“周郎,你快放我下来。”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绪不仅不放,还往上轻轻一抛,吓得萧洛兰紧紧抱住这人。

周绪大笑道:“夫人放心,不会摔了你的。”

萧洛兰瞪了周宗主一眼:“你快点放我下来。”

周绪当做没听到,笑着亲了一口夫人的脸颊:“等会就放。”

等到了明心堂内的温泉园,周绪才放下夫人。

温泉园内。

周绪环顾四周,低头对夫人说道:“这温泉池还是有点小了,暂时委屈夫人了,等过几日我带着夫人去北号山打猎散散心,打完猎之后,我们就歇在山下的温泉山庄里。”

热气蒙蒙的温泉池里,萧洛兰的眼睛好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水波荡漾间,搭在池边的手微蜷缩起来,指甲盖都透着粉色。

萧洛兰转过头,眼尾似乎抹了胭脂一般。

周绪大手覆盖住夫人的手,十指交叉,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绪亲着夫人,将她带到自己的世界。

意识沉沉浮浮,萧洛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了。

周绪用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夫人雪白的下颌,水珠滚滚而落,夫人眸光迷离,樱唇微张,气息紊乱。

周绪动作停了一下,靠近夫人。

萧洛兰被亲的舌尖发麻刺痛,轻声嗔怒道:“你是属狗的吗?”亲吻的时候好像咬人一样。

周绪抱住夫人,闷笑道:“我就是夫人的一条狗。”

萧洛兰咬住嘴唇,脸颊涨的通红,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周宗主似乎更加兴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