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 慧慧

慧慧

各家有各家的谋算, 苏家是可着心要谋算白奋斗父子两个。不过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老对手周家,恰好也是这么想的。哦不, 也不是周家,而是姜芦。

相比于周群,姜芦真是说话算话的, 既然答应了一百块钱。

她可真是没含糊,揣着一百块钱就来给白奋斗送钱了, 白奋斗这时又生无可恋了。他躺在水淋淋的床上, 要死不活的。姜芦这个时候过来,那还真算是恰到好处。

“大爷出门了?”她看见白老头出去了, 不知道是买玻璃还是去茅房。

白奋斗不言语。

她拽过椅子,坐在了白奋斗身边, 说:“我晓得你难受, 我也一样难受。”

白奋斗不言语。

姜芦:“其实说到底, 我们都是受害者, 又有什么必要互相敌视呢?难道还要比个谁比谁更惨?反正都是一样惨。”

白奋斗侧过头看向了姜芦。

姜芦掏出一百块钱,说:“这是我答应你的一百块钱, 你收下吧, 也算是对你的赔偿了。”

白奋斗沉默了好半响,咬牙切齿:“我的脸面,我的清白,难道就值这一百块钱?”

姜芦:“那当然不是, 但是多少给你一点,也是个补偿。你也别觉得难受了, 我想你知道了吧?周群彻底完了。”

白奋斗嘶吼:“他有孩子!”

姜芦轻声:“就算是有孩子了,他也不是个男人了, 你就不一样了,你虽然也有过重创,但是大夫也没说过你不能再生。将来你一样也可以有自己的孩子的,也可以有自己的夫妻生活,但是他没有了。他跟那宫里出来的大太监,也没啥两样。”

“那倒也是……”

白奋斗竟然被说服了。

姜芦:“我答应了补偿你一百块钱,也答应了给你介绍一个对象。这一百块钱是给你了,但是介绍对象,你得稍微等等……”

眼看白奋斗又要瞪眼睛,姜芦说:“你别激动,我肯定给你介绍,但是你也晓得我这个年纪,我的朋友都结婚了。我身边没有合适的人。我得给你寻摸,说实在的,我是能立刻给你介绍的。但是介绍的完全是瞎找的,那根本就不可能成,那不相当于我忽悠你了?我姜芦虽然跟你们家也不怎么和睦,但是也做不出来这种事儿。”

还别说,姜芦这话是白奋斗听得最中听的了。

他觉得,最起码姜芦说话还是诚恳的,他说:“周群不是个东西,怎么就能找了你。”

姜芦沉默一下,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她自己都不知道当年怎么看上周群了,要知道,两家子是完全门不当户不对的。更不要说,她还陪嫁了很多东西。

她抿抿嘴,说:“当初其实我对周群,没说百分之百看好,但是有一次我们一起看电影,遇到了抢劫的,那人还想调戏我,是他拼死了护住我,把那些人打走了的……”

她垂垂眸,说:“从那以后,我就对他死心塌地了。”

白奋斗嘲弄的说:“那别是他找人过来演的吧?就他那个水平,能打得过谁?他受伤了吗?我没听他因为这事儿受伤过啊?他一个人打抢劫的没受伤?”

姜芦一怔。

白奋斗拍大腿:“哎,还别说,真有可能啊!”

他来了兴致:“你说说当时的情况。你自己肯定是记得吧?”

姜芦抿着嘴,不言语,好半天,她抬头苦笑一下,说:“谁知道呢?都十多年了,我记不住了……”

她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白奋斗觉得这事儿肯定是这么回事儿了。

不说别的,就周群能把抢劫的打跑还没受伤,这就是真的不对啊。

白奋斗同情的看着姜芦,说:“你这也太倒霉了,就这么被算计了啊,这简单的圈套啊……”

姜芦沉默着,白奋斗坐直了,人也精神了不少。这咋说呢?虽然他最近是倒了大霉,但是看到别人比他还倒霉,他就觉得自己好像也过得去了。

他说:“他肯定是这么回事儿,你离婚啊!跟这个王八蛋过什么日子。”

姜芦抬眼,认真说:“这话,我就跟你说,你也别出去说。你看我似乎过的不错,可是我离婚了怎么办?我娘家那边,我回不去的,他们会帮我不假,但是我哥哥还有孩子呢,我回去了住哪里?我嫂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也是没办法。”

白奋斗:“啊?”

他看着姜芦,还真是没想到,感叹说:“那你也挺惨的。”

姜芦:“是啊。”

她深吸一口气,说:“把钱收着吧,你也别给你爸,不然他保不齐也要贴补……算了,当我没说。”

她起身,说:“我不好在你家久坐,孤男寡女的也不好,反正介绍对象的事儿,我会上心的。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

白奋斗捏着十张大团结,再看姜芦,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倒是没把这事儿怨在她身上,说:“行了,我也知道,咱都不容易。”

姜芦:“等会儿我让王招娣熬点姜汤,给你送一碗,你别躺这水呼呼的地方,岁数大了对关节不好。”

“成,听你的。”

姜芦点点头,出了门,外面冷风瑟瑟,她吸了一口冷风,仿佛是清醒不少,这才转身回家。她这一走,王香秀终于不再贴着窗户偷看,她说:“姜芦出来了。”

她疑惑:“姜芦过去干什么?”

苏大妈恨铁不成钢,深深觉得王香秀真是没脑子,这都想不清楚。她说:“今天早上白奋斗拦着的时候,是姜芦把他拽走的。他们肯定是谈妥了条件的,我估摸着,姜芦是去给钱……”

她琢磨起来:“不知道姜芦他们谈得是多少钱。”

“你咋知道是给钱?”

周大妈更是无语,说:“你也不想想,姜芦除了有钱,还有什么!那个关键时刻,她肯定是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这白奋斗,手里有钱了啊……”

王香秀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她咬咬唇,说:“我过去跟白奋斗道个歉,顺便探探口风,看看能不能把钱借来。他一个老爷们要什么钱!他会花钱吗他!”

苏大妈:“蠢!你咋这么蠢,你今天才跟他闹起来,转头就借钱,他不仅不会借给你,反而会更加恨你入骨。男人就是这样,有时候看起来好哄的不得了,有时候却又执拗的不得了。你不能让他彻底寒了心,你今天做的这些,就是妥妥的不对的。你可以去道歉,但是绝对不能说一点钱的事儿,不然就像是你就奔着钱去的。这个时候,他是最脆弱敏感的,你提一点点钱触发了他敏感的神经,他都能从此恨死你。”

王香秀咬牙:“我要是不借钱,他转头买了玻璃,那我们就一定能也得不到了。”

“你不要看小利,你看那么一点点小利,说不定损失的就是大的。你要拿出自己女人的优势啊。秀儿啊,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着急,妈知道你有多难,妈也心疼你。可是咱们不能彻底失去这一家子的支持,你说再找一个支持的人,哪里那么容易呢?还能指望谁?一个个都自私的不得了,只顾自己小家,可不会管邻居如何。没有心的啊。”

王香秀点头,十分认可:“一个个的都是自私鬼。”

她叹息一声,说:“我都听您的,我这就过去道歉,不提钱。”

她赶紧出门,其实她心里也是一点都不敢断了这条线的,真是靠那些不着调的男人?靠不住啊!

她最粗的两条大腿,就是白奋斗和周群了,周群虽然次数少,真刀真枪,但是出手大方。白奋斗是纯粹二百五。周群那边已经彻底不行了。以后他有贼心也没那个能力了。

她可不能断了白奋斗。

眼看着王香秀匆匆出门。

苏大妈叹息,说:“我这两个闺女一个儿媳妇儿,怎么哪个都不能学到的半点精髓。”

铜来赶紧凑上前,说:“奶,你跟我说,我能学会,以后我骗小姑娘钱花。”

苏大妈:“你别瞎闹,来,奶看看你伤的……这个白奋斗,真是个该死的,竟然下这样的狠手。活该他被周群嚯嚯。”

眼珠子一眨,苏大妈想到一个计策,说:“你们三个过来。”

金来凑过来,问:“奶,咋了?”

苏大妈问:“白奋斗打你们,你们气不气?”

三个孩子齐刷刷的点头,这当然是气的,他算老几,竟然敢打人。

苏大妈满是算计的一笑,随即说:“这样就好。”

她小声:“周群和白奋斗的事儿啊,你们小孩儿不是也都看见了吗?出去多给白奋斗宣传宣传,就说白奋斗跟男人睡觉。他名声臭了,你们也就报仇了啊。”

名声臭了,那么就更找不到媳妇儿了。

她“慈眉善目”的看着三个孩子,说:“奶知道你们吃了亏,挨了揍心里委屈,可是谁让咱们家没有个出头的男人呢。咱们没有男人出头,就得想点小办法。你们几个孩子也记得,以后做事儿也这样,咱能不打架就不打架。打架人多势众还成,如果弱小,那是要吃亏的。倒是不如一张好嘴把人哄住,在背地里慢慢的图谋。”

三个孩子似懂非懂,苏大妈笑了,揉了揉孩子的头,说:“你们是咱老苏家的孩子,往后那可是要有大前程的。奶相信你们最行。”

“嗯!”

鼻青脸肿的金来得意的笑,说:“我肯定搞臭他!”

苏大妈微微点头,满意的笑,她倒是没有想过,自家这么教孩子,将来孩子长大了又会长成什么样。不过按照她的心思,自家孩子能这么机灵,就是聪明的表现呢。

这么聪明,将来长大了肯定不吃亏。

她越发的得意起来,觉得这真是称心如意。

同样是小孩子,此时虎头和小燕子正在给赵桂花唱今天学的儿歌。赵桂花在一旁打着拍子,跟着哼唱,点头说:“你们学的倒是挺快的。”

小朋友们嘿嘿。

虎头:“奶,等我过几天上了小学,我就是大孩子了。”

小孩子喜滋滋的说完,多少有点小忧愁,说:“以后妹妹自己上幼儿园,不知道会不会被欺负。”

他好担心妹妹哦,别看他们不同班,但是每天倒是一起上学放学呢。

小燕子赶紧说:“不会的,我很强壮。”

虽然她跟哥哥一起上学,但是他们不是一个班级,小燕子也是有自己的好朋友的。她说:“我口以。”小朋友说话漏风。

虎头:“哎。”

赵桂花看着小孩儿小小年纪倒是挺会关心人,说:“虎头你好好上学,不用担心小燕子,小燕子也很能干。”

小燕子立刻点头。

赵桂花:“等放暑假了,奶带你们去动物园看大老虎。”

“呀。”

两个小孩儿眼睛亮了起来,赶紧点头,十分高兴:“要看要看。”

两个小孩儿围着赵桂花蹦蹦跳跳的,梁美芬也心里熨帖,她最高兴就是自家两个崽得老太太的喜欢。他们现在相当于内部分家,孩子总是要花钱的。上学啊,穿用啊,且不老少。

好在,孩子讨人喜欢,婆婆给孩子做了衣服,倒是省了不少钱。

梁美芬微微满意,这便宜啊,是能占就占,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雨小了,估计等会儿就雨停了,明天如果不下雨,我们一起上山。”赵桂花想起这茬儿,跟梁美芬说:“王大妈他们也去。”

果然,赵桂花猜的就没错,这池塘的位置还是传开了。

提到这事儿,梁美芬也很惆怅,她说:“这大好的地方啊。”

赵桂花没言语,虽说自家独占了这么久,但是想到还真是有点可惜的。这人总是为了自己啊。

梁美芬问:“咱家不留人?”

赵桂花想了想,迟疑半响,最终还是说:“不留了,明天应该没事儿的。”

她说:“早点回来就成。”

像是金来他们自以为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但其实啊,因为总是小偷小摸,各家都防备的不得了呢。就说赵桂花吧,他们防备的是谁,还不是金来三兄弟?

赵桂花:“这一段儿他们上学,我们赶在他们放学之前回来。”

要说真是愁人,那也是放暑假了,他们家里真是不能缺了人。

梁美芬:“嗯。”

明美说:“妈,你们明天都上山吗?”

赵桂花:“我听他们的意思,好像都想去。”

这改善生活的机会,总是人人都想去看看情况的。明美倒是很中肯:“那我觉得家里该留个人的,人都走了,院子里没什么人,要是真有小偷什么的呢。”

赵桂花:“那倒不至于。”

他们这一片儿的小偷,不就是苏金来那个小兔崽子。

不过既然儿媳妇儿说了,她想想也是,毕竟最近他们这边事儿多,家里留个人……也成。

“老大媳妇儿,那你就别跟去了。”

梁美芬:“……”

婆媳三个正在家里唠嗑儿,庄志希出去上厕所,他抄着手出门,虽然是小雨,但是仍是披着雨衣,一点也不含糊。庄志希往外走的时候正好遇到王香秀,王香秀跟白奋斗道歉,但是却碰了一鼻子灰,心里直骂人,但是还是只能堆着笑容。她也没想到,自己对他动手之后,白奋斗反应这么大。

真是的,还是不是个男人了,这么小心眼。

王香秀有点愁,但是想到婆婆的话,也晓得该是循序渐进。

她没逞强,反而是出了门,只不过看到庄志希出门,她眼珠子一转,赶紧跟上,其实她一直都没有放弃想要勾搭庄志希的想法。她以前的时候甚至幻想过,等她孩子稍微大一点,就稍微主动一点,跟庄志希结婚。

她虽然年纪比庄志希大了点,但是自己配庄志希那是绰绰有余,就她这个丰-乳-肥-臀,生儿子那是一定的,没有男人能够拒绝得了,她可是接连生了三个儿子,让那些老娘们眼馋死了。

她相信,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她。

虽说,虽说庄志希比她小了十来岁,但是她看着又不老,而且就她这种成熟的女人才有韵味儿,只是没想到,她计划的倒是很好,可庄志希结婚了。

庄志希怎么就能结婚呢?

真是个瞎了眼的。

他可是院子里长得最好的,也是王香秀从长相上来说最相中的。

要说多么爱,那是没有的,她图的是年轻身体好。另外庄家条件也不错,他们家条件还真是挺不赖,那跟她在一块儿,多帮衬他们家,帮她养儿子,也应该的啊。

王香秀鬼使神差的跟上了庄志希,这雨下了一天一宿了也没停,不过现在倒不像昨晚,是瓢泼大雨,反而是下着毛毛雨,王香秀出来的时候没穿雨衣,雨水落在身上,本来就很薄的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她跟着庄志希的脚步走。希望他回头看自己一眼,不怕他不受诱惑。

她原本想要叫住庄志希,但是刚出来就遇到隔壁院子的强大胆儿出来,她只能硬生生的忍下来。

强大胆儿:“小庄,等我会儿,咱一起走。”

庄志希:“大强哥你咋不穿个雨衣?”

强大胆儿:“用不着,这点小雨算什么,你们院子白奋斗没事儿吧?他今天没上班,好多人问起他。”

现在白奋斗和周群都是这条街最热闹的话题。

庄志希:“傍晚还和苏家人打了一场。”

他眼睛的余光扫到了跟在后头王香秀,说:“估摸着明天就上班了。”

强大胆儿:“这周群可真是个人间极品,奇葩啊。”

其实他想说说苏家的,但是他也看见王香秀了,自然不说的。

他感叹:“哎你说……卧槽!”

他突然就吼了一声,吓了一跳,庄志希:“怎么了?”

强大胆儿:“你看那头儿。”

庄志希顺着视线看过去,竟然看到墙角蹲了一个人,那人蜷缩成一团儿,窝在墙角,庄志希:“谁啊?谁在那边?”

此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这乍一看过去真是挺吓人的。

那人听到动静儿,缓缓抬头,庄志希:“哎?有点眼熟。”

强大胆儿:“你认识?”

庄志希:“就眼熟。”

他声音大了点:“你怎么在这边墙角蹲着啊?”

盲流子?

那人哆嗦了一下,说:“我想找人,但是迷路了。”

庄志希:“你想找谁啊?”

“王香秀。”

“啊!”这声叫声,正好是王香秀叫出来的,她本来是跟在庄志希他们的身后,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跟庄志希私下交流一下,这个强大胆儿,真是太耽误事儿了。

真是看着就膈应人,可是倒是没想到,这蹲在墙角的这位,竟然是找她。

王香秀赶紧上前,这一看,还真是认识的人,这是她二姨家的表妹。她惊讶的不得了,问:“慧慧?你咋来我这边了?”

“啊,表姐!”

被称作慧慧的女孩子赶紧起来,说:“我爸妈要给我嫁给一个鳏夫,我逃出来的……表姐,我是来投奔你的。”她哭着抱住王香秀,说:“表姐,你可得帮我啊!呜呜。”

王香秀僵了一下,问:“你咋能想到来投奔我了?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

慧慧哭着说:“表姐,我也是没有办法,但凡是有一点办法,我都不来打扰你的。我知道你过得难,可是我真是走投无路了……”

庄志希跟大强两个都好奇的看着他们,王香秀似乎不想别人知道更多,拉住她说:“走,你跟我回家。”

这个时候王香秀也顾不得其他了,赶紧拉着表妹离开,大强看着他们的背影,说:“这咋回事儿啊?”

庄志希摇头:“我哪儿知道?”

他们一起拐过巷子上厕所,等出来往回走又看到了姜芦,姜芦骑着自行车,似乎是要去医院。大强又感叹:“这姜芦真是不容易,摊上这么个男人,还要任劳任怨的,她真是一个好女人。”

庄志希睨着他,说:“你这感慨倒是不少。”

大强:“嘿嘿。”

俩人往回走,姜芦果真是去医院,这边距离不算远,姜芦来到医院,甩了甩雨衣,将自行车停在了雨棚里。自己则是咚咚上楼。只不过,她没有进入周群所在的病房,反而在楼梯口的病房门口咳嗽起来,很快的,年轻的男人出来。

如果庄志希在这里就能认出来。这是他们科室的小许,跟庄志希不太对付那个。

小许看向了姜芦,两人没有说话,反而是一前一后一起下楼,很快的消失在雨中……

……………………

清晨的阳光,格外的明媚,经过一天两宿的大雨,天气好像一下子炎热起来,真是一场春雨一场暖,这话一点都没错的。一大早就怪热的。大院儿的清早一贯都是热闹的。

今年又有点不同了,赵桂花一早就看到了王香秀家多了一个人。

她想了好半天才认出来,这是王香秀的表妹慧慧,以前也是来过的,所以她有点印象。不过倒是不知道这个姑娘怎么来了。慧慧正在洗漱,察觉到视线回头,怯生生的打招呼:“大娘早上好。”

赵桂花:“早上好,你这是……”

“我叫慧慧,是王香秀的表妹,我过来借住几天。”

赵桂花:“哦哦。我对你有印象,你来过的吧?”

慧慧点头,腼腆的笑,慧慧跟王香秀长得有点像,但是又多了几分青春。

赵桂花看了看她,不晓得这丫头住过来又会引起什么波澜,倒不是她想得多,而是事实就这样啊。白奋斗可是个着急找对象的光棍儿呢。

不过吧……赵桂花依稀记得,她记得上辈子王香秀好像是骂过这个表妹,说她嫁得好却不肯帮衬自家,是个实打实的自私鬼。有一次,要是按照时间线来说,七八年后了,有一次他们一起出门遇上了这个表妹,她还真是一副鼻孔朝天看人的样子。

跟现在这个样子,有着天壤之别。

赵桂花多看了一眼,笑了笑,没多问什么。

不过她没多问,倒是有别人问着呢。

他们前院儿人本来就比后院少,也有人会过来洗漱,反正最后水费结算是按大院儿人头,不分前后院。所以大家也不十分拘泥于这个。

“姑娘你今年多大啊?”

“你跟王香秀是表姐妹啊?”

“你这次过来是要住几天?如果住的时间长,要去街道报备一下的。”

大家议论了起来。赵桂花洗漱完了,转身回家。

她一进门倒是看到明美撑着下巴坐在桌边,像是想着什么。赵桂花问:“怎么了?”

明美小声:“我觉得那个人,我见过哦。”

她挠挠头:“你们见过正常啊,她以前来过,可是我在哪儿见过她呢。”

庄志希笑:“不重要的人,不用想。”

明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这倒是也对哦。不过你们说,这王香秀的表妹突然来。是不是冲着白奋斗啊。”

她开始头脑风暴啦。

“王香秀昨天得罪了白奋斗,现在给自家表妹找来,算是给白奋斗介绍个对象,白奋斗不是就又会跟他重归于好了?”明美娇嗔着碎碎念。

庄志希:“那咋可能?王香秀昨晚跟白奋斗打架的,她也是昨晚来的。”

“那倒也是。”

“再说,王香秀怎么可能给白奋斗介绍对象,就算是自己亲戚也不可能的,她给白奋斗介绍了对象,她自己咋办?她肯定是没想跟白奋斗结婚的,但是也是肯定要抓着白奋斗不放的。见过河里那个蚂蟥吗?吸血那个,她就是了。”庄志希真是很看不上王香秀。

王香秀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只要她愿意,凭借她自己的手段拿下庄志希一点也不难。但是却根本不知道人家都烦她,庄志希对王香秀的印象相当差了。

也只有王香秀自己不觉景儿,觉的自己有魅力,可是实际上,她相当没有自知之明的。

人家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怎么也可能看上她一个三十多带着三个孩子还有一个婆婆的人,说句难听的,她就连白奋斗那样的条件都配不上。

不过庄家人倒是完全不知道王香秀想什么。

明美撑着下巴,感叹:“王香秀自己不想嫁给白奋斗,那么给表妹介绍过去不是很好?”

赵桂花抬头看了明美一眼,说:“她这个表妹也未必就简单……”

明美:“???”

一大早上,他们倒是也没讨论很久,很快的各自上班。明美坐在办公室里,突然间就想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那个慧慧了。她还真是见过慧慧的,差不多是一年前吧,她领着小侄子去溜冰,曾经赶上抄家,一群红袖箍在一起走,其中就有那个慧慧。

她倒不是,但是却也是跟那些人走在一起的,看起来十分的张扬。

明美:“哦豁!”

这人明明是张扬的,但是干啥要装成怯生生的小姑娘样儿来他们院子?

明美瞬间觉得自己发现了大秘密哦。

她低头咬着笔头,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人。总觉得一个人如果要这样伪装,那肯定是非奸即盗的。就算不是,也是没安好心。

明美第一次庆幸自己的记性还挺好,认出了这个女孩子。

她啧啧啧了好几声,迫不及待的等待下班。

相比于明美想起了这个人是谁,其他人可不会去琢磨王香秀家来的一个穷亲戚。因为听说郊外有个地方特别好钓鱼,他们院里不少人都出门了。

这看热闹是不错,但是日子总是要过的。

赵桂花就是跟王大妈还有梁美芬一起,本来赵桂花没想让梁美芬一起的。但是李芳在家,她答应会照看着院子,所以梁美芬也跟他们一起出门了。

他们三个加上隋家的隋婶子,四个人一起。

本来赵桂花还琢磨,要怎么样才能装作是第一次来,结果……他们刚到山下,就看到山上不少人,好么,这都不用装了。果然,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就会有不少人。

他们都不用装模作样,直接跟着人往山上走就行。

赵桂花懵:“这只是说山上有个池塘有鱼,就这么多人?”

“这里就不知道了,前天还是大前天来着,有一群半大的小子,他们可是抓了好几大桶呢。昨天有人冒雨上山,收获也特别多,这个池塘的鱼多着呢。收获大,大家自然都赶紧来。”

一个正在上山的老妇女接了这么一句。

赵桂花:“那我们可得快一点了。”

所以说啊,有时候就得闷声发大财,你看这稍微张扬一点,事情立刻就大的不得了。

“我觉得……”

“你别觉得了,大家赶紧走吧。”

赵桂花他们以前上山,几乎都是收获颇丰,但是眼看这一次,她自己倒是在心里摇头,觉得这次肯定不成了。不过多少有一点,都是很好的。

婆媳两个很快的加入了抓鱼的大军……

为了生活的奔波,你忙你的,我忙我的,白奋斗……白奋斗依旧生无可恋。

他今天终于上班了,虽然昨天是无故旷工了,但是他们后勤的主任倒是没找他谈话,甚至连批评一下都没有。这倒不是他多好,主要是……他不敢刺激白奋斗了。

毕竟,昨天谣言满天飞,他们已经都晓得,前天晚上白奋斗遭遇了什么。

一个大男人啊,反倒是让另一个男人欺负了。

他遇到这种事儿,不发疯也要发狂,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敢惹白奋斗。

白奋斗昨天没有上班,又正好赶上雨天。这厕所一片狼藉,他一早上忍着痛苦打扫卫生,一张厌世脸。别看平日里大家不少人都跟白奋斗哔哔些有的没的调侃他。但是今天很不敢。

毕竟,这货不仅有龙抓手,还有旋风腿,反正都是奔着下三路去的。

没看么,周群都废了。

不过倒是也没人同情周群就是了,这货完全就是活该,如果只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大家还都能看个乐呵,但是周群人缘儿不好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考级有猫腻,这是大家最不能忍受的。

毕竟,这是正事儿,虽然他复核考试的时候通过了七级电工,但是正是因为勉强通过,才更加显得他在第一次考的时候绝对有问题。这工厂上班,这是大家最不能忍受的。

因此可没什么人说周群的好话。

作为周群和白奋斗共同的邻居,庄志希少不得就要被大家拉住了问东问西。

庄志希被问的都无奈了。他苦笑着说:“我真的不知道那么多的,现在谁也不敢跟白奋斗接触啊,至于周群也在医院呢。”

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他也不揣测着说,反正后续他不知道。

“我听说保卫科的王二癞子去厕所找白奋斗,本来想嘲弄他的,但是看着白奋斗黑脸掏粪坑,愣是屁都没敢放。生怕白奋斗直接甩他脸上。”

“还别说,保不齐白奋斗真是能干出来的。”

“那倒是。”

“哎你们怎么说话呢,他……”

呼……

一声呼噜声直接打断了大家的话,众人顺着视线看过去,就见小许趴在桌上睡着了,呼噜声不断,众人面面相觑,无语了。

“他这咋还睡着了?”

老黄:“听说他爸摔断了腿在医院住院,估计他晚上要陪夜吧。”

“啊!怪不得呢。”

“这要是找医院陪夜,也是真的睡不好。”

“可不,你看小许,你们觉不觉得他的气色特别差?”

“对对对,我就想说,他这两天的气色也太差了吧。眼下都有青了。”

“别说眼下有青,他走路也打晃了啊,看起来腿软。”

“这照顾病人可不就是这样的,累啊。”

“确实。”

大家议论纷纷,庄志希:“他爸在哪儿住院啊。”

“就距离咱们厂子不太远那个,哦对,就是周群住的那一家。”这提到这家医院,大家又十分同情:“听说周群还在医院闹自杀了,这医院真是不容易,咋都遇上这么些人,之前白奋斗也是在这家闹自杀。”

“你咋不提白奋斗他们在这家医院打架,差点给病房砸了的事儿?”

“哎妈呀,这医院真难啊。”

“对了,姜芦上班了吗?”

“上了啊,我看见她了,气色蛮好的。”

崔大姐说:“姜芦一直想有个孩子,这么多年都没有,现在周群出事儿的当口,她怀孕了,这离婚都不能离了。不过我看怀孕对她来说很重要的,自从查出来怀孕,她气色都好的不得了。”

“一般人怀孕气色不都变差吗?”

崔大姐摇头:“那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啊,姜芦十来年的愿望得偿所愿,当然气色好。”

“那倒是了。”

庄志希听着大家八卦,也不怎么插话,免得到时候大家再把话题引到他的身上,没完没了的。

“哎你们看,那不是王香秀?”

坐在窗口的小李子突然开口,大家都顺着视线看过去,就见王香秀果然是奔着厕所过去。

“这样不是午休,她咋出来了?”

“偷偷去找白奋斗吧。”

“人家是老相好了,过去也正常。”

几个男人猥琐的笑了出来,崔大姐翻了一个白眼,说:“别瞎说。”

话是这么说,大家都站在窗口,果然看到王香秀根本没有上厕所,反而是拉住了白奋斗。

其实吧,庄志希就不懂了,大家真的不知道,这边办公楼能看到厕所的位置吗?为啥一点也不忌讳呢。可能真是艺高人胆大吧。王香秀也真是朵奇葩了。

王香秀不知道别人咋想的,但是她就知道,自己得尽快的搞定白奋斗。

虽然昨晚她主动示好没有得到白奋斗的好脸儿,但是这人吧,就是有好运,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她表妹慧慧竟然来了。这真是给她帮了大忙,慧慧长得可顶顶不错的。

她打算,用慧慧吊住白奋斗,就不愁白奋斗不上钩。

她来到厕所,拽住了白奋斗,白奋斗冷着脸问:“你干什么?孤男寡女的,你拉我干什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昨天这娘们对他下手有多狠,白奋斗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这四九城爷们最要脸面,他丢了这么大脸面,是断然不想给她一点好脸儿的。

他说了不理王香秀,那就不会理。

男人么,一个唾沫一个钉,不然别人还以为他说话是放屁。

他说:“你有事儿说事儿,把手放下。”

王香秀委屈的看他,偷偷的在袖子里掐了自己一下,立刻红了眼眶。她说:“你就要跟我这样无情吗?”

白奋斗冷笑,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你看看,这都是让你打的。你好意思来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把我的当成傻子啊!王香秀,你可真行,给我滚一边儿去。”

“我那不是逼急了么?你那么打孩子,我哪里忍得住?你该知道儿子对我有多重要,他们可是叫你奋斗叔的,你就这样下狠手,难道还能怪我?”

白奋斗阴阳怪气:“别别别,可别叫我奋斗叔,我受不起。既然你觉得自己没有错,就别来找我,你当我很想看见你么!”

他直接挥舞扫厕所的扫把,说:“滚滚滚!”

王香秀气急败坏:“你怎么回事儿!”

她一直都对这个男人手拿把掐的,没想到现在倒是突然就变了。

她咬着唇,跺脚:“好啊你,你就这样对我,你这样我以后可不会理你。”

白奋斗不为所动:“滚!”

王香秀的不能接受他对自己的冷漠,想到自己如果这个大腿也要失去的话,那么她可真是要没钱了,她赶紧调整了一下心态,说:“对不起,对不起奋斗,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也是为难,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不过我可以弥补!”

她盯着白奋斗,说:“你看见我表妹了吧?她长得好看吧?我表妹家庭条件比我还好一点的。长得也好看也年轻,今年才二十三岁,如果你愿意,我把她介绍给你。”

她继续说:“其实她这次过来,就是我叫她来的,我知道我们两个不可能,我也配不上你,所以我才把她找来的。你觉得,她怎么样?”

白奋斗立刻动心起来。他早上自然看见那个姑娘了,比起王香秀一点也不差。

青春洋溢,看起来真十分不错。

水灵灵的,又不像是他们大院儿这些的女的,一个个都爽朗,她反而有种羞羞怯怯的感觉。这种女孩子,反而是最容易让男人升起保护欲的。

白奋斗:“她……”

突然间,白奋斗又想到姜芦的话。

他瞬间清醒了,他冷笑一声,说:“我现在的名声,你给我介绍也不过就是忽悠我,根本不能成的吧?我还得领着你介绍对象的人情,王香秀,你够能算计的、你是不是还想算计我?”

王香秀一愣,没想到白奋斗竟然会这么说。

她咬唇:“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白奋斗不言语。

半响,冷哼说:“对,我就是这么看你的。”

王香秀到底不是苏大妈,没有她那么多心眼儿,如果苏大妈是王香秀,现在已经搞定了白奋斗,她的主意更多,心思也更多。但是王香秀到底是差了不止一个段位,让白奋斗这样一怼,再看白奋斗的冷脸,想到他以前的舔狗模样儿,她自己倒是忍不住这样的落差,也火了。她忿忿的说:“你个丧良心的,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儿。”

她怒气冲冲的转身,等着白奋斗叫住她,跟她道歉,求饶。

那个时候,她一定要借十块钱,没有十块钱,别想她会原谅他。

王香秀绷着精神,只不过,她走了几步,也不见白奋斗叫她,她气的跺跺脚回头,就见白奋斗已经转身继续扫厕所了,似乎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她真是一下子就气急败坏起来。

“白奋斗,你好样的!”

她高声叫了一句,这下子是真的是气冲冲的离开!

王香秀倒是没看到,窗户上多少个脑袋都看着她的表演呢。

“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白奋斗竟然没搭理王香秀。”

庄志希:“你们看到白奋斗脸了么?王香秀打的。”

众人惊呆:“我擦,是王香秀打的?我以为是跟周群闹起来打的。”

“我也以为是。”

“这娘们可够狠的,花着人家钱还打人,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就是。”

“不知道白奋斗这次能不能清醒过来,如果是能清醒,倒是还好,如果不能……被寡妇吸上,以后都难了。”

一般人来说,可能就清醒了,但是白奋斗吧,真是不好说。

大家议论着,王香秀并不知道,她气急败坏的回到车间,只觉得气儿格外的不顺,更不顺的是,她那个跟她来往很少,平日里都是看不起她的表妹竟然变了个性子,反倒是来投靠她了。

真是,一分钱生活费也不给就想住在她家?想得美,她可不会养着这个什么表妹。原本想着用表妹先吊住白奋斗,现在看来,白奋斗应该还是只爱她,被她伤了心闹别扭也不肯接受她表妹。

她有信心慢慢哄好白奋斗。

那么,这个表妹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等今天回家就撵走她!

这个臭丫头,以为她能随随便便被占便宜?

王香秀正在琢磨怎么撵走自家的表妹,而此时,王香秀的表妹慧慧出了门,眼看并没有人留意她,她左拐右拐,走到了一个胡同,直接推开了一家的大门。

“慧慧姐,你来了?”

慧慧没有了羞怯的样子,倨傲的点点头,她进了屋。

“你怎么过来了?你就不怕被人看见?”

这个男人就是前几天带领红袖箍掏粪的郑副主任,他看着慧慧,勾勾手指,两个人立刻依偎在了一起。

慧慧撇嘴说:“他们院子的人大多数都出门了,我出来也没人知道的。”

“出门?”

慧慧:“听说是去郊外钓鱼,他们在医院遇到一个小子,说是在郊外抓了不少鱼,这不,那些穷鬼一个个的恨不能也得到不要钱的鱼,一大早就都出门了。院子里没几个人……”

刚才在慧慧进门时候打招呼的小子眼睛立刻亮了:“啊,你说的那个小子在那个医院?这可是薅社会主义羊毛,我们去批一批他!”

慧慧摇头:“不行的,听说那个人是大院儿子弟。那么一点点鱼,你找人家麻烦,不是蠢吗?有些人不能得罪的。”

郑副主任也是点头,瞪了说话的小子一眼,说:“你可给我闭嘴吧,别瞎出主意。整天就想着好勇斗狠,捞钱才是正事儿。慧慧,怎么样?你过去有什么收获吗?”

慧慧摇头:“还没有,我住一段儿看看吧,如果真是有人藏起了金银珠宝,也不会立刻显摆的。”

郑副主任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这件事儿就要从于宝山说起,于宝山搞鬼收起来的那些金银珠宝不见了,他们一直都没有把这件事儿放下来。以前的时候是不知道有这么一批东西,但是现在知道了,按照于宝山的交代,其实还顶顶不少的。

这谁能不动心?

左右这批东西不见了,如果真的找到了,他们偷偷藏起来不上交,那可就是他们的了。

要知道,这东西就是很值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于宝山为了这个都能杀人灭口,他们自然也是不遑多让的。郑副主任仔细的想过了,既然东西是在这一片儿的厕所里丢的,那么最大可能还是附近的人拿的。

他也想过带人挨家挨户的搜,但是很快又觉得不行,谁拿了那么多的好东西,都能藏的紧紧的,想搜出来太难了,说不定还会跟于宝山一样,根本没藏在家里。

所以他们也没敢打草惊蛇。

好巧不巧的,于宝山在这一片转悠的时候认出了王香秀。

王香秀正是她的小情人儿慧慧的表姐,其实两家关系不太好的,慧慧也看不起这个表姐,因此来往很少。不过这倒是让郑副主任想到了一个法子。

他可以让慧慧找个理由住在这一片儿,打入内部调查一下。这些老娘们对各家的情况都清楚,谁家暴富,倒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已经做好长期调查的打算了。

而且吧,据说王香秀的儿子还是小偷,其实他们也有点怀疑,这东西是被苏金来给偷走了。毕竟他家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也有很大差距,不相符。

这是疑点了。

不过再一想,王香秀这人惯常喜欢占男人便宜。又不能说不是因为这个。

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他们的人找个理由住过去,从内部来调查,总是最优选择。倒不是说他们就觉得金银珠宝是被这个院子的人拿走。而是这一片儿都有可能。

慧慧在这里有亲戚,就先住过来,在这一片儿的大院儿挨家摸索着。只要有线索,他们就敢登门调查。

他认真说:“于宝山交代,那里面大黄鱼就有好多根,我们只要找到这些好东西,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就不愁了。”

他们现在日子也很好,但是谁不想更好呢。

慧慧:“我知道的,不过我表姐那个人,就是个恶心透顶的小人,我估计她不会让我住很久的。”

郑副主任:“你给她拿五块钱,就说是你攒的私房钱,住一个月,总是可以的吧。”

慧慧:“成。希望她不要贪得无厌,不然我一定让她好看。”

“暂且装一装,弱者才比较容易被人信任。”

慧慧撇嘴,随即说:“好吧。”

郑副主任:“你别看这个院子不大,但是屁事儿还不少呢,你别被牵扯进去。你要是挨打,我是不会给你出头的。”

慧慧哼了一声,说:“你个冷酷无情的。”

郑副主任:“正事儿要紧,没什么比找到那些金银珠宝还有大黄鱼更重要。”

慧慧:“这我知道。”

她惆怅的说:“你说,如果真的不是这边的这些人家拿的,东西还能被谁拿走?”

郑副主任:“先查着吧,于宝山为了金银珠宝,把当事人都弄死了,就是怕他说出自己藏了多少好东西,当时咱们都没留心,但是难免有人留心到。也不好说,是不是咱们其中有人发现了端倪,跟踪于宝山偷走了东西。”

慧慧:“那我不是白忙活?”

“什么可能都有。我们先调查。”

“嗯。”

“再说了,这人拿到好东西就算暂时不敢动,我就不相信一直不动,说不定一年半载就会拿到黑市儿交易了。我们持续关注着,总能把东西找到。这东西,该是我们的。”

“对。”慧慧撒娇:“我帮你找回来,你可得跟我结婚。”

郑副主任嘎嘎的笑了出来,捏捏她的下巴,没答应好,也没拒绝。

两个人商量好了,慧慧起身,说:“那我先回去了,虽说他们不在,但是我也不能出来太久,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成。”

赵桂花哪里想得到,自己拿走了于宝山藏的东西,倒是引发了这个连锁反应。上辈子没有这个事儿是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于宝山还贪了一批好东西。但是这辈子因为突然丢了东西,于宝山失态,倒是让事情败露了。

不过也好在,赵桂花并没有想要立刻把东西拿出来,她比别人多了很多经历。总是能沉得住气的。

赵桂花虽然什么也不知道,甚至不知道慧慧来到意图,但是她确实压根没想着在这些年拿出来,至少,也要等到改革开放再说啊。她此时正跟几个老姐妹,一起往回走呢。

她还在默默感叹,这一群半大小子是到底多能宣传,给这边宣传的这么火热。

赵桂花他们这一路,遇见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就真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多人。

不过,大家都想有收获,也正常。

白来的鱼,谁不爱呢!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