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朕的爱妃只想吃瓜 > 第104章(坏人就得坐好挨打)

第104章(坏人就得坐好挨打)

眼看着, 自己的手掌就要落在燕姝鼓起的小腹上了。

宇文澜起初惊慌了一下,而后赶忙调整思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对, 如今最要紧的,并不是叫她听见自己的心声。

而是不能叫她发现他可以听见她的心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理清了头绪,他便十分欣然的应了声好,将手再次放到了她的肚子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而紧接着, 便忽然感受到手掌下的某个地方, 似乎动了一下。

力量并不大, 却足可以称得上清晰, 犹如柔软的小兔子,亦或是小鹿,轻轻蹬在他的心间。

宇文澜不由一怔,随之涌上满心的新奇与喜悦。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是他头一次感觉到小家伙的存在。

回想不久前,似乎还是小花生,小芋头那样大的,如今居然可以隔着娘亲的肚皮与他玩儿了?

却不知小家伙方才是做了一个什么动作?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将这些心声悉数听见耳中, 燕姝十分得意,道,“?宝儿已经动了好久了, 陛下从前都不摸一摸。”

宇文澜笑着唔了一声, 脾气十分好的样子, “是朕疏忽了。”

语罢又在心里想, 会不会隔着衣裳料子,感受不是那么真切?

他于是试着将手掌直接贴上了她的肚皮, 想感受的再清楚一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过手上传来的触感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咳,说起来,自打她有孕,他一直谨遵医嘱,不敢轻易碰她,两人虽一直是同塌而眠,他却已经许久没有如今日这般触碰过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忽然很有些想念她有孕前夜夜劳作的日子了……

说起来,如今也已经好几个月了,不知可以不可以了?

要不等会问问姜太医?

一旁正默默偷听的燕姝,【???】

为什么这人脑子里会想这个?

她好不容易能读一回他的心哎!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确实可以了。

当初姜太医说过,只消过了头三个月就好的,咳,

嗯?

宇文澜眼睛一亮。

哪知没等再想,却听富海忽然在门口禀报道,“启禀陛下,西北通政史在乾明宫外求见。”

宇文澜一下回了神。

哦对,现在还是大白天,他方才是急匆匆从乾明宫赶回来看她的,这会儿只怕又压了一堆事等着他处理了。

对了,还有那齐国公世子的事呢。

他只好收回手,咳了咳,与她道,“你好好歇着,朕今晚会早点回来。”

语罢便起身,大步出了殿门。

余下燕姝不由挑眉琢磨——

他早点回来……做什么?

不会真要跑去问太医吧……

虽然但是,还是挺有些叫人期待的,咳。

当然了,眼下时间还早,她又怎么能沉溺于男色,忘了正事呢?

齐国公府的事,光说给皇帝听当然不够啊!

毕竟这一家子能写成好几个话本子呢!

嘿嘿,她这就趁热乎写出来。

~~

正所谓义愤填膺之下,文思愈发泉涌,燕姝统共花了两天的时间,就写出了两个话本子。

不过她并没着急发,而是先抱着手稿去了慈安宫。

啧,齐国公府这么多的瓜,她怎么能不第一时间跟榜一大佬分享呢!

只不过,等到了地方,没等她拿出手稿,太后倒是先关怀起了她。

“这两天没见你过来,可是有什么不舒服了?”

燕姝一愣,正要说话,却听太后一边仔细瞧她,一边在心间叹道,【这丫头两天没过来,莫不是被安齐国公那老头子给气着了?哼,那老头子一日既往的阴险,这个当口上折子立后,简直其心可诛!】

话音落下,燕姝心间立时涌上一股暖意。

她就晓得榜一大佬最疼她。

当然了,有此也可以看出,太后很讨厌齐国公。

也是,太后才是皇帝的母亲,最有资格替皇帝操心的长辈,齐国公那老头子竟然跳过太后直接上折子,能不讨人嫌么!

她于是赶紧道,“臣妾谢娘娘关怀,这两日臣妾挺好的,就是一直在写话本子,一时没来给娘娘请安,实在罪过。”

太后闻言哦了一声,立时来了兴趣,问道,“又写了什么话本子?”

左右殿里也没旁人,燕姝便直接道,“其实是陛下前两日得了消息,那齐国公世子郭征海于前几年霸占了鹿州右卫百户的林成贤的长女为妾,其后没过两年,又想霸占人家的二闺女,那位林百户不从,急着给二闺女找了婆家,结果齐国公世子便栽赃诬陷,以偷卖粮草的罪名把人家整到了监狱里,如今人家才刚出来,这齐国公世子得知了消息,居然又想故技重施,再度害人。”

话音落下,却见太后登时皱眉道,“那郭征海都得有五十多了吧,居然还能干下如此荒唐事?”

燕姝忙点头道,“陛下起初也是十分惊讶,便叫人去查了查,哪知不止此事是真的,顺着此事竟然又发现了他们府里其他的事,更加叫人震惊,臣妾觉得这些事有必要叫世人知道,便写成了两个话本子。”

太后闻言道,“不过才两日,你就写了两个话本子?千万别累着才是啊。”

燕姝忙点头,“娘娘放心,臣妾不累的,正好今日也把手稿带来了,要不要念给您听听?”

这事可是太后最愿意干的,闻言自然颔首道,“难为你都写出来了,自然要听一听。”

燕姝便应好,立时拿出手稿,给太后念了起来。

如她所说,她将齐国公府的事写成了两个话本子,第一个乃是以林家父女为主角,展示了一个真心疼爱女儿的父亲,在强权之下顶住压力一心呵护女儿的形象,最后因得明君做主,帮着林家洗清冤屈,惩治了坏人,终于叫父女团聚的故事。

太后听罢道,“如此看来,那林家实在冤枉,这林百户总比那些利用亲骨肉攀附势力的好多了,确实值得赞颂。但这齐国公世子也欺人太甚了些!拿王法当他家的吗?竟然随意诬陷好人来报复!”

燕姝忙劝道,“娘娘放心,陛下既然已经叫人去查探,一定会叫恶人得到应有的下场的。”

太后叹了口气道,“话虽如此,还是可怜那林家长女白白受那郭征海的糟蹋!”

说着又问,“第二个话本子又说的什么?”

燕姝便道,“第二个话本子讲的是他们郭家内宅的故事。”语罢便又为太后念了起来。

相较于第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情节可谓复杂又多,从那齐国公世子夫人魏氏在闺阁中陷害堂姐开始,再到其嫁入齐国公府后,仗着主母的身份残害妾室,可谓将她的罪行揭露得一清二楚。

而太后听了,自然连连生气摇头道,“平日见那妇人一副端庄大度的模样,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心肠恶毒之人?怪道当初京城好端端的忽然都传起她堂姐是麻子脸,原来竟是她在背后做鬼!说起来,也幸亏她堂姐当初没嫁到这齐国公府,这魏氏跟郭征海两口子真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燕姝连连点头,“就是就是,这两口子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可惜他府里那些被强行霸占来的女子们了。”

太后也叹了口气,道,“这样的爹娘,能教出什么好孩子来?”

【哼,那老头子还有脸上书选后!别人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跟他们做亲家!】

燕姝默默听在耳中,又默默在心间点头如捣蒜。

不愧是她的榜一大佬,吐槽都吐得那么叫人痛快!

不过说起来,她还没跟太后说那齐国公的孙子跟他爹的小妾搞一块的事儿呢。

主要这事儿也实在不好说,毕竟这是极为隐蔽的事,不是一查就能查到的。

不过只这两件,也足够了。

她于是又道,“臣妾想了想,这林百户的冤情有了朝廷的介入就好处理了,但那魏氏干的可都是内宅之事,只怕不太好管,毕竟照这情景,那府里也不会有人替那些可怜的女子们做主的。”

太后想了想,忽然问道,“这话本子你还没发吧?”

燕姝忙点头,“陛下才派了人去鹿州,眼下大抵还在办案期间,臣妾还不敢发,只怕发出来,叫那齐国公世子再杀人灭口可就不好了。”

太后颔首道,“不过,那就再等两日吧,眼看马上就要中秋了,上回在金明池,那说书安排的挺不错的,今次在金波园,不妨再叫太常寺安排一个。”

这老头子才煞风景好不好,不过一个故事,又没做亏心事,带点鬼怪怕什么呢?

想当初一门心思给她挖坑时的劲头呢?

啧,这主意是个好主意,不过眼下都八月了,打雷的可能性比较小。

一片声讨中,却见那齐国公世子郭征海如坐针毡,竟然忽的起身,想要趁众人不备,悄悄溜出去。

见此情景,宾客们无不惊叹连连,却又不敢随意驻足欣赏。

只因宫人贵人们已至,需要赶快去参拜问安。

一时间心虚道不好再单独介绍自己的闺女出来行礼,赶紧退去了一边。

~~

郭征海一愣,只好忙道,“多谢陛下关怀,臣岂敢劳动御医?臣没事的。”

只不过,大抵是因着前两天齐国公上书选秀立后的消息,今夜不少人家都带着年纪适宜的少女,且皆是锦罗玉衣,光鲜亮丽。

今夜依然有歌舞助兴,随着乐声阵阵,宾客们推杯换盏,气氛渐渐高涨起来。

什么煞风景?

也有不少妙龄贵女,今夜都准备了节目,准备伺机上场表演。

哪知正在此时,却见有几名宫人抬了张桌子上场,桌上还放了一块醒木,其后还跟着一个男子,似乎是说书人的模样。

话音落下,却见众人都是一顿。

话音才落,却听太后与燕姝的心声齐齐涌进了耳中——

郭征海一顿,只好垂首道,“启禀陛下,臣忽然有些不适,想出去透透气……”

啧,太后娘娘这话……似乎有什么暗意呢?

当然,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这老头子辈分太高了,不能随意怼啊。

却见其一脸灰白,面色十分难看。

众人立时好奇起来,今夜竟然还有说书?

咦?还是逍遥公子的新故事?

说书人的第一个故事,是以齐国公世子夫人为原型的那个。

“该啊!真是活该!”

广阳候也赶忙跟着点头,“有劳娘娘关怀,臣已经好了。”

眼看宾客们皆已来齐,中秋晚宴便也开始了。

真叫御医看了还得了?

宇文澜,“……”

宇文澜默默听在耳中,不由悄悄看了看燕姝。

哼,她可最喜欢看这些干了坏事的人一脸惊慌的模样了。

话到此,大长公主忍不住问道,“那她如此做了吗?说起来,若是果真吃斋念佛四十九天就能消除这女子的罪恶,也太简单了些!”

却见魏氏也是一顿,只得连连点头道,“太后娘娘所言极是。”

众人纷纷点头,心道这女子做了这么多恶事,若是吃个斋念个佛就能抵消,也太让人不爽了吧!

大长公主瞪大了眼睛,“如此说来,那女子最后淹死了?”

话音落下,其闺女郭昭蓉忙跟着点头。

说起来,这还是上回在金明池给众人说书的那位艺人,一阵子不见,其功力愈发见长,一番动人演绎,将那魏氏的恶毒表现的比燕姝话本子里描写的还要入木三分。

“就是就是,简直没有礼义廉耻可言!”

嘿嘿,不愧是她的榜一大佬,总能跟她想到一块去!

御医?

两日的光景匆忙而过,转眼便到了中秋佳节。

话到此,说书人故意顿了顿,便见宴席上一片骂声。

闻言众人更是眼睛一亮。

闻此言,众人都是一愣。

然而燕姝并没心情理会,因为她此时正满心都等着今夜的主角,齐国公一家子上场。

便见那郭征海应是,只好又坐了回去。

好在却听那说书人话锋一转,又道,“终于有朝一日,被其害死的冤魂齐齐前来索命,附到了这女子一双儿女的身上,叫他们发了疯,在家中摔摔打打,骂骂咧咧,甚至扑咬旁人。女子惊慌之下,只好叫人去请了道士来瞧。哪知道士看过之后,却说是她作孽太多,而今只有去神明前磕头赎罪,直至七七四十九天,才有可能解除这些冤魂的侵扰。”

好在,燕姝及时开口,对那说书人道,“既然如此,那就说个别的,总有没有鬼怪的吧?”

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今日这等场面,自然少不了如大长公主一家,汝阳王一家等宗室亲眷,也有如广阳候,临武侯,宣平侯,工部尚书等朝中勋贵们。

这种食物的口感与纸极想,却比纸吃到肚子里舒服多了,且还有营养,里头卷什么都成,终于叫他渐渐抛弃了吃纸那种奇怪的癖好,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说着便又一拍响木,道,“那就请诸位看官来听这第二个故事,说从前在离京城不远的鹿州府,有一户人家,夫妻恩爱,家庭和睦,两口子养育了一对好闺女,皆都十分乖巧,邻里们没有不夸的。眼看这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两位姑娘出落得愈发漂亮,很快大闺女到了出嫁的年纪,十里八乡上门求亲的都快踏破门槛了。”

~~

说书人立时点头,“有的。请诸位稍安。”

大长公主拍手道,“这就叫恶有恶报!其这个结局可太痛快了!”

太后看在眼中,冷笑一声,道,“既然没事,就好好坐下听故事。”

话还没说完,却听君王又道,“今日园子里备了御医,给你看看吧。”

一片赞叹声中,燕姝看了看那故事的主人公魏氏。

而话音落下,众人都跟着拍起手来,纷纷颔首道,“这个故事痛快啊!”

燕姝为了今夜看热闹,白日里睡足了觉,此时陪着皇帝太后坐于殿中上首,看着到来的宾客们一一上前行礼,十分有精神。

真是感谢那场水戏宴上准备食物的人,真是他的大救星啊!

——咳,自打上回在金明池水戏宴上发现了煎饼这种神奇的食物,他便有了新的爱好。

“两口子正打算给大闺女好好挑一位好女婿,哪知正在这个当口,京城里来了个有权势的老头。要说这老头,除过身家显赫,真真儿是没有一点优点,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年纪比男主人还大个几岁,竟然就看上了人家的大闺女,于是就使出各种伎俩,威逼利诱,最终逼着人家好好的姑娘给他当了妾。”

为迎接宫中贵人及一众宾客,金波园提前两日便开始准备。

在听到那女子为嫁进高门迫害姐妹,嫁过门后又迫害妾室,甚至府中被其色鬼夫君调戏过的丫鬟,都会被她毁容卖掉,甚至推入湖中淹死等重重罪行之时,众人无不气愤至极,恨不得当场掀桌。

哪知正在此时,却听那头发花白的齐国公忽然开口道,“今日中秋佳节,说这些无中生有的鬼怪故事,实在有些太煞风景。”

接下来又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上场,燕姝这一年参加了不少宫宴,多少都认识了。

而燕姝则深藏功与名的跟着太后点了点头,并未说过什么。

这老头毕竟是长辈,宇文澜自然客气道,“不必多礼,平身吧。”

太后,【哼!这就是那一家子,今儿凑齐也不容易,老天爷要是有眼,一个雷劈了就好了。】

话音落下,燕姝急忙点头,“好的!”

闻言未等广阳候说话,广阳候夫人忙道,“多谢太后娘娘牵挂,侯爷的胃口好了许多,如今三餐已经正常了。”

待到夜幕降临,却见园中宫灯千盏,与空中皓月相映成辉,将亭台楼阁映照得壮阔又华丽。

齐国公在前,领着一大家子向皇帝太后及燕姝行礼,“老臣携全家恭祝陛下,太后娘娘,宜妃娘娘中秋安康。”

这个还真是新颖。

正这么想着,却见那齐国公一大家子已经立起了身,那魏氏主动道,“方才踏入园中,但见灯火摇曳,甚是辉煌,今日能与贵人们一同赏景,也是臣妇等的福气。”

——大抵是喝了酒的关系,也大抵是被方才那齐国公硬生生的阻拦,众人此时都心怀怒火,闻言纷纷忍不住道,“这老头子还真的是脸皮厚如城墙!都比人家爹还大了,还有脸逼着人家做小妾!”

见此情景,太后问道,“看来广阳候的身子是康复了?”

甚至犹犹豫豫,似乎想起身离席的模样。

燕姝,“……”

别说,有阵子没见,那位爱吃纸的广阳候竟然胖了不少,脸颊上明显有了肉,肤色也好看了许多,与先前日益消瘦的形象差别很大。

好在没过多久,终于见那一家人现了身。

“今日有幸,为诸位说几个出自于逍遥公子笔下的最新的故事。”

说书人点头道,“没错,毕竟当时家中火势冲天,一家人都急着逃难救火了,等到勉强将火熄灭,想起她之时,却发现她早已经溺毙在井中了。而直至此时,那些冤魂也尽数消失不见,府中终于回复了平静。只是,房舍也已经被烧成了一片残垣断瓦,无法再住了。”

燕姝,【快瞧,这就是那老流氓一家子!今晚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却见那说书人笑道,“殿下莫急,须知道士虽是这样说,这女子却并不想照此做,毕竟一旦如此,就说明她确实做过这些恶事,一旦传扬出去,岂不颜面尽失?所以她又派了人出府,妄图寻找道行更加高深的能人,来镇压府中作乱的鬼怪。然而哪知,那能人还没找回来,府里的冤魂们却愈发暴怒,驱使着她的一双儿女,在一个深夜,一个将她推到了井中,一个放火烧了宅院。”

太后开口道,“宜妃如今身怀龙嗣,不能出半点差错,多点些灯园子里亮堂些,免得有什么坑啊沟啊,叫人一不小心踏上去,出个什么事就不好了。”

哪知却被皇帝开口一拦,“郭卿家这是要去哪里?”

尤其燕姝的头号铁粉工部尚书,已经迫不及待的放下了酒杯与筷子,一时间什么都不顾不上,全神贯注听了起来。

而紧接着,却听那说书人兀自一拍醒目,张口说了起来。

头发花白的齐国公在前,身后跟着其儿子郭征海,儿媳魏氏,以及二人的儿子郭建广,女儿郭昭蓉。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