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我在武侠世界养鱼[综武侠] > 第83章 装备:伊尔迷的念针(13)

第83章 装备:伊尔迷的念针(13)

叶孤城反问:“你又是何人?”

凌瑶眨巴眨巴眼, 举起了自己的袖子。

叶孤城刚才就是因为抓住了她的袖子才被带着跑的。

她理直气壮道:“是你抓的我,你若不抓我就不会被我带来这儿。”

叶孤城皱了皱眉:“那是因你突然出现,我将你认作刺客, 见你要跑, 这才出手阻拦。”

就算是现在, 他都没能触碰到此人。

手中虽然是抓着衣袖,那衣袖却与掌心隔了一层看不见的薄膜,这人用的是什么功夫?

凌瑶有一瞬间的心虚:“我并不是故意闯入你练剑的地方,只是海上太大了, 我方向找错了。”

大海的辽阔超过了她小地图可视范围, 她只能进行空间跳跃性质的瞬间移动来确保所行的方向是靠近中原陆地的。

叶孤城心中疑惑重重:“你突然出现, 那不是轻功。你又将我带来了哪里?”

自知闯祸的凌瑶,已经思考着要不要拿出齐神的香蕉来给面前的剑客来一下了。

此时, 听到房顶争执动静的开封府护卫举着火把靠近, 高喝道:“不知是何方侠客夜闯开封府?”

叶孤城怔了怔:“开封府?”

开封府与南海飞仙岛距离远到没一个月到不了,叶孤城惊疑不定, 他甚至还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凌瑶放眼看去, 高兴地挥挥手:“王朝!”

领队之人眯起眼一瞧,惊讶道:“凌姑娘?”

“是凌姑娘来了, 快去禀告包大人。”

“凌姑娘怎么还带了人来,他是谁?”

正说着, 凌瑶已经抓住叶孤城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这回改成她抓着叶孤城了,生怕他跑了。

待她见到包大人,顿时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将自己误带了个人来一事告诉了包大人。

叶孤城见她与开封府众人熟悉, 静静观望着, 手中握紧了剑, 亦在观察着四周情况。

只见周围景象,他们确实已经不在飞仙岛了。

只是那怎么可能呢,瞬息万里,顷刻间从飞仙岛到中原,这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开封府的人将叶孤城也一并请入了包大人的会客厅。

靠谱的包大人示意凌瑶稍安勿躁,他来主持大局,怎么就那么让人安心呢?

凌瑶暂时按耐住了掏出“齐神的香蕉”的冲动。

包大人微笑道:“不知阁下该如何称呼?”

此时叶孤城已将手中剑收入剑鞘之中,淡淡道:“叶孤城。”

包大人吃惊道:“白云城主叶孤城?”

南海飞仙岛,白云城主叶孤城在江湖上是与西门吹雪齐名的剑客,作为一名剑术高手闻名于江湖的叶孤城可谓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

凌瑶也很惊奇:“原来我之前去的方向是飞仙岛啊?”

意外之下还能让她给摸中大奖……

她仔细观察起了虽身负气运,却在渐渐泄气,与白玉堂如出一辙,一看就是短命鬼的叶孤城。

凌瑶在此前并不认识叶孤城,她提议道:“我把他送回去,然后给他的脑袋来一下,让他忘了今晚的事情怎么样?”

包大人无奈道:“凌姑娘是认为反正叶城主会什么都忘记,所以才直言不讳的吗?”

叶孤城闻言,面部表情不变,眼眸却冷嗖嗖的。

“这就是开封府的待客之道?”

包大人打圆场道:“叶城主勿怪,毕竟您知道了许多本不该知道的东西,凌姑娘会想到这么做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显然是向着凌瑶的,轻描淡写地将叶孤城的冷眼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大人道:“相逢即是缘,叶城主来了开封府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不妨在此住下,凌姑娘还有其他要事在身,恐怕是不能第一时间将你送回去了。”

他看向了凌瑶,叹息道:“白玉堂已失踪一天余。”

凌瑶跺跺脚:“他怎么还是那么冲动呢,我还以为他被宫九欺负崩溃以后就知道江湖上还是有很多危险的,不会再胡乱冒险呢!”

包大人无奈解释道:“颜查散被襄阳王诬陷入狱,顾惜朝正为其找到被冤枉的证据,乍一得知襄阳王在冲霄楼中藏有反贼盟书,白玉堂心系友人安危,急于扳倒襄阳王,这才孤身前去。”

在他们交谈间,叶孤城听见“襄阳王”、“反贼盟书”等关键字,微微挑了挑眉。

“想必叶城主也知道襄阳王的吧?本府听说襄阳王曾派人前往飞仙岛?”

毕竟是至今仍自治的城,又在海外岛上,襄阳王想要造反会拉拢叶城主也是有可能的。

叶孤城神色不变:“不错,开封府倒是消息灵通。”

包拯笑呵呵地抚摸胡须:“毕竟去往海外的商船在官府都有相应记录。”

而襄阳王又是板上钉钉的造反BOSS,一直都被牢牢盯着呢!

飞仙岛,那还是个圣上目前还顾不到的地方。

包大人心中一动,便生了留下叶孤城的心思。

他将此事通过系统界面禀告给了朱祐。

大半夜的,圣上寝宫里传出了朱祐杠铃般的笑声:“真是瞌睡了都有人送枕头啊!”

自从接手了宫九的势力以后,朱祐便得知了许多江湖上不为人知的消息,比如南海飞仙岛白云城城主叶孤城乃是前朝遗孤,比如宫九曾经派人去往白云城,似是将叶孤城也当做了棋盘之上的一颗棋子。

可怜布局了那么多,宫九却被十年火箭炮一炮轰去了十年后,取而代之的是脸皮薄,欺负几下就破防会大哭打滚的小宫九。

朱祐让包大人想法子留下叶孤城:“若是留不住,就请西门吹雪跑一趟,是了,西门吹雪还在神侯府待着呢,这不赶巧了吗!”

西门吹雪留在京城是为了与王小石比试,王小石的挽留剑法出神入化,为守护为大义而挥出之剑何等的令人惊艳,如今比试完了,正进入了论剑悟剑的阶段,据说他对苏梦枕的红袖刀也很心动,若苏梦枕用的是剑,说不定他还会约战苏梦枕。

朱祐忙让无情去请西门吹雪。

却道叶孤城这儿,他本意并不愿谋反,却奈何祖训压在肩头,又有白云城中仆从教唆,毕竟他也不知道其中有人是宫九派过去的。

襄阳王确实有派人前来拉拢他,当时叶孤城并未拒绝,却也没有答应签那什么造反盟约,他私心里觉得襄阳王签这盟约授人于把柄的行为很蠢。

如今冲霄楼中的盟约没有叶孤城的名字,他自然不慌。

叶孤城心里也有些疑惑:开封府包大人?之前没听说过。

这位包大人邀他住下,显然另有所图,叶孤城低垂下眉眼,决定收敛锋芒,搜集消息,找机会白云城在中原的线人传递消息。

凌瑶焦急道:“我还是担心白玉堂,冲霄楼在哪个方向,还请包大人给我指个路。”

包大人道:“去往襄阳后最高的那一栋楼,就是襄阳王建的冲霄楼。”

毕竟全城就那一座违章建筑,醒目极了,就怕别人不知道他要造反。

得知襄阳王的行事作风,叶孤城不禁觉得自己当初拒绝襄阳王使臣的作为是对的。

凌瑶听说包大人能安置好叶孤城,放心地道别了他们,忙再次用起瞬间移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现在的江湖上夜间进行探查时,总喜欢挑选夜黑风高的时候,穿上一袭夜行衣与夜色融为一体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白玉堂就是在一个夜晚探入冲霄楼进行搜查的,他还想要效仿赵子龙七进七出,将襄阳王的下属们戏耍地团团转。

少年人终究还是没有搞明白江湖险恶,也高估了犯罪分子的底线。

襄阳王在此设下铜网阵,招募众多江湖高手,更在其中布满了机关。

造反盟约确实在冲霄楼中,暴露于外的那本却是假货,且还是个引人上钩的诱饵。

白玉堂就是上了当,想要去取反贼盟书时触发了机关,当即陷入了四面八方解释利刃相对危机之中。

铜网阵触发之下,如天罗地网罩落下来,与此同时外头也响起了敲锣打鼓之声,定是他触碰机关引来了冲霄楼中的守卫,众人聚集高喝“有人闯楼”、“铜网阵有人!”,如此稀稀疏疏混合着敲锣打鼓的嘈杂之音,显得夜空下原先一片寂静的冲霄楼瞬间吵闹如同沸腾的油锅。

白玉堂已顾不得外头围过来的人了,他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对付周身刺来的利刃,却躲不开被铜网阵笼罩住了,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厉声喝“放箭、放箭!”

箭雨刺来,鲜血飞溅,白玉堂以绝世武艺回挡,却因落入陷阱而如同被蜘蛛网笼络住的猎物般,费力挣扎不过徒劳,感受到生命的流逝,扎在身上血肉模糊的利刃都已经麻木到没了痛觉。

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否会后悔独自一人闯冲霄楼是否莽撞了一些?

凌瑶到时,白玉堂距离凉凉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视线模糊中,白玉堂听见了敌人志得意满地说着些什么,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会是谁呢?似乎有蝴蝶在空中翩然飞过,这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吗?

下一刻,他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谁拦住了那些箭雨:“你怎么来了?”

红衣姑娘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看他,幽幽说道:“你现在欠了我十万,我看你也还不起,不如卖身做苦力吧!”得亏她现在是个富裕的统,账户里还有点积分余额,没全用来升级。

他后知后觉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和背后。衣服倒是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血迹,但是身上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了。

白玉堂:咦?

白玉堂瞪大眼睛:“咦?!我没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