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魔王非要当我魔后! > 第52章(赈灾)

第52章(赈灾)

低调又奢华的公爵府书房内, 身穿简便衣裙的李幼安端坐在桌前,沉默的看着桌上的羽毛笔和羊皮纸。

哪怕花了三天三夜的功夫,她都还是没想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直接从一个普通人一步登天当上了柏诺贝城的城主,还得到了公爵的爵位。她觉得这实在太儿戏了。但是安洁莉娜显然不这么觉得。

柏诺贝城都被阿萨尔的势力入侵成这样了, 那么离贪婪之岛更近的因波斯城的情况怕是只会更加严重, 而周边其余城市也应该有阿萨尔势力入侵的可能,只是情况的深浅不同罢了。

所以安洁莉娜心知自己必须赶紧去处理这些事。而柏诺贝城那些通敌叛国的贵族们必须连根拔起, 如此一来, 柏诺贝城显然需要新的人来管理,目前最让她信任觉得可以托付的就只有李幼安了。

先不说李幼安的人品多让安洁莉娜信赖, 只说李幼安严重的破坏了阿萨尔的计划,已经和阿萨尔隔空交恶,所以柏诺贝城中谁都会投靠阿萨尔, 唯独李幼安不会。

于是李幼安就这么赶鸭子上架的成了柏诺贝城的城主。

上任的第一天, 安洁莉娜就协助她对着全城的百姓宣判了那些贵族男女的罪行, 根据公爵夫人以及其他贵族男女吐出的线索。其余没有参加舞会但也暗中和阿萨尔有所牵涉的小贵族和商人也被牵涉进来。

暴食魔王·安洁莉娜判处了他们绞刑。大概是这些贵族们并不得民心, 所以那一天, 绞刑架附近热闹非常。无数的平民前去凑热闹,还有拍手叫好的。

不过这也只是前期, 城内大大小小二十多个贵族家庭, 将近一百多个贵族男女参与了通敌叛国。以至于绞刑架都不够用了。随着死的人越来越多。听着那些贵族们痛哭流涕的惨叫哀嚎, 那些平民们显然有些吓到了,到了最后,行刑场上一片死寂。

而这两天,大概是被城中凝重的气氛吓到了, 平民百姓们全都有意识的呆在家里,不敢随便外出。街上的店铺也大多房门紧闭。一片萧条之景。

但这都只是小事, 最麻烦的事情很快来到了李幼安的眼前。那就是没钱了。不是她没钱,而是柏诺贝城没钱了。

公爵府看着花团锦簇、纸醉金迷,但实际上无论是公爵府的私库还是公库都是赤字,穷得可谓是触目惊心。并且这不是近期才出现的,而是随着那位阿利克公爵上位后,这十几年来慢慢亏空,最后到了现在,已经严重到了超乎常人想象的地步。

什么修桥铺路,什么疫病爆发拨款,什么台风灾后补贴统统没有。在柏诺贝城,税金照收,但是大头却神秘失踪,小头的钱全被这些贵族拿去喝酒吃肉。在每一场高档奢靡的舞会上醉生梦死。而那些平民们每天勒紧裤腰带交上沉重的税金,却得不到哪怕一点点保障。稍微有个小病小痛,被台风尾扫一下,就足以让这些抗风险能力低的可怜人们家破人亡。

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在这十几年逐渐从柏诺贝城消失的福利院。

虽然魔界的普遍价值观并不太真善美,但是魔界人民也不是傻子,知道孩子作为新生力量对魔界发展的重要性,加上魔界因为各种天灾人祸,孤儿可谓是遍地都有。所以七魔王的城市内都可以看见福利院的身影。柏诺贝城本来也是有的,还有好几个,错略估计,有着将近上千的孤儿在这些福利院生活。但是在这十几年内,这几个福利院先是被缩减开支,然后慢慢取缔,到了现在,整个柏诺贝城竟是看不见一个福利院的身影了。

但是福利院可以消失,那些活生生的孤儿可不会忽然消失,他们到哪去了?并且在柏诺贝城福利院全部消失的这几年里,那些新出现的孤儿又在哪?

总不可能因为那些肥头大耳的贵族们把本该给福利院的钱拿去潇洒后,柏诺贝城就更繁荣更富余了,以至于再也没有新的孤儿出现了吧?

李幼安看着手中的账本,手不自觉的用力。

大概是因为柏诺贝城山高皇帝远,自己十几年都没有暴露,所以阿利克公爵也逐渐放松了警惕,账本上记录的敛财意图和对平民的漠视简直触目惊心。而根据公爵夫人的说法,通过这些方式不断搜刮来的钱财,除了部分送到了暴食魔王王宫的公库外,大部分的钱财都被他们送到了阿萨尔的手上。毕竟贪婪魔王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甚至这十几年间,偶尔出现海啸这类重大的灾祸,阿利克公爵还会朝王宫卖惨,从而获得灾后重建资金。但是这笔钱他转手就送给了那头贪婪的骨龙,半个金币都没到那些家破人亡的平民手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李幼安气得实在没忍住,把账本摔在了桌上。

安洁莉娜啊,你这都是给她留了个什么样的烂摊子。

李幼安想要找安洁莉娜表示不干了,这柏诺贝城现在就仿佛那长了虫的苹果,表面看着红润可爱,实则里面已经被蛀虫咬了个千疮百孔。这么大的窟窿,她又不会女娲补天!

然而李幼安一转头就想起来了,某只粉兔子送她上位的第二天就拍拍屁股跑着去处理其他城市疑似被阿萨尔势力入侵的事情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必这么烦恼,如果没有头绪的话,就暂时沿用旧规好了。”

克莱斯不太明白李幼安为什么这么烦恼,毕竟没钱也不是她的错。如果她很想做好这个城主的话,那么日后有机会再慢慢补窟窿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哪是旧规?那光要税金不干实事的嘴脸简直和蚂蟥差不多,李幼安是绝对干不出来的。但是现在城主府的公库确实需要钱。

修桥铺路先不说,李幼安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上个月柏诺贝城才遭遇了台风袭击,西城大片平民房屋倒塌。死伤无数,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人拨款给他们灾后重建。

或许在阿利克公爵的眼中,那些平民就仿佛蚂蚁一样多,根本不需要管,或许那些平民生活在这种环境,根本想不到灾后重建拨款这种事情。他们只会麻木的收拾好自己所剩不多的财物自己重建,或者麻溜的滚进贫民窟寻求片瓦遮身。但是李幼安做不到看见了这些却无动于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目前的税务对于平民百姓实在太沉重了,这不合理,我们家族那讲究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我杀了那些贵族,现在第二把火……我决定把各项税务都降一降。”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本来都没钱了,还把税务降下去,那样岂不是会让城主府的财物情况更糟糕?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随后她就对着不远处站着的女仆道。

“能帮我把税务官找来吗?”

这三天,在审问过公爵夫人和那些贵族男女后,李幼安已经把柏诺贝城大清洗了一遍。虽然某些阴暗的角落肯定有顽固污渍,但是公爵府剩下的这些仆从应该没多大问题。所以她对他们的态度还算友好。

不过这过分友好的态度似乎让女仆很不适应,她看了一眼那位黑发黑眸的魔法师,随后赶紧低头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很快,一个胖墩墩的老妇人就走了进来。她穿着朴素,笑容和蔼,就仿佛任何一个热心的邻家大婶。但其实她是一个没落小贵族出生,年幼时家里还有钱的时候家里给她请得起家庭教师。在算术方面还算不错。曾经在哈伦的拍卖场做事,后来年纪大了就退休了。

这次是因为李幼安实在缺人手,主动找到哈伦,哈伦才推荐了这位老妇人来。

听到李幼安的命令后,这位已经头发花白的税务官倒是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只是再三询问李幼安是否确定。

“我确定。”

李幼安还是那个回答,并且紧跟着又表示,让老太太把公爵府已经其他被处以绞刑的贵族财产中的古董、名画等等东西能卖的就卖掉。加上她这里有的钱,把这些钱一部分划出来帮助之前被台风祸害的地区灾后重建。另一部分钱她想要重新建造福利院。

鉴于钱实在不多,所以李幼安想到了以工代赈。让灾民自己灾后重建,她负责材料费,一日三餐,以及每天都会日结工资,以此来增加他们的积极性。当然,按照情况,这个工资不会很高。

而对于福利院那边,李幼安想到建筑团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初和她一起建造水泥邬堡的帕克村长等人。本来她是打算护送完洛厄尔就回去的。后来因为灵魂损伤的事情耽误了一下,结果现在……

李幼安站在奢华的书房内,看着窗外的景色决定把帕克村长他们都给接到城里来。毕竟山谷再好,又哪里比得上城市更适合人的居住。

“……修建福利院的人我另有人选,不过他们人手并不算多,之后你可以宣传一下,让那些十几岁的孤儿愿意的也来帮忙,只要听从命令,踏实肯干,那么待遇和灾后重建的那群人一样。”

书房内,看着侃侃而谈的黑发城主,年纪大的税务官就算阅历再多,也不由露出惊愕的神色,而一边安静垂头的女仆更是不知何时抬起头,满脸的不可置信。

克莱斯倒依然还是那副面瘫样,但他显然也很不理解李幼安的这样的做法。

“帮他们自己造房子,还要管饭给钱?光明神教的教皇都没有你这样的好心肠。”

李幼安愣了一下,随后才意识到,无论是魔界还是人界,贵族阶级对于平民的剥削都实在太久太深刻了,平日里贵族们在灾后给灾民们施舍点食物,让他们不至于饿死在街头就算是善行了。

她自觉自己的做法纯粹是钱太少的无奈之举,但是在其他魔界人看来,这怕不是圣母在世了。

李幼安想到这,只觉得心里闷闷的。她想到了之前被海盗们肆意屠杀的帕克村长等人。想到了被奴役的地精们,想到了贫民窟,想到了黑市上的奴隶贩卖。

如果在这之前,她还可以当做看不见,但是当她坐上城主的位置,看着那羊皮纸上记录的冰冷的数字。她再也没办法装作看不见了。

“我这不是好心肠,我只是看不惯罢了。”

“老酒鬼,你怕不是喝多了酒,昏了头了吧?”

但是这位老太太的态度反而恭敬了几分,深深弯腰道。

有一些人显然已经放弃了,正躺在阴凉处摆烂。

不认识几个大字的那人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暗自发誓,城主给了他房子和活下去的希望,从此他一定把城主当他老娘一样尊敬,谁说城主不好,他第一个不同意!

大部分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天灾,在把亲人埋葬。抹干了眼泪后,他们晚上在亲朋好友家借住,白天面色麻木的在废墟中穿梭,企图找到一些财物、食物。

克莱斯却并没有说话,转身就从窗户翻了出来。出了公爵府后,他朝着自己藏狄蒙娜夫人号的位置远远看了一眼。

其实按理来说,他应该去找能工巧匠修复好狄蒙娜夫人号,给它安上更强劲的魔力转换装置,配上更坚韧的龙骨,然后再次出海。

当天那些贵族被处以绞刑的时候。他远远的看见过。暴食魔王陛下和新任城主似乎都是年轻姑娘,不过离得太远,他并没有看清楚样貌。也不敢多看。毕竟那些穿着盔甲的卫兵、绞刑架吊着的死人多吓人啊。他看了一眼就赶紧低下头,生怕多看一眼就会因为冒犯了那两位大人被处以绞刑。

就是……

而这自然不是梦,等到了中午,果然有人带着大量的食物前来,有面包、有热汤、有炖菜。菜色竟是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吩咐。

不过这不是强制性的,如果不愿意的人,可以现在退出,愿意的人就在这里等着,也可以通知跑到其他地方暂住的灾民。

为首的人大声喊了几声,然后表示,为了怕他们待会没力气干活,马上就要中午了,待会会有人送来食物和工具,让他们吃了好干活。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一直跟在李幼安的身边,不知不觉就忘了自己的事情。

明明之前听别人叫公爵大人也没什么,但是一听这家伙喊她公爵大人,李幼安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别扭的偏头嘀咕道。

说句难听点的话,就算是他们老娘在他们十几岁可以做工后,都没对他们这么好过!

最初那人还担心自己看不懂,但是打开一看就发现,城主大人的绘制的布局图很是简单易懂,还标好了尺寸位置。倒不是很难。

“我看他是没酒喝,脑子坏掉了!”

“安静!安静!”

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就在他们已经绝望的准备流落贫民窟的时候,就在他们以为没人会拉他们一把的时候,竟然会出现这样的转机!

那人话音一顿,随后才想起来,上一任的城主已经死了,换成另一个人当城主了。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随便你吧。”

“克莱斯,我有一件事找你帮忙。”

老酒鬼嚷嚷着自己真的是听人说的,那人和他是酒友,对方家有人在公爵府做仆从,那位新城主卖东西凑钱的事情也不是秘密,对方没必要骗自己。

协助他们重新修建房屋的人很快就会来,这些天,他们需要按照指示挖出地基,方便后续的工作。并且仁慈的城主大人还给予了他们优厚的待遇。

那人看了看那些衣衫褴褛的灾民,露出费解的神色。他实在不明白,那新上任的城主干嘛对这么一群平民这么上心。

李幼安点点头,看着对方离开后,她看向了克莱斯。

为首的人怕这些呆愣的家伙没听清,又连续重复了三遍,而那优厚的待遇也三次钻进众人的耳朵里。听得他们死寂了许久,然后一片哗然。全都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甚至在她看来,那个黑暗精灵说的还是委婉了,别说是教皇了,就算是那传说中的光明神站在这位城主的位置怕也不会为了那些低到尘埃里的平民做这些事。毕竟光明神教的圣水在早年他们魔界都能弄到几瓶,但却从来落不到人界的平民手上。

变卖公爵府的财物,公然让人看出自己的财政窘迫。只为了给灾民和孤儿一个家,这在大多数贵族眼中绝对是一件可笑的事。

他伸出手,揉了揉李幼安的脑袋。他表示自己也会建造传送阵,这件事就不必多透露给其他人知道了。

但众人听了却还是半点不信,就在这时,一队人走了过来,灾民们被召集过去。为首的人大声宣布了城主大人的命令。

“是,请公爵大人放心,我一定办妥这件事。”

之前嘲笑老酒鬼的那几个人有的赶忙和老酒鬼道歉,有的在那一边干活一边又哭又笑,有的正干着活,忽然一巴掌拍在脸上。随后恍恍惚惚道。

吩咐完毕,为首的人就带人找了个阴凉地坐着休息,手中拿着一张羊皮纸,根据给他这张纸的女仆说,这可是城主大人亲手绘制的布局图。让他务必按照这个布局来安排人挖地基。

有人听到了老酒鬼的话,顿时嘲笑起来。

“就按我说的去做,如果中途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

老酒鬼却表示,他不是骗人,这是他从别人那听来的消息,说是城主大人这三天变卖了公爵府的奇珍异宝,准备凑钱来给他们灾后重建。

年老的税务官看着眼前的黑发城主,浑浊的双眼多了一丝触动,她年少时经历过家族剧变,家破人亡,后来在黑市的拍卖场见过各种黑暗、算计。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见过了太多事太多人,却从没想到,会在今天,见到这样一位城主。

柏诺贝城的西边,因为被台风尾扫到,一大片不结实的木质房屋已经成了一地废墟,周围的树都被连根拔起,在地上留下坑坑洼洼的痕迹。

“城主?咱们的城主只知道天天开舞会睡美人怎么会管我们的死……哦,差点忘了,咱们换城主了。”

李幼安点点头。

因为今天只干半天,所以晚上也只给半天的工钱。

“什么?城主大人帮我们建房子?还有这种好事?”

克莱斯相当聪明,他回想着李幼安刚刚的话语,稍稍一想就猜到了。

就算是平民也是有贫富差距的,西边这一片住的人恰好也就比贫民窟好一点。所以哪怕离台风过境都一个月了,依然没多少人凑够重建家园的钱。长久住在别人家或者野地里也不是个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中的不少人都会因为这次天灾流落到贫民窟。

佩恩老师说过,一个合格的刺客是不会沉迷情爱的。

等到填饱了肚子,拿着工具站在一片废墟之上的时候,众人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不过众人一合计,还是觉得这事不可信,毕竟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谁会理会他们这些没钱的平民呢?

他可不是贪图美色的人,他只是难得见到这样的情况,看似冷静聪慧,但有时候却又比那个米凯莉亚还要过分天真……他还挺想看看她能走到哪一步的。

克莱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后没有再劝。

黑发城主对着年老的税务官不容置疑道。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天呐,我老娘死前都没对我这么好过!”

“你希望我把还在森林里的那些人带过来?你该不会是想要用水泥来为那些人建造房子吧?”

“没错。”水泥快捷方便,能最快建造出给人居住的房屋,并且建造的建筑还很坚固、抗风。

更何况还是这么优厚的待遇。让他们造自己的房子,不仅管建筑材料的钱,还管饭给工钱?

克莱斯脚步一顿,随后就再次朝着狄蒙娜大森林的方向过去。

与此同时,看着那队人走到了远处休息。灾民们憋不住再次议论起来,说的最多的还是那句。“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吗?”

“这次的报酬先欠着。请放心,公爵大人,我会帮你把他们带过来的。”

帮他们建房子,还给钱给饭吃,天呐,如果这是美梦,请千万不要醒。

“我这城主的成分你还不知道吗?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干嘛对我用敬称?”

李幼安说着,还让克莱斯带几个人跟着去,倒不是她信不过克莱斯的实力,而是她舍不得那处山谷那么多的高岭土和石灰石。所以她想要让人在那里建造一座直达柏诺贝城的传送阵。之后建造房屋需要的水泥粉都从山谷中弄好了传送过来。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