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魔王非要当我魔后! > 第50章(公私分明)

第50章(公私分明)

李幼安环视了一下周围人, 还在猜测哪个才是阿利克公爵,就见一个穿着华贵礼服的年轻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对方长得也算俊俏,只是眼神轻浮, 略微蜡黄的面色和眼下的青黑很容易让人怀疑他肾脏的安危。

但对方似乎自我感觉良好, 微微弯腰抚胸道。

“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但他话音刚落, 忽然身形好像不稳, 一个踉跄身体前倾跪在地上,而且是双膝跪地, 两手扶地好似大王八一般的姿势,脑袋差点探进了李幼安的裙摆里。这个动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李幼安沉默的后退一步,看向了一边的哈伦。

“你们这边邀舞的礼仪动作这么大的吗?”

都五体投地了, 听闻贵族舞会可是从夜晚开到清晨的, 玩得开的一晚上少说也要和十几个人跳舞, 如果每次邀请别人跳舞都要来这么一番大动作, 那一晚上波棱盖岂不是都要跪烂了?

李幼安:【你们魔界的习俗有时候还真是让人费解。】

系统小奶音赶紧澄清:【不不不, 我们魔界才没有这样奇怪的习俗,这纯粹是他自己太虚站不稳而已!】

哈伦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却不能直接说出来。

“幼安小姐, 别这么说, 这应该只是一场意外。”

随后这个胖乎乎的商人笑呵呵的把小阿利克少爷扶起来。

“阿利克少爷,日安,你没伤到吧?多日不见,还请务必保重身体啊。”

比如少往漂亮姑娘身上盯, 都脚软的走不动道了,还是多保护保护自己的肾吧!

其他听懂这个暗示的贵族男女们顿时隐晦的笑了笑。

对美人笑脸相迎的小阿利克少爷一对上这条颜值不佳的胖头鱼当即冷下脸。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站起身, 面色难看的朝着周围看了看。

“刚刚好像有东西打到了我的腿,才让我站不稳的。”

只是他让侍从在附近找了又找,都没有找到打自己的东西,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招数倒像是魔法师所为,但随后小阿利克少爷就否定了这个猜测,毕竟惜命的贵族家中一般都有检测魔力波动的道具,他家也不例外,如果有人在这施展魔法的话绝对会被发现的。

找不到原因的小阿利克少爷有些迷糊了,难道真的是他腿软才站不稳的?他最近这么虚了吗?看来有必要找魔药师弄点药补一补了。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原来是阿利克公爵和公爵夫人出现了。李幼安一看,公爵夫人是个身材苗条,打扮的雍容华贵的贵妇人。而阿利克公爵就有些中年发福了。

随着两人的正式宣布,今晚的舞会正式开始,贵族男女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舞会,很快就各自找到了舞伴,在美妙的音乐中翩然起舞。

小阿利克少爷刚刚丢了一回脸,本来不太想跳舞了,但是到底舍不得那位黑发黑眼的美人,于是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再次邀请对方跳舞。

这是他的惯用伎俩,邀请美丽的姑娘跳舞,昏黄的灯光下,耳鬓厮磨间吐露爱语。暧昧的环境很容易让人脸红心跳起来。谁知他一转头,却见刚刚的黑发姑娘已经不见了。

小阿利克少爷不死心的在人群中找了找,最后只能不悦的无功而返。

李幼安不会跳舞,也不想和一群陌生人跳舞,恰好凯西也不喜欢太吵闹的环境,哈伦对于这种场合倒是非常适应,哪怕知道阿利克公爵这次来者不善,但他却仿佛不知道一般,照旧在一群贵族中长袖善舞。

而李幼安和凯西则是走到了角落想要躲一躲,这里有窗帘遮挡,大厅的其他人往这边看的时候很难看见这里有人。

只是她们没想到的是,她们走进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有人了。还是李幼安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赫尔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本来想要躲人的赫尔曼身形一僵,随后不自在的拉了拉兜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凯西自然也认识赫尔曼,她目前喝得药都是赫尔曼帮忙熬制的,所以当即笑着打招呼。随后又有些疑惑道。

“你平日不是很讨厌出门吗?怎么今天出现在了这么嘈杂的舞会上。”

根据她对这位血族的了解,别看他客厅里有很多古怪兽头装饰,整个人表现的冷酷凶恶,但实际上接触久了就会发现,对方只是不善于言辞,并且很排斥和人接触。所以赫尔曼出现在舞会上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是阿利克公爵让我来的,但是他需要主持舞会,所以让我等到舞会结束再去找他。”

这本来是阿利克公爵没计划好时间出现的错误,但是那位公爵大人显然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在他来了以后,很随意的让他先等一等,甚至没有为他安排一个安静的客房。而是就这么把他扔在了嘈杂的舞会大厅。大概在公爵大人的眼里,让他参加这么高端的舞会也是看得起他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阿利克公爵让你来的?他生病了吗?不过他是从哪知道你的?”

因为赫尔曼排斥陌生人,所以很少人知道他是魔药大师的事,大多只知道他是个冷漠的怪人,他们哈伦商会也是机缘巧合才和赫尔曼有了合作的。

一个有医德的医生是不会随便告知旁人病人的病情的,但显然,在魔界这种地方并不讲究医德,赫尔曼也并没有要给阿利克公爵保密的意思。

他缓缓表示,阿利克公爵最近暗地里找了不少魔药师,而他之前因为某种魔药材料和其中一位魔药师有了些交集,所以被对方推荐给了阿利克公爵。

至于阿利克公爵到底得了什么病……

“阿利克公爵多年来只有一个孩子,为了家族的繁茂,他这么多年一直在找解决的办法,试图多生几个儿女。”

这件事在柏诺贝城不算秘密,凯西也是有所耳闻的,然而就在她以为阿利克公爵找赫尔曼是为了生孩子的事的时候,谁知赫尔曼紧跟着低声道。

“结果前段时间有个骗子骗了他,给他用了一些……不太好的魔药,虽然短暂的让他……厉害了一点,但是很快那药的毒性就让阿利克公爵的那……呃……失去了哪方面的能力。”

虽然魔界作风开放,但是面对两位女士,但是容易害羞的赫尔曼说起那方面的事情来还是有些支支吾吾。

但凯西和李幼安作为听众显然没有半点害羞的意思,只有吃到今天巨瓜的震惊。两个女人不约而同的从窗帘处探头,结果就见大厅内那位阿利克公爵正在和某位贵妇人翩翩起舞,耳鬓厮磨,动作很是暧昧。完全看不出某个部位的零件已经坏掉了的样子。

李幼安:啧啧,作案工具都坏了还敢这么浪,贵圈真乱!

不过显然这件事对阿利克公爵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在和不同的贵妇人跳了几场舞后,他假装没看见某位旧情人对他的暗示。而是终于想起来了被他冷处理了一个多小时的哈伦等人。

无法‘作案’的阿利克公爵来到二楼的房间中途休息。对着心腹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在阿利克公爵看来,他故意给哈伦下了那样不同寻常的请帖,又晾了哈伦这么久,想来那个家伙一定已经胆战心惊了,而这正是他想要的。

很快,心腹就带着哈伦、凯西和李幼安上了二楼,小阿利克少爷显然和阿利克公爵是亲父子,在那位黑发姑娘进屋后,这位人到中年的公爵的视线就被对方吸引住了。

那油腻的视线让李幼安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哈伦上前一步,挡住了阿利克公爵的视线,而李幼安怀中好似玩偶的某只粉兔子则后脚微动。想要冲过去直接把那个恶心家伙的眼珠子挖出来踩爆。

李幼安赶紧抱紧了她,没让她乱动,毕竟现在还不是时候。

好在那位阿利克公爵最近也正愁苦于作案工具的损坏,一时间也没心思想这些事,所以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他端坐在沙发上,也没叫哈伦等人坐下,而是慢悠悠的喝了几口红茶,随后才缓缓开口。

“哈伦啊,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聪明鱼,与别的死脑筋不一样。”

被夸奖的哈伦却只是笑着表示阿利克公爵谬赞了。仿佛丝毫不明白对方话语下的含义。

阿利克公爵显然不太满意他的回答,大概是说一不二太久了,他现在的耐心比年轻时还要差,直接把茶杯重重的搁在桌上冷笑道。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哈伦,你确定要和我装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是真的不知道公爵大人你在说什么,还请公爵大人明示。”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位胖头鱼商人的笑容弧度分毫未变,就仿佛一张面具焊在了脸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前几日的事我已经听说了。那些人我已经查过了,不过是一群假借我家族族徽的混混,你放心,我已经把他们处理了。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明白吗?”

他说的是之前有一群黑斗篷接住阿利克家族在族徽搜哈伦商会的货船的事情,不过阿利克公爵并没有补偿哈伦商会的意思,而是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定义为了比哈伦商会还无辜的受害者。仿佛半点也不知道那群黑斗篷当日寻找的是什么东西。

哈伦听到这话,眼中并未有任何波动。面上却一副迟疑的模样。

“这……恐怕不行啊。”

“哦?”

阿利克公爵听到这话危险的眯起眼睛。

哈伦似乎是有些害怕,面上终于多了一丝恐慌,但是他还是表示不行。

“实不相瞒,那天那群人疯狂寻找的其实是我们人鱼族的洛厄尔殿下。”

哈伦仿佛一个嘴上没有把门的大喇叭,竟然轻易的就把自家王储流落民间,被人追杀,然后他千辛万苦才把人送回去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坚定的表示,这件事牵扯太大了。所以他不能隐瞒下去,毕竟事关贪婪魔王·阿萨尔的阴谋,所以他还想要请阿利克公爵帮忙把这件事传到上面,禀告给暴食魔王·安洁莉娜殿下。

“阿利克少爷,你先别管什么喜欢不喜欢了,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侍从们听到这话,自然是四散开来寻找砸少爷的凶器,但是大厅里被勤劳的仆从们给打扫的相当干净,地板砖锃光瓦亮,哪来的什么石头、暗器?

都不能用了,他还叫漂亮姑娘上楼干嘛?还是他刚刚看上的漂亮姑娘。

阿利克公爵想到这不由盯着哈伦看了许久。

大厅里服务的侍从赶紧凑过去询问怎么回事。小阿利克少爷愤怒的看着周围表示。他感觉到又有人用石头砸他了。就是因为有人砸他,他才会猝不及防摔倒的!

嘶~父亲玩得真花,那玩意儿该不会不是吃错药坏掉了,而是累坏的吧?

小阿利克少爷不是傻子一听这话,一定这话当即面色惊愕道。

不过没关系,看那个阿利克公爵的表现,想来很快就能暴揍他们一顿了。

“刚刚公爵大人让我上楼找他。耽搁了……一点时间。”

“这是秘密。”

身为格外亲近黑暗的黑暗种族,他在刚刚似乎嗅到了黑暗的气息。但是……舞会大厅的水晶灯就是测魔水晶。如果有人在这使用魔力,这水晶肯定会有反应才对。所以是错觉吗?

毫无孝心,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小阿利克少爷小脸通黄。然后悄悄跟了过去。

李幼安和怀中的粉兔子对视一眼,随后微笑着跟了上去。

“抱歉,我不是故意躲着阿利克少爷你的,只是……”

“正好现在时间多,你还有知道什么细节,统统都告诉我,我好一块上报。”

难道那个老头子因为那玩意儿坏掉了,所以整个人也变态了?

她真诚的表示。

难道他之前都看走眼了,这家伙其实是个看似精明,实则脑子进水的傻缺?

李幼安吓得后退一步,整个人都惊了。

刚刚才听到他把人鱼族的事到处乱说的阿利克公爵:呵呵,我信你个邪!

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升起这股独占欲,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发泄一下自己的杀意。

系统用最软糯的小奶音说着最愤怒的话语。

反正那老头子都不能用了,干嘛还要守着这么漂亮的美人?这样的美人自然该是他这个年轻人来享用的。

哈伦就捡着能说的又详细说了一番,不过有关于洛厄尔殿下被卖已经躲进咸鱼堆里的事情,他只字未提,毕竟身为人鱼,他还是想要为人鱼族留一些形象的。

阿利克公爵很快调整了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对哈伦道。

而就在小阿利克少爷百口莫辩,面色青黑的时候,公爵大人的那位心腹又来到了大厅,对着哈伦、凯西已经李幼安表示。公爵大人想到了一点事情,需要再次询问他们。

结果李幼安下楼没多久,对她还念念不忘的小阿利克少爷当即双眼放光的迎上来。

什么被石头打到才摔的,这可是公爵府,有那么多护卫看守,谁敢作怪?想来这一定是小阿利克少爷的借口。不过也是,哪个男人愿意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自己肾虚呢?

再次丢大脸的小阿利克少爷面色涨红的爬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

“美丽的小姐,你何必拒绝我呢?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贵族男女们互相对熟人笑了笑,心里心照不宣。

一直自称自己只是个刺客的克莱斯看着这个蠢狗,面色淡淡道。

真的不会走着走着就一跟头载死吗?

这家伙是傻瓜吗?

智商不足的狼人少年西雷尔完全在状况外,眼见克莱斯离开了,他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美丽的黑发姑娘安抚的摸了摸怀中的粉兔子。随后对着小阿利克少爷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躲在窗外的西雷尔迷茫的看向一边的黑暗精灵。

被熟人拦住说话的哈伦和凯西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当即微微皱眉,想要过去,但不等他们动作,小阿利克少爷就再次身子一晃,然后砰的一下摔在地上,又是一个五体投地的大动作。

结果现在……他听了这些话,想要装不知道是不可能了。

阿利克公爵面色一僵。不敢相信这个看似精明的人鱼商人竟然真的把这事说出来了。王储被追杀狼狈逃窜这么不光彩的事情,人鱼族不该藏着掖着吗?而他则可以顺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自己从这一片浑水中摘出去。

阿利克公爵严肃道。

听着对方用咏叹调说话的李幼安:……你也油得我好呕啊。

唔……虽然佩恩说过,一个合格的刺客不该做免费的买卖,不过幼安今天可是让他免费帮她打扮了,无论是她的头发,项链,耳钉,甚至是她的小皮靴的鞋带都是他亲手打的蝴蝶结。所以这不算免费的买卖。他可是提前收费了。

哈伦当即点点头,拍着胸脯表示。

阿利克公爵并不知道自己的废物儿子正在心里如何的编排自己,他静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看着逐渐走近的哈伦等人,仿佛在看一群死人。

而这个时候,大厅内的小阿利克少爷在李幼安他们走后,眉头紧皱起来。满脑子都是桃色的他只当是父亲还想再和美人玩嘿嘿嘿。只是他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叫三个人去,那个凯西倒也算个美人,可是那个哈伦不仅是个男性,还长得和胖头鱼一样,父亲应该不会喜欢的吧?

藏在角落的血族赫尔曼疑惑的抬眸。

“为什么你明明弹了两颗黑球进去,他们却找不到?”

【不是吧?我都这么说了他竟然还要上?这算什么?父亲可以?儿子也可以?】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痛苦的垂下头。

及时退开的李幼安沉默的看着裙摆边的某个脑袋。对方痛苦的抬起头,脑门肿起一个大包,本来还算俊俏的脸此刻活像是个寿星公。

“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上报给安洁莉娜陛下的。”

“公爵大人你放心,我的口风可是人鱼族里出了名的紧,绝对不会到处乱说的。”

克莱斯面无表情的开口,墨蓝色的眼眸透着一丝杀意。明明最初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把李幼安打扮的漂亮点,但是……当看见那对父子用那种眼神看她的时候,克莱斯难得的后悔了。

想到了这小阿利克少爷面色一黑,面色也犹豫起来,毕竟甭管他父亲还有没有作案工具,既然对方已经被他父亲盯上了,他就应该退出才是。但是……这样黑发黑眸的美人实在太稀少了。他这么多年也就才见过这么一个,就这么让他放手他哪里甘心?

美丽的黑发姑娘欲言又止,因为垂头的原因,本来明亮的黑眸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样想着,小阿利克少爷咬咬牙,故作怜惜的对眼前的美丽黑发姑娘道。

“美丽的小姐,又见面了,你刚刚去了哪里,可让我找得好苦啊。”

不只是李幼安这么想的,大厅里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其他贵族男女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们风气开放,男男女女玩得都比较花哨,但是把自己玩得这么虚,三步一跪,见人就磕的,那还真是少有。

为什么会虚成这样?

小阿利克少爷再三被拒绝,面色已经不太好了。他上前一步,想要强行和美人贴贴。

看似很听师父的话,实则格外自我的黑暗精灵对自己公私分明、冷酷无情的态度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迈开大长腿就朝着某个方向过去。

这家伙到底对他的肾都做了什么?

“这件事牵扯太多,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传到外面去。以免打草惊蛇,知道了吗?”

【就算没有镜子,尿总有吧?也不看看自己长得那个肾虚样,就他也敢觊觎魔王大人你?!这要是放在以前,都要统统拉出去当恶魔苹果的肥料!】

被公爵用‘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的眼神盯着的哈伦泰然自若,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来,他自然不会这么说。但现在,李幼安怀里抱着的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呢。

“美丽的小姐,你别伤心,我都知道的,这是我父亲的错,我不会让他再错下去了,来我身边吧,我会保护你爱惜你的。”

这么想着,小阿利克少爷伸出爪子,就想要抓住黑发姑娘的手一亲芳泽。

不过他面上却假装很相信哈伦的模样,随后就面色如常的招呼众人回到了舞会上,叮嘱他们尽情的享受接下来的快乐时光。

“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不过是癞□□追青蛙,长得丑玩得花罢了。】

等等……哈伦和凯西是夫妻,父亲看上了凯西那个美艳美人,然后让人把丈夫哈伦也带过去……

“父亲叫你上楼了?不可能,他明明已经……”

李幼安难得的想起了克莱斯,虽然她总是暗地里骂他变态黑毛控,但他看她的眼神其实很干净,而不会像是这对阿利克父子一样,眼神一个赛一个的污浊黏腻,里面填满了恶心的欲望。

他从小就知道父母都是各玩各的花心家伙,所以耳濡目染之下他也成了个花心大萝卜,并且从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不妥的。在舞会上带小姑娘上楼这种事他做得多了。但问题是……他父亲的那玩意儿不是坏掉了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