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你听得见 > 测试(他最喜欢什么)

测试(他最喜欢什么)

学校对柳思嘉的处罚是休学半个月, 可半个月过去了,柳思嘉依然没来上课。以至于到后面, 林微夏埋头做试卷弄得肩胛骨生疼, 抬头放松下意识地看向斜前方那个座位时。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大抵因为这件事,李笙然每次看到林微夏白眼都快翻上天,恨不得拿鼻孔看她, 但要是碰上班盛在旁边。

她身上的戾气便会敛得干干净净,又变成那个人畜无害好兄弟的妹妹。

柳思嘉是在第三周来学校的, 她回到教室那天,周遭的同学兴奋得不行, 眼神在林微夏和柳思嘉两人身上转来转去,恨不得她挑起事两人能立刻撕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可柳思嘉什么也没做, 她对林微夏是无视的状态。

她化了浓妆, 口红颜色更红了, 血一样的红, 耳洞打了一排耳钉,穿着更暗色系, 妖艳得不像话。

柳思嘉还是那样光彩照人,身边围着一帮女生在有说有笑, 但身上嚣张气焰没了一大半。

大家讨论柳思嘉身上穿的衣服是哪家牌子定制的, 林微夏却注意到柳思嘉更瘦了,瘦得全身的骨头明显。

再鲜红的口红也难掩脸色的苍白和憔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柳思嘉持续骄傲漂亮, 做完操后顺着人流回教室。走廊处,她正凝神听着旁人说话。

“嘭”的一声,一股猛力袭来直接撞向柳思嘉, 她一个重心没站稳眼看就要往后摔。

一只手臂及时掳住她的胳膊,烫得手臂麻了一下, 柳思嘉闻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烟味,他身上散发的野性气息也很熟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宁朝在她站稳的一瞬间就松开了手,他顶着一张桀骜不驯的脸笑着赔礼道歉,笑意却未达眼底,语气疏远: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说是道歉,宁朝看都没看她一眼,更谈不上对视了。

“宁朝,你怎么看路的啊……”同伴不满,想找他算账。

柳思嘉拉住她的胳膊,勉强抬了一下嘴角:“我没事。”

“宁朝!”一道清脆的女声从走廊看另一头传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说完,宁朝不冷不淡地朝柳思嘉点了一下头,径直朝那边跑过去。他的袖子轻轻擦过柳思嘉的肩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吹过即走。

柳思嘉抬眼看向不远处,女生把水递给他,宁朝接过又在半空中,惯性耍帅。

看着两人亲密并肩走在一起,柳思嘉远远地看着,心底不太舒服起来,不想再看下去。

失落像潮水袭来。但这不是她自己希望的吗?宁朝的确做到了,两人是普通同学关系。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补课的最后一天,教室里闹哄哄的,马上就要结束这该死的补课,同学们恨不得把课桌掀了,大喊一句“去他妈的高三,暑假我来了”。

但也只是想想。

邱明华最近沉迷于网上的各类情感测试和星盘解说,被一些网站骗了钱,但他还是乐此不疲,更试图让班盛加入。

“班爷,这个测试真的绝,他妈的好像通灵了。”邱明华把手机屏幕举到班盛面前,“你试试,真的准。”

班盛在鼓捣他的无人机,想调取部分视频,他的脖颈微低,眼皮都懒得掀一下,出声:

“傻逼测试。”

片刻,他又慢悠悠地补了句:

“谁测试谁傻逼。”

邱明华只得灰溜溜地放下手机,转过身去。调完无人机后,班盛把它放在脚边,刷起了朋友圈。

拇指按着手机屏幕快速往下拉,一溜烟的度假打卡照,视线捕捉到某条信息,拇指按住停了下来,眼底的情绪微动。

是邱明华发的一个链接分享。

“来测测你和你的那个她是不是天生一对,点击下方有惊喜哦”。

班盛握着手机,抬眼看了一眼窗外的走廊,林微夏靠在栏杆上,她今天穿了件松果绿的裙子,显得眉眼鲜活了些,气质清冷,皮肤很白。方茉不知道说了什么。

林微夏淡淡地笑了一下。

其实她的情绪很少外露,他很少见她为谁情绪而大悲大喜,他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黑眼睫动了一下,班盛拇指点进了那个链接,屏幕弹出来的是一片空白,右上角有一个小圆圈正在缓慢地动着。

很慢。

退出,找到微信好友,班盛发了个信息过去。

Ban:【链接发我。】

下一秒,屏幕亮起来,邱明华很快回复:【???链接,什么链接?】

很快邱明华明白过来,发了测试链接过来,还意味深长地加了句:

【不是我说,在这纷扰俗世里,有谁能跨过这红尘。班爷你也跨不过。】

Ban:【……】

班盛没理他,认真做起测试题来,先输入双方的生日,星座,然后答题。题目大部分测的是两人平时相处的细节,性格特点。

大概做了50道题,班盛怀疑自己的耐心全耗这了。

做完之后,手机屏幕弹出一个大大的sorry,分析结果说道:

——非常遗憾,结果不及格,显示您和她的适配度没那么高,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喜欢你。

“不及格”

班盛盯着三个字慢慢念出声,冷笑一声,随即熄灭屏幕把手机扔课桌里。

一整天,班盛身上的气压极低,像着压着一股劲,就连林微夏都发现他情绪的不对劲,忙问他怎么了。

班盛低声说“没事”,顺带把手里的牛奶给了她。

暑假补课结束以后,假期正式到来。天气暑热,走在路上感到地板都是发烫,棕榈树上的夏蝉叫得响,行人不由得加快步伐走向地铁里吹冷气。

林微夏在姑妈的水果店里帮忙,她鲜榨了一杯柳橙汁,正在看着书,倏地,班盛发了一条信息给她。

Ban:【要不要出来玩,一会来接你。】

林微夏犹豫了一下,打字回复:【不了吧,天气好热,不太想出门。[西瓜][西瓜][西瓜]。】

消息发过去,班盛没再发消息过来,倒是邱明华发了一长串信息过来,还附加了一排感叹号。

邱明华:【怎么会热呢!!!他家海边的别墅正空着向我们招手呢,班爷亲自来接你,还是带冷气的那种车接车送。大家伙聚一块玩游戏,烧烤,傍晚出去冲浪,游泳,多爽多凉快啊!林同学,求你了,你就去呗。班爷说了你不去,这个聚会就别搞了。】

最后在邱明华的软磨硬泡下,林微夏无奈答应了。

班盛带林微夏来到掮角区的一处别墅,这里离海边很近,视线所及之处是一望无际的澄蓝,椰风,树影,时不时有毛茸茸的沙子钻进脚底。

大海像上帝恩赐的蓝宝石。

班盛带着人推门而入,男生笑骂及女生娇俏的声音传来,视线所及之处L型的沙发坐了几个人,桌面上摆满了冷饮,零食。

“那开始吧。”有人接话。

李笙然听到声响回头,她嘴巴里还嚼着冰块,视线与林微夏撞上。

“他最不喜欢不熟悉的人靠近他。”

林微夏浓密的睫毛动了一下,思索了一会儿,开口:“玩。”

李笙然极其不情愿,她又没参与那些鸟事,但还是在班盛眼神的压迫下敷衍冲林微夏开口:“对不起行了吧。”

“喝!”李屹然猛地一拍桌子。

黄昏倾降,咸湿的海风吹来,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玩起了游戏。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前,邱明华拿了个空酒瓶放到中间,笑道:

酒瓶刚转起来,李屹然就截住了瓶子,他抬手解了一下领口的扣子,开口:“老子不关心你们任何人,比赛喝酒怎么样,拒绝的人才要真心话大冒险。”

“成。”班盛应道。

“我还是喝酒吧。”林微夏笑着就要伸手去拿酒杯。

李屹然打了个响指,手一转,绿色的酒瓶飞快转动起来,转了好几圈后,最后停在了班盛眼前。

只是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的酒杯收紧,绷起来的筋骨连着淡青色血管的手背明显。

“阿盛,你现在就可以把她丢出去。”李屹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她硬跟过来的。”

“187。”

“那就阿盛吧。”李屹然“啪”的一下把卡片拍桌上。

“黑色。”

他想起前几天在学校答的那个测试题——她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你。眼神黯下去,林微夏之前说过,她性格本来就慢热,情绪内敛。

“应该是我。”

李屹然已经喝了一打酒,但整个人跟没喝一样,十分精神,他抽了一张真心话卡片,上面写着:挑在场的一个人,进行关于对方的六个快问快答,必须实话实说。

“ 阿盛多高?”

林微夏静静地抬眼看过去,明显是“你怎么又来了”的表情。

班盛看了一眼林微夏,眼神征询,后者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这里都是他认识的人,林微夏不想因为她把气氛搞得太僵。

“班盛最喜欢什么颜色?”

林微夏看了一圈,发现乌酸学姐不在,好像最近有李屹然的地方就见不着乌酸。

有乌酸学姐的地方就不会有李屹然。

“班盛喜欢喝什么碳酸饮料?”

混酒哗哗倒入口玻璃杯中,班盛端起酒杯仰起头一口气灌下去,突出的尖尖的喉结缓缓滑动着。

这俩是彻底不会一起出现了。倒是李笙然带了个女生过来,那个女生一见到李屹然,眼神就跟黏在了他身上似的。

只有邱明华不在线,大声嚷道:“班爷,你不是挺能喝的吗,怎么这么快就上脸了?”

有人感叹:“哇哦。”

他也在等。

李屹然不怵她,笑着开口:“愿赌服输,这次他替你喝酒也没用,除非他跟别的女生接吻,这一局才算过去。”

“你给她道歉。”班盛看着李笙然。

李笙然“砰”的一声把玻璃杯放桌上,斜着眼看他:“关你什么事啊,这你家啊?轮得到你说话吗?”

班盛一直低着肩在那玩游戏,侧脸线条流畅又带着凌厉,他缓缓瞭起眼看向李屹然,眼神警告,可惜后者根本没接收到他的眼神。

“我喝。”一只手更快夺走了她手里的酒杯,班盛出声。

班盛有些烦躁地地发信息给李屹然,打算让他适合可止,于是在对话框里编辑。

旁边的人直尖叫起哄,林微夏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一只宽大的手探了过来,安抚性地捏了捏她的指腹,低头凑过来,语调散漫:

“看电影,游泳,冲浪。”

“Woc 牛逼。”李屹然摔了句脏话后无话可说。

安静的氛围,周围的人发出此起彼伏的“哇塞”声。众人暧昧揶揄的眼神看向班盛,除了李笙然翻了个白眼,其他人则一脸绝了,表示我今晚饱了。

“那你还费唇舌。”李笙然怼他。

喝完之后,班盛的面容在冷色调的灯光下显得极为冷淡,旁人也不敢惹他。

气氛刹那千转万化,所有人猜测的眼神在灯光下流转,喜欢的人不就在旁边嘛。这不是明眼人都能看到的事实。

在场除了她就两个女生,一个是李笙然,一个是他带过来的女生,提及班盛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脸红了。

林微夏一向难懂,他们也想看她会不会承认这份喜欢。班盛背靠沙发,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第一个问题,班盛最讨厌什么?”第一道题李屹然就选了个难答的问题,有意为难。

这句话躺在对话框里正要发出去,身旁传来林微夏温和但坚定的声音,班盛愣了一下看过去。

“来了,烂俗游戏来了,在场的人都会玩吧,被指的人真心话大冒险,拒绝人要喝酒。这我奶奶都知道的规则,不用我白费唇舌了吧!”

好在邱明华一向爱耍宝,很快把气氛带动起来。接下来的局,班盛没了玩游戏的心思,他耳边别了支烟,痞里痞气地靠在沙发上,时不时地看向手机。

颀长冷白的脖颈开始发红,一路往上漫,根本不用伸手去摸,光是看那虾子红的颜色就知道此刻男生修长的脖颈烫得多厉害。

“要走也是班盛哥赶我走。”

Ban:【别吧,她答不出。】

气氛一刹尴尬。

因为倚在墙边平时打架狠起来不要命,拽酷得脸上没有多余表情的班盛。

哪知酒瓶嗡嗡转了几圈又再次命运般地在林微夏跟前停了下来,李笙然哄叫了一声,她觉得这人真倒霉。

对方是班盛,亲到就是赚到。

只是,这个人是林微夏。

他看起来不是很在乎这个答案。

众人正笑着,无意间扫向班盛,然后惊了一下。他们眼神互相交流着这令人兴奋的信息,透着班盛场景我这辈子也没看到过,看到就是赚到的意味。

班盛一脸冷淡地看向一旁的李屹然,后者耸了耸肩,冷笑一声:

一副等你们收摊老子就撤的模样。

“行,林同学你有喜欢的人吗?”李屹然问出口。

“但其实喝牛奶最多。”

人不多,但都是熟悉的面孔。

班盛懒得管他们,这里的装备随便用。他径直带了林微夏上二楼看电影。两人看完一部电影后被邱明华喊下楼吃东西。

林微夏语气顿了顿,有些不自在地刻意不看身边人,轻声答道:

“阿盛最喜欢什么?”

“行,你牛,班盛放松的时候喜欢干什么?”

“没事儿。”

她不想说的话,谁也打听不出来。李屹然想从她嘴里套话,基本不可能。

老话说,倒霉都是两个人连在一起的,班盛喝了几次酒后,轮到了林微夏,她不想喝酒,选了真心话。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