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40章(贺啸好像还有些耿耿于怀)

第40章(贺啸好像还有些耿耿于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天边的火烧云越烧越红, 最后,伴随着太阳的落山,漫天的红霞像燃尽的焰火, 色彩渐渐褪去, 最后变成了黑暗。黑暗中, 偶尔还会闪烁几处星点,和已经复活的浦城灯光交相辉映。

到了夜晚, 白日幽寂的浦城也热闹了起来。尤其是江边。除了两边大厦亮起的LED灯外, 江边也亮起了灯带。长长的浦江绵延从浦城一头贯穿到了另外一头,像是一条银河横亘在了这座繁华璀璨的城市之间。

除此之外,高架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灯影像流星一样在马路上留下疾驰的色彩。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在房间待了一会儿后, 隔着落地窗俯瞰着这座城市的夜晚,最终,她收拾了一下, 离开了房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其实不光浦城,唐淼就没有去过几个城市。

她十六岁辍学后去了南城, 在十六岁到二十六岁这十年间, 她的人生轨迹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南城转,在琴行和她租住的房子之间两点一线, 很少脱离。

一直到今年, 她离开淮城后, 她人生的轨迹才伴随着她离开南城变得丰富多彩了些。

每到这个时候, 唐淼就会想起以前在南城时的生活, 就会想起她的感情, 她失去的东西。人在沉浸在改变所获得的一切时,总会回想没有改变时所拥有的东西。

其实对比一番下来, 好像改变后得到的也不算差,最起码是以前所没有经历和拥有过的。

唐淼在离开酒店后,打车去了浦江码头。

就算是同为城市,但是每座城市都会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地标,另外也拥有不同的景色和景点。

浦江码头算是浦城比较出名的景点。尤其是夏日的夜晚,码头也成为了人群的聚集地。不光本地的人会来码头江边游玩儿,甚至有外地人专门出行来这里旅游,感受这边的夜景。

浦江码头的夜景确实也有它的过人之处。

浦江码头还是个历史遗迹。古时候,这里是运河必经的码头之一,甚至有专门掌管水漕运输的提督府。只是后来科技发展,各种运输形式替代水运,这里也就慢慢荒废了。而近几年城市对于历史遗迹的保护和修建兴起,这里也重新大刀阔斧的改革了一番。夜晚,亭台楼阁到处都是五彩缤纷的灯带。码头的外围围着古代化的围墙,上面放置着各色投影片,将这一圈码头像是重新包拢进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而在码头里面,地上铺着平整的地砖,另外沿街沿江的商铺也采用了古建筑风格,俨然成为了一座古城。

而在古城之中,除了一些江鲜餐饮店外,另外也混迹了不少酒吧。夜晚十分,年轻男女集合到一处,说说笑笑地走进歌声环绕的酒吧里。

除了各种商铺以外,浦江码头的江两边还有两个很大的广场。广场绵延数里,整理得繁华又热闹。晚上乘凉的,出来玩儿的市民,和外地过来旅游的游客在广场上来回穿梭,江边有风吹拂而过,让这一片变得热闹而清凉。

除了广场外,另外码头上的提督府遗迹处不远,还连着一座山。山不算高,但是山林葱郁。上山的台阶是木质的,也勾连了灯带,直通山顶。山顶上是一座寺庙,据本地人说这里是有修行的人在的。不过也可以参观,但是晚上是不开门的。所以不少游客,也只能走到寺庙门口,拍个照也就下来了。

唐淼打车到了码头之后,就跟上了一队旅行团。旅行团的大爷大妈们跟着导游,导游去哪儿他们去哪儿,唐淼顺便还蹭了一段提督府的历史解说。

她跟着旅行团在码头外围看了一圈提督府的历史演变后,又跟着进了商铺和酒吧一条街,走马观花地逛了那么一遍,唐淼去爬了一下山。

山不高,爬了那么十几分钟也就到顶了。

到顶后,唐淼才知道为什么寺庙晚上不开门,还有这么多人要爬上来。

这座寺庙所在的山头,算是附近最高的地方了。站在山顶上,从山顶俯瞰下去,能看到整个浦江码头的江景。

在这样现代化灯带的围绕下,浦江码头里却另外带有一种沉淀感,让人的心情在望着远处时,都变得舒畅安静许多。

唐淼在山上待了一会儿,山林间的空气非常清新。她站在那儿,甚至还帮几个上来旅行的人拍了合照。

在山上待了个差不多,唐淼走下山去,去了江边的广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虽然说其他地方人也多,但是广场的人更多。伴随着广场的开发,这里俨然也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夜市。夜市里,卖吃的卖玩儿的,卖什么的都有。

除了这些之外,另外还有一些游戏场所。

这些在夜市里还是很常见了。比如掷骰子赢礼物,捞小金鱼,钓鱼,或者是射击得礼物之类的。

唐淼沿着夜市溜达了那么一圈,从这头走到了那头。

在走完夜市后,唐淼走到江边的扶栏前,靠在扶栏上吹风了。

在这种闹市中,找这么一个角落吹一会儿风还是挺舒服的。唐淼站了一会儿,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江对面。

唐淼扶在扶栏上,望着他们那一桌的气氛想,如果她当时答应了齐远一块过去吃饭,估计他们就没有这么自在了。

不管她酒量多好,不管喝得再少,都有可能发生意外。

她也不知道她想让贺啸怎么待她,但是唐淼就是觉得不对。

虽然唐淼不认识桌上另外的几个人,但显然他们是很熟的。大家在桌上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甚至连不太说话,神情平静的贺啸偶尔也会随着他们笑两下,或者说两句什么。他说完,桌上也笑,像是他开了一句什么玩笑。

而再细看一眼,唐淼就看到了齐远,看到了吉邦,看到了林烨,也看到了贺啸。

因为不光其他人舒服,贺啸也舒服。

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唐淼的目光又落在了贺啸的身上。

聚在一起,就是天南地北的聊。而不管聊什么,大家话题一致,话也多,聊起来也轻松,聊着聊着,一顿饭也就从七点吃到了十点多。

临近十一点的时候,几个乐队道别解散,打车回了酒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房卡感应区的下方,是贺啸房间门的门把手。门把手厚重光亮,在走廊的灯光下反射着淡淡的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贺啸送下齐远后,就离开齐远的房间,出门时,刚好碰到放下吉邦的林烨。两人简单打了个招呼,林烨回了这层自己的房间,贺啸则去了电梯那里,坐了电梯上了楼。

贺啸站在房间门口,他手里拿着房卡,却并没有刷在房门的房卡感应区。他垂眸站在那里,目光落在了房卡感应区的下方。

唐淼这样看了一会儿,目光定在了其中一桌上。

唐淼又下了一次决心,她站在江边望着远处,看了一会儿后,收回目光重新回了夜市。

今天约呼啸而过一起吃饭的,是和他们关系不错的两个乐队。几个乐队成立时间差不多,当初一起参加音乐节,因为音乐风格差不多,音乐节也重合,一来二去就熟悉了。这么多年来,每次有音乐节碰到一起,乐队有时间就会聚一聚。

走廊里也没什么人。而这个时间,大家倒也未必就是睡了,只是各个房间的门紧紧关闭着,偶尔还能听到房间里传出的电视的声音。

对于她的道歉,贺啸确实说了没关系,但也只是对她昨天对他做的事情说的没关系。而对于她忘记了他昨天对他做的事情的这件事,贺啸好像还有些耿耿于怀。

到了房间门前,贺啸的脚步顿住了。

贺啸下了电梯后,就拿了房卡朝着自己房间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廊的地毯厚重,走在上面也几乎没什么声音,没过多久,贺啸就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

这样才是一起吃饭,轻松舒适,愉悦自由,也符合他们乐队的氛围。

那她昨天肯定是对贺啸做什么了。

和今天白天的时候不一样,贺啸没有带口罩。他没有带口罩,有可能是晚上别人看不到他唇角的伤,也有可能他不在意被他们看到。他们也可能已经聊过了这个话题,反正大家都没有就贺啸的嘴角聊过什么,可能聊得更多的是音乐亦或是明天的音乐节。

今天休息了一天,贺啸的嗓子也好了些。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也喝了些酒,不过喝的不多,也没醉。

相比这边的夜市繁华,另外一边更像是聚餐的地方。对面全是些餐饮大排档,隔着江都能看到那边厨师翻炒时的明火,还有飘过来的油烟。

昨天晚上是没有意识得喝多,今天则是因为太高兴,有意识得喝多了。四个人里,就只有林烨和贺啸还算清醒。两人扶着齐远和吉邦,把他们送回房间后,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贺啸上了电梯后,双手就后撑在了电梯扶手上,看着电梯屏幕上的数字变化。没一会儿,他所在的楼层到了,贺啸撑起身体,从电梯上走了下来。

她以后真不能喝酒了。

每个城市都会有大排档。每个大排档,总是寄托了一些心情。有工作不顺去喝酒消愁的,有生活不顺,找朋友倾诉的,另外有遇到了开心的事情,大家围聚在一起开心的。也有现在他们这桌上那样,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吃顿饭,但是因为关系好,什么话都说的开,也有共同的话题聊,不需要照顾其他不懂他们话题的人的情绪,也不需要去顾忌桌上有不太熟悉的人,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晚间的酒店依然是安静的。

江的两岸实际上隔得也不算太远。毕竟中间连接着码头,再往里面走一些的话,江面才慢慢拓宽开,如果再远一点,那唐淼就看不清对岸的景色了。而现在她的这个位置,还是能看清楚对面的。

而在这泛着淡淡的光泽的门把手上,挂了一样东西。

说是没关系,但唐淼觉得贺啸好像还是有关系。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她刚才在夜市的时候,就看到了对面一家大排档的那一桌。那一桌之所以这么吸引她的注意,是因为一桌围了有那么七八个人,相比其他桌,这一桌人多。

她今天找贺啸道歉了。问了他,她昨天没有对他做什么吧,问了他,她昨天没有发酒疯吧,而她当时着急,好像没有等贺啸回答这两个问题,就着急跟他道歉。而听了她的道歉后,贺啸也忘记了回答上面那两个问题,只跟她说了声没关系,就关门回房了。

贺啸坐在白色的塑料餐椅上,身体后靠在椅背上,姿势放松随意。在他坐着的时候,旁边几个她不认识的人正说着什么,而后齐远不知道笑着说了一句什么,桌上的人也一并笑了起来。

唐淼望着远处,隔着这么远,她是看不清楚贺啸的神情的,但是她的脑海里又想起了贺啸唇边的伤。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