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7章(连恋爱经验都没有)

第7章(连恋爱经验都没有)

昨天晚上定了今天排练的事情,早上九点齐远就给贺啸打了电话过来。接了齐远的电话,贺啸从床上起来,打车去了排练室。

排练室里,齐远他们三个已经到了。昨天晚上的时候,贺啸把三个人的曲谱都拉出来了,现在三个人正拿着谱子练着呢。

贺啸进门后,去冰箱里拿了瓶水喝了一口。喝着水,贺啸回到键盘的位置,拿了键盘上的曲谱看了起来。

在贺啸进来的这段时间,三个人手上的排练也没有停。就在三人又排练完一遍后,贺啸手指放在了键盘上。

键盘上音键响起,其他三人听着音节,随着音乐各自加入了演练之中。

没多久,原本嘈杂的排练室里,新歌的旋律就磨合得顺畅自然了起来。

呼啸而过算是有些年岁的乐队,就算是最后一个加入乐队的成员吉邦,也已经加入两年了。两年的时间,四个人的默契已经磨合得非常不错。除此之外,四个人的水平也在乐手中都是顶尖的。新歌不过练了一天,也已经足够能用来今晚在livehouse表演了。

就整个乐队来说,贺啸是当之无愧的灵魂人物。乐队的歌主要是他写,齐远偶尔会参与一下编曲。但是写完之后,几个人在排练的途中也会有大小的分歧。

贺啸的性格自我固执,但对乐队的音乐来说,他并不独断专行。虽然歌是他写的,成员有意见参与进来,他也会和大家探讨斟酌。像是能写歌的乐队主唱其实不在少数,但是乐队发展到后面,大多数乐队都会支离破碎,主唱单飞,其他乐队成员再找新的乐队成员不咸不淡的拉扯着已经变了风格的乐队。

而这种情况在呼啸而过倒是不会发生。与其他乐队相比,乐手更像是主唱的伴奏。而对于呼啸而过来说,即使在演唱中,或许其他几个成员也确实是在伴奏。可是在伴奏中,总会有那么一两处细节,像是一根无形的血管,连接着前面唱歌的贺啸。

四个人在排练室待了一天,晚上七点多的时候,一起去了归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酒吧的老板娘名叫黄芷,以前也是玩儿乐队的。她所在的乐队,当年算是国内最早成名的乐队之一。只是后来乐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问题解散了,乐队解散后,黄芷就拿了自己所有的继续在老家淮城开了这家酒吧。

对于目前来酒吧表演的乐队们来说,黄芷算是他们的前辈了。即使乐队解散,黄芷的影响力还在,更何况归途是她的地盘,大家对她还是挺尊敬的。

而虽然深受尊敬,黄芷却并没有什么架子。但凡来归途表演的乐队,有名的没名的她都能叫得上名来。

来归途表演的乐队,有些也不是淮城本地的乐队。乐队到了以后,黄芷忙完酒吧的事情,就会来后台找他们聊天。聊天的内容无非也是乐队的表演,新歌,以及音乐节之类的事情。

到了夏天,各地音乐节陆续举办,乐队们也繁忙了起来。

就在黄芷和一个乐队的主唱正在聊着以前某个解散的乐队的时候,贺啸他们来到后台,叫了黄芷一声。

“芷姐!”齐远背着吉他,看到黄芷后抬手就打了个招呼。

听到齐远的声音,黄芷已经笑了起来,回头眼中稍含愠气地道:“吵死了,你芷姐还没聋呢。”

黄芷这样说了一句,后台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齐远嘿嘿乐了一下,过去和认识的其他乐队的成员一一打了个招呼。

国内的乐队是一个圈子,大家经常会一起参加演出,或者是音乐节,私下里还挺熟的。后台因为呼啸而过的到来,变得更热闹了些。在看着大家简单地打过招呼后,黄芷也笑着看向了一边的贺啸,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今天在排练室里排练的时候,齐远就把他们排练的视频发给了黄芷,下午黄芷就听了他们的新歌。

黄芷在淮城待了十几年,淮城本地的乐队也算是她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在淮城目前的乐队里,呼啸而过是发展势头最猛的。除了乐队成员能力突出之外,贺啸写歌的水平也是他们最大的实力。

记得刚开始呼啸而过要来归途表演的时候,那时候贺啸写的歌虽然能看得到灵气,技巧和感情各方面都很不足。而六年过去,贺啸的不足在慢慢弥补,乐队也发展得愈发完美了。

亲眼看到一个乐队的成长,还是非常令人欣慰的。黄芷说完后,对贺啸道:“不过你写了这么久,不打算尝试写首情歌么?”

黄芷问完,乐队成员都看向了贺啸。

呼啸而过至今已经成立了六年,在这六年间,乐队出了几十首歌。歌曲的内容包含自然,成长,生物,旅行,各种一个人成长的见闻和感想。但是却从来没有一首,是关于爱情的。

其实黄芷提出的这个问题是有她的道理的。

目前就歌曲这方面,传唱度和喜爱程度最高的,情歌是一骑绝尘的,即使是乐队不管是重金属,爵士或者迪斯科也都是情歌居多。

除此之外,其实贺啸的外形非常具有一定的幻想性,写情歌的话,有外形的加持,会让乐队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更上一层楼。

而且情歌对于一个歌手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反而是一种能力的体现。你要是情歌都唱不好,那作为一个歌手就不合格。

齐远在黄芷问完这个问题后,就看了贺啸一眼。这边没等贺啸说话,齐远就笑着对黄芷道:“还写情歌呢,连恋爱经验都没有,写什么啊。”

齐远这么一说,不光黄芷,其他几个乐队的人都笑了起来。黄芷先是笑了一下,后对贺啸道:“没有恋爱经验怕什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话是这么说,那我们家阿啸不是非得吃过猪肉才行嘛。”齐远道。

齐远这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贺啸写歌,也不是凭空写出来的,不管是哪首歌,都得是他自己的灵感和感触。而如果是他没有接触过的,别说写出来是空中楼阁,贺啸压根就不屑动笔去写。

而贺啸的这个习惯,黄芷也是知道的。其实相比贺啸必须得亲身体验才能写歌这件事来说,黄芷更惊奇于贺啸没有这种体验。

黄芷在滚圈这么多年,见识的乐队乐手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各个情场高手,不光恋爱谈得频繁,睡果儿也是家常便饭。

而看看贺啸,谁能想到他这样的外形,却连段恋爱都没谈。

其实黄芷偶尔会想,或许贺啸是谈过,只是不跟别人说,所以他们才认为他是没谈过。因为不管怎么想,像贺啸这样的男人还没有过女朋友,都实在是太过玄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就是开展一段新的恋情!”庾雅雅回答。

唐淼伴随着民谣的旋律,不知不觉思绪也跟了上去。她是音乐老师,乐感还是有一些的。在跟着旋律的时候,唐淼突然想起了贺啸来。

只是不知道他的乐队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的乐队是什么风格。或许今天这么多乐队都在,他会不会也有在这儿的表演。

而在她看着乐队的表演的时候,庾雅雅那边有朋友过来。她和唐淼说了一声后,就离开了吧台。

唐淼从没有见过那么多人。有可能只是因为在封闭的空间,再加上台上灯光乱窜,音乐震耳,让整个酒吧的环境更显得逼仄。唐淼在进去之前,就有些无所适从的无措感。而庾雅雅拉着她,越过流动的人群,找到了她提前订好的吧台坐下了。

今天有乐队的拼盘演出,归途异常火爆,庾雅雅还是找了朋友,才在吧台预定了两个位置。坐下之后,庾雅雅就问了唐淼一句。她问完,唐淼却像是还没反应过来,只眼神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地摇了摇头。

酒吧灯光渲染,台上的LED屏也已经亮起,台下呜呜泱泱,不管是吧台还是卡座,都来了不少人,气氛热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耳朵被音乐吵得嗡嗡响,可是看到庾雅雅热情又真诚的样子,她竟也不觉得这里乱了。她或许真该如庾雅雅所说,沉浸在这样的音乐里,做一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忘记过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才对嘛。”看到唐淼笑,庾雅雅笑容更深了。

庾雅雅是个自来熟,本来就容易和人交朋友,而唐淼告知了她,她是因为失恋才来到淮城这么私密的事情后,她更是直接把唐淼当成了她新交的好朋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说完,庾雅雅扫了一眼酒吧内,笑容带了些神秘,凑到了唐淼身边道:“而且这里好多帅哥的,说不定你还会碰到新桃花呢。你知道女人怎样才能快速走出一段情伤吗?”

在和庾雅雅聊了一会儿天后,唐淼明显放松了许多。她甚至会主动去看台上乐队的表演。

齐远这样说完后,黄芷就随着几个乐手一起笑了起来,也没有继续再这个话题上说下去。大家话题多,很快就聊到了下一场音乐节。正聊着的时候,外面有人过来叫了黄芷。

听着庾雅雅的回答,唐淼像是被她感染,眼角也渐渐地弯了下来。

刚才黄芷离开时,后台的门就被打开了。一直望着这边的乐迷们,在看到后台打开,露出的乐手们后,都开始尖叫欢呼了起来。

更没有去过像这样有乐队演出的livehouse。

下一秒,后台的门被关上了。

“芷姐,有人找你。”

酒吧名叫归途,就在她家东边的那片高档商业区。十字路口,酒吧占据了半边,在她们去的时候,酒吧的门内门外气氛早已经火热起来。庾雅雅显然非常喜欢,两人下了出租车,没等她说什么,就拉着她进入了这片喧闹之中。

“你不要紧张呀~这里可好玩儿啦!”庾雅雅见她可能不适应这样的环境,笑着安抚了她一下,“就是刚进来有些吵,玩儿一会儿你就知道有多好玩儿了~这里可以听歌,可以喝酒,一会儿还可以去跳舞。你就该来这样的地方,音乐、酒精和舞蹈,都能让你迅速地忘记渣男!”

正在她出神的时候,有个人走到了她的面前。唐淼回头看向他,那人冲她一笑,道。

记得当时卖房子的中介说,贺啸是一个乐队的主唱。

白天的时候,庾雅雅和她约了晚上一起快乐。晚上庾雅雅上完最后一节课后,打车带着她来到了这家酒吧。

在她和庾雅雅来的这一段时间,台上的乐队已经换了一个了。上一个是摇滚重金属,前排的乐迷们都跟着发疯。而这一个则偏民谣,主唱唱着的时候,下面的乐迷们则安静地跟着一起唱。主唱还和乐迷们互动,气氛非常美好。

庾雅雅回答的时候,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虽然上了一天班,但是小姑娘在临出来之前还化了妆,非常的耀眼可爱。

而尽管认同庾雅雅的话,唐淼却也并没有喝酒。她不喝,庾雅雅也没有坚持,给她要了杯饮料。就这样,两个人坐在吧台,边看演出边愉快地闲聊。

没有了熟人,唐淼稍稍有些不自在,但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又被台上的乐队表演吸引了过去。

正如庾雅雅所说,进入酒吧之后,慢慢松懈下精神,沉浸在这个环境里之后,就会慢慢适应这个环境了。尤其她身边还有庾雅雅这个熟人在。

唐淼没有去过酒吧。

在和黄芷闲聊的功夫,时间也快到了八点。晚上的演出是八点开始的,后台外面的一楼,已经聚集了不少乐迷。

齐远问完,贺啸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

后台门在打开的时候,贺啸目送着黄芷离开。在黄芷离开后,他的目光也随之收了回来。目光收回的途中,贺啸视线微一停顿。

后台的门被关上,贺啸的视线一时倒没有收回来。齐远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看到熟人了?”

庾雅雅离开后,吧台上就只剩下了唐淼自己。

“来了。”黄芷听了那人的话,应了一声后,就离开了后台。

“你要喝点什么?”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