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5章(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

第5章(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

贺啸的这段表演和小男孩的不可同日而语,几乎在贺啸演完的同时,隔壁桌的几个就已经鼓起了掌喊起了安可。而这样的表演,也是值得付钱听的。小男孩起身后,几个人就主动给了钱。

小男孩过去收了钱,回来吃了面,最后和贺啸他们几个道了谢,然后就抱着吉他离开了。

小男孩离开后,刚才被渲染的火热的气氛重归平静,只有其他几桌的几个人还时不时地往贺啸这边看着。

乐队成立这么多年,对于观众的目光大家都已习惯。相比被别人看,齐远倒是更在意贺啸刚才唱的歌。

“新歌啊。”齐远在小男孩走后,就问了贺啸这么一句。

这歌别说在场的人没听过,他们几个乐队成员也都是第一次听。贺啸写歌一般都是差不多完成后,才会去录制de摸,然后放给他们几个人听,然后和弦演出。最近贺啸有说在写新歌,看样子是写出来了。

要说呼啸而过发展得这么有生命力,这也和贺啸旺盛的灵感有关,在齐远看来,贺啸就跟那泉眼一样,灵感层出不穷。而且每次的新歌,也像新出来的泉水清冽透着回甘。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我们明天白天听一下,排练排练,晚上去归途的时候表演一下呗。芷姐那边有说明天的演出希望我们上新歌来着。”齐远说。

归途是淮城最大的livehouse,老板娘黄芷以前也是搞乐队的,在乐队解散后,就创立了归途。淮城虽然是个不大的城市,但是乐队文化发展得十分不错,本地不少乐队在全国都小有名气,归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场乐队的演出,不少外地的乐迷都会专门赶来听歌。

黄芷以前的乐队搞得不错,只是后来随着乐队的发展,乐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问题,也就解散了。这是乐队的正常操作,像呼啸而过这种乐队能发展到现在不解散,这也和乐队的核心凝聚力有关。

齐远是负责乐队的演出计划的,他和黄芷的关系也一向不错。作为归途的老板,黄芷自然是希望比较热门的乐队的新歌能够在她的店里演出,这样也有利于吸引乐迷前来。

毕竟虽然是livehouse,但出发点还是有更多的客流量,能赚更多的钱。

对于这些事情,贺啸也从来是齐远说什么就是什么,齐远说完后,贺啸就答应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得嘞,那我马上跟芷姐说一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正在齐远拿着手机跟黄芷微信联系着的时候,刚才一直朝着这边看着的远处几桌的两个女孩最终从座位上起身,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女孩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打扮得时髦精致,在到了他们桌前后,其中一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就朝着贺啸笑着问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女孩一开口,桌上四个大男人都抬头看向了他们。

“贺啸,齐远,林烨,吉邦……”女孩目光落在四个人身上,依次叫出了他们的名字。在叫出他们的名字后,女孩眼睛里洋溢着惊喜,道:“真的是你们,我刚才听到贺啸唱歌了,还没敢认。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歌迷。”

在女孩热情地说着话的时候,齐远也已经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来,女孩说完,齐远笑起来,道:“是我们的歌迷听到阿啸唱歌还没敢认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女孩被这样调侃,神情稍微有那么一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笑嘻嘻地说:“那是因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追你们嘛。我们都是外地的,先前也只是在音乐节看过,隔着太远啦。这次是专门为了你们明天在归途的表演过来的。”

“真的啊?你们哪儿的?”吉邦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女孩说完,林烨笑了一下,道:“那是挺远的。”

“南城的那场音乐节是我第一次去,去了就粉上你们了。”女孩说。

女孩说着的功夫,低头看向了身边坐着的贺啸,她笑着道:“没想到近了看,你们看上去更帅了。”

呼啸而过乐队成立了六年,乐队的成员差不多都是二十二三岁的青年,当时音乐节上,四个人一出场,就收获了一大波尖叫。唱得好坏且不说,四个人的外形站在那里跟男团一样。

而相比男团,乐队自有一种无拘无束,离经叛道的气质,这种无形中释放出的荷尔蒙更让人着迷。

当时音乐节结束,女孩想去找他们几个签名,但几个人表演完就离开了。

“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们,真是幸运。”女孩笑着说。

在说完后,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道:“我能加一个你们的联系方式吗?这样你们有什么演出,我就可以随时追踪了。”

说着,女孩看向了贺啸,笑着叫了一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女孩这话说完,要加贺啸联系方式的意图就很明显了。虽说都是偶像和粉丝,但乐队文化和娱乐圈文化还不太一样。娱乐圈里,明星和粉丝之间断不会发生这种直接加联系方式的行为的。而乐队里,加粉丝联系方式的行为则很常见。

在女孩叫完贺啸的名字后,她又说了一句。

“我就住在归途旁边的希尔顿,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以找我们来玩儿。”

女孩说完,乐队几个人目光对接,眼中的神情稍微透出了些意味深长的意味。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就在其他三个人目光交流着的时候,贺啸和女孩说了这么一声。女孩听了贺啸的话,这才看了一眼贺啸身边。他确实没有放手机在身边,而至于有没有放在身上,他这样说了,女孩也不好再让他拿。

今天在大排档上唱的歌,在唱的时候,贺啸临时做了一些改动,比先前写的要好了许多。到了排练室后,贺啸重新将歌整合了一遍,等差不多把白天几个成员排练的曲谱都打出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齐远打趣完,贺啸抬眸看了他一眼。男人的眼神这样看过来,即使没什么情绪包含在里面,齐远还是在他看过来的时候,立马收起了自己的吊儿郎当。

但是贺啸从没有加过。

齐远说完,女孩笑嘻嘻地说:“什么呀,我也想加你的,只是刚好在贺啸身边,就先问了他。”

在贺啸收回目光后,齐远倒是看向了女孩她们桌所在的方向。就在他和贺啸说话的时候,女孩还给他发了条微信,提醒他把贺啸的微信推给他。

齐远问完,林烨和吉邦也一同好奇地看向了贺啸。被成员这样看着,贺啸道:“喜欢我喜欢的。”

乐队排练室距离贺啸家所在的小区不算远,一条街道过三个红绿灯路口就到了。贺啸打了辆车,几分钟后就送他回到了小区。

“那加一下你的可以吗?”女孩笑着问,“到时候你把贺啸的联系方式推给我,我加他。”

女孩这样说完,一直置身其外的齐远神情里带了些莫名,他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贺啸,后看向女孩道。

贺啸从车上下来,回了自己家所在的单元楼。

女孩扫了齐远的二维码,听了他的话后,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但是齐远他们还在看着她,女孩也没将失望表现得太明显,只笑着道。

几个人吃得差不多后,就近散开了。

其实自从乐队组建后,乐迷加微信的情况就不再少数,而像女孩这样要求加贺啸微信的,也更是不少。

像是呼啸而过这样的乐队,目前演出不缺,出场费也不上不下,倒是能维持乐队的日常开支。他们的乐队有自己单独的排练室,没有演出的晚上,贺啸大部分时间都会在排练室里写歌。

齐远他们三个打车回了家,贺啸上了出租车后,则报了乐队排练室的地址。

“话说回来,这女孩长得挺不错的,阿啸你都不喜欢啊?”

做完这些后,贺啸打开门回了家。

看来是十分喜欢贺啸。

不光如此,呼啸而过乐队的歌,也从来没有关于爱情方面的歌。

齐远说完,贺啸这才收回了目光。

齐远和贺啸从小就认识,两人一起长大的死党,齐远长到二十三岁,恋情一大堆,倒是贺啸,整日沉迷音乐,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合着你把我当你们友谊的桥梁啊。”

您可真会说废话。

而被贺啸委婉的拒绝,女孩倒也不气馁,她抬头看向齐远,齐远手里正拿着手机和黄芷聊着天。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

齐远:“……”

贺啸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手指从键盘上移开,起身离开了排练室。

一顿饭吃到了凌晨。

在她们离开后,齐远这才松了口气。他看向一旁的贺啸,打趣道:“要不要推阿啸的微信给她呢?”

这是一个简易的食品纸盒,就是普通甜品店里用来装甜品的那种盒子。盒子是白色的,没什么logo,倒是上面贴了一张便利贴,交代了它的来历。

“那好吧。”

然而妾有意郎无情,齐远是断不敢不经过贺啸的同意就把贺啸的微信推给她的。

便利贴上写了这么一行字,字迹如女人那般清秀。贺啸看着便利贴,眼中神情没什么变化,他抬手将盒子挂到了隔壁的门把手上。

【今天傍晚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这是我自己做的蛋挞,希望你不要嫌弃——唐淼】

“加吧加吧。”齐远说着,把自己的二维码给了她,但是同时提醒道:“不过我可不敢推阿啸的联系方式给你,这还要看他愿不愿意啊。”

贺啸看了一眼,将它拿了下来。

想到这里,齐远不由得想起,他作为“友谊的桥梁”给贺啸挡过的那无数朵桃花。齐远收回看向女孩的目光,落在了贺啸身上。

凌晨两点多的单元楼,黑暗中处处都透着寂静。贺啸从电梯上下来,电梯门关闭的声音吵醒了楼道的声控灯。声控灯亮起,贺啸走到了自家门口,在走到门前的时候,贺啸看到了挂在他家门把上的东西。

乐队没有娱乐圈明星那么多束缚,乐队成员和乐迷谈恋爱亦或是上床的事情也屡见不鲜。而女孩和贺啸说话时,意图也已经表现的很明显。

女孩和齐远加了微信后,又和几个人聊了一会儿天。一般乐队和乐迷之间的关系不算太疏离,齐远也是会搞气氛的,到后面,女孩和她朋友就拿着手机离开了。

只是贺啸对此一向没什么兴趣。

“绝对不推!”齐远保证道。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