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19章你就是想送唐老师)

第19章你就是想送唐老师)

呼啸而过几天的时间参加了五场音乐节, 还有几个外地livehouse的表演。音乐节的表演基本上是乐队专场,一唱唱几个小时,而livehouse的演出也因为乐迷的安可, 演出的时间也不短。

等忙完这一波, 乐队回到淮城。吉邦和林烨没什么事儿先回家休息了, 齐远和贺啸则被黄芷喊了去归途。

上次黄芷安排给齐远让贺啸写歌的那活儿的导演来了,说要见见俩人。那导演是黄芷的朋友, 就算不想见, 也该给黄芷个面子。

所以在和吉邦和林烨分别后,齐远和贺啸打车去了归途。

归途作为淮城本地最大的酒吧,即使没有乐队拼盘演出的晚上,客人也是不少。吧台卡座, 到处都是人,大家喝酒的聊天的,玩儿游戏的, 另外还有追星听歌的。

今天归途台上表演的是最近淮城小火的一个乐队,乐队的主唱并不是专业做音乐的, 搞乐队完全是爱好。而他的专业和乐队更是不搭界, 他是搞什么航空航天工程的,纯理科男。

但是乐队就是这么奇妙的一个存在, 有时候火起来不是看你唱功多牛, 乐器玩儿的多厉害, 更看的是一种精神和范儿。

像是这个乐队的主唱, 也没有皮衣也没有长发, 就剃着个平头, 穿着个白T,唱歌没什么技巧, 完全嘶吼呐喊,但就是有那么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和渲染力。

只要他在台上唱歌,台下多多少少都会被吸引过去。

两个人进酒吧的时候,刚好那主唱唱到高潮的地方,大家都在随着他摇头晃脑的蹦跶,倒是没注意到呼啸而过的这俩。

齐远寻思着趁着没人看到,抓紧上楼去黄芷的办公室见见那导演,好办完事回家睡觉。

就在他扶着扶栏往二楼走的时候,前面走着的贺啸,目光往一楼卡座那里扫了那么一眼。扫了那么一眼后,贺啸上楼的动作停下了。

齐远一头撞他后背上,撞得脑瓜子嗡嗡响,撞完之后,他抬头茫然看着贺啸,道:“咋了,干嘛停下了啊?”

贺啸站在楼梯中间的位置,目光望着一处一直没有收回。他看了一会儿后,转身朝着楼下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有个朋友。”贺啸说,“去打个招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王牌代表,在这一轮的游戏里,但凡有人被罚酒,那她也要跟着一起受罚。

在她扑克牌亮出来的时候,邱雨就说了她手里这张牌代表的含义。钱程看到之后,道:“重新抽吧,唐老师第一次玩儿。”

钱程说完,邱雨看向他道:“这里面除了我和你,都是第一次玩儿。抽了什么就是什么吧,重新抽就没第一轮有意思了。”

钱程原本想替唐淼打圆场,但是邱雨这样说了,他又不好再说什么。大家本来就是出来玩儿的,游戏嘛,就要随意一些,才玩儿得尽兴,要太认真太刻意,那游戏就没什么意思了。

在钱程打圆场被邱雨反驳回去后,一旁的一个男钢琴老师也道:“对嘛,我们也第一次玩儿,抽到什么就是什么吧。”

“是啊,而且唐老师喝的是果酒,度数不大,没什么问题。大家也不要非要玩儿到唐老师喝醉,大家浅尝辄止嘛。”

大家都在说话,唐淼则拿着手里的扑克牌看着,看了一会儿后,她笑了笑,道:“就这样吧。”

既然唐淼也这么说,那大家就都没什么异议了。

“好好,就这样,来来,我们先玩儿,从谁开始?”有个钢琴老师招呼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时候,大家也才看到了她手里的扑克牌。邱雨的扑克牌是7,抽到这个扑克牌,就要玩儿逢七必过的游戏。就是大家从1开始数,数到7或者7的倍数和带有7的数字都跳过去,要是有人喊了带7的数字或者7的倍数,那就要罚酒。

这个游戏还是比较简单的,大家平时也都玩儿过。先从邱雨开始,七个人轮着喊,一直喊到了80+,最后,还是钱程忘记了87里也有7,说了87出来。

他一喊出来,大家嗷嗷开心起来,又是拍桌子,又是摇响铃。钱程一边笑着,一边说着:“好好好,我喝我喝。”

说罢,钱程将手边的威士忌一口喝光了。

“老板大气!”旁边的钢琴老师为他的豪迈鼓掌喝彩。

正在大家都沉默着的时候,钱程的手机响了起来。

邱雨说完,唐淼看向她,淡淡笑了笑,然后,她拿了手边的果酒也喝完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钱程这样说完,一旁的几个钢琴老师不淡定了,他们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钱程,道:“哦?老板,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你就是想送唐老师回去,你才故意输这么多轮的。”

在钱程这个游戏开始之后,卡座上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闭着嘴巴,面面相觑,谁也不先开口。

钱程看着唐淼那样子,想着接下来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被罚酒了。他得保持清醒,一会儿的时候,他准备负责把唐淼送回去。

唐淼冲他笑了笑。在唐淼笑着的时候,邱雨道:“来,接下来是老板的。”

在钱程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大家都看向了他。钱程被这么多人看着,一时间也稳住了,没有去管电话。而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再结束了一通之后,又来了一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嗷,不错不错,唐老师也大气!”那钢琴老师雨露均沾地夸了唐淼一句。

而钱程喝完,唐淼自然也把手边的酒喝完了。

话是这么说,可钱程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抱歉,在他歉意地看着唐淼时,唐淼摆了摆手,冲他淡淡笑了一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钱程:“……”

钱程:“……”

钱程就坐在她身边,她的游戏结束了,自然轮到了钱程的游戏。钱程抽到的扑克是10,他只要说了神经病,那大家就不能说话了。

两次被罚都是因为他,钱程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了,道:“抱歉啊唐老师。”

最后,光这一轮罚酒,钱程自己就喝了4杯。

在他鼓掌喝彩的时候,邱雨笑着看向唐淼,道:“唐老师也要喝。”

但是就4杯来说的话,倒也还好,钱程喝完后,已经看向了准备喝酒的唐淼,保证道:“唐老师,是我对不起你,今天我就算醉倒在大马路上,我也一定要把你送回家去。”

喝完这一杯,下一个抽到5照相机的那一轮,有人酒吧的熟人跟他打招呼,一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他想不动都没办法。

听着聒噪的手机铃声,钱程先把手机拿了出来,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显示,钱程一下开了口。

“喝酒!”

唐淼在听了钱程的话后,自然是冲着他笑了笑。大家的玩笑话,她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拿了手边的酒杯,就要把第6杯果酒喝下去。

钱程说完,邱雨看向他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罚别人,唐老师也是要喝酒的。”

几个钢琴老师调侃完,钱程身旁的邱雨扫了他们一眼。而在那几个人说着的时候,钱程可能是酒劲上头了,只是靠在卡座靠背上,笑着看向了一旁的唐淼没有说话。

谁管是谁给他打的电话,只要是先开口说话,那势必要罚一杯的。钱程先是去接了他妈的电话,接完电话后,回来老老实实的把酒喝光了。

但是接下来的几轮,钱程还是被罚了两杯。一杯是小姜的三园游戏,在说起宇宙园包括什么的时候,钱程贫瘠的大脑将虫洞之类的说完之后,就再也没有的说了。

她明亮地看着他,嗓音有被果酒浸透的清甜与沙哑。

而唐淼则是在听到声音后,才反应过来的。酒杯里的酒只喝了一半,唐淼朝着身后回过了头去。她坐在卡座上,仰头望着身边站着的男人,她的眼睛不知道是醉的还是灯光映的,透着朦胧旖旎的光。

“在玩儿什么?”

正在她准备喝的时候,她的身边走过了一个人来。那人站在了她的旁边,扫了一眼卡座上的扑克牌,问了一句。

在那人没说话前,他那压迫性的身形和沉冷的气质,已经吸引了卡座上的人的注意。在看到他过来,卡座上的几个人震惊地看着他,甚至都说不出了话来。

“我妈。”

连着喝了两杯果酒,唐淼倒是并没有什么变化。一来果酒度数低,二来果酒酒劲上的慢。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