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17章回过头,朝阳落在)

第17章回过头,朝阳落在)

贺啸凌晨的时候接到了齐远的电话。

“老地方, 来吃饭!”齐远言简意赅,贺啸听了,将手机放到一旁, 从床上坐了起来。

在从唐淼家回来之后, 贺啸洗了个澡就睡了。这一周一直在各个城市奔波演出, 确实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

齐远和贺啸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贺啸坐在床上清醒了一下, 而后拿过衣服套上, 起身下了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远所说的老地方还是那一片大排档。

到了夏天,这一片像是淮城的不夜城一样,凌晨12点,白色的塑料餐桌餐椅上围聚了一群一群的人, 大家喝酒聊天,也不怎么吃饭。

这里虽然破败朴素,但也确实是放松的好去处。

贺啸到的时候, 齐远他们已经到了,正在聊着天。贺啸过去后, 齐远照例问了一句。

“想吃什么?我让老板去给你烤。”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贺啸说完, 齐远吃惊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下午他们从桐城回来,原本是要一起吃顿饭的。但是贺啸说要先回去睡觉, 饭也没吃就走了。原本想着凌晨他应该差不多睡够了, 齐远就叫了吉邦他们一起出来吃饭, 没想到贺啸竟然不吃。

贺啸坐在位置上, 后背靠着餐椅的靠背, 拿了瓶冰水仰头喝了一口。齐远看着他滚动着喉结喝了大半瓶, 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远说完, 贺啸放下手里的水瓶看了他一眼,道:“我吃过了。”

贺啸这么一说,齐远更是怔了一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贺啸看着齐远,对方打破砂锅问到底似的。好在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的功夫,有个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原本对视的两人注意力被声音吸引,抬头齐齐看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待看到说话的小男孩时,齐远笑了一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男孩也是认出了他们,在齐远笑着叫他小孩时,也已经笑了起来。

相比第一次碰到时的羞赧,小男孩现在看上去好像大方自信了许多。在齐远和贺啸看过去时,吉邦和林烨也看向了他。

吉邦看着小孩,笑着道:“多少钱一首?”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男孩说完,几个人看了一眼贺啸,一齐笑了一下。贺啸也看向了小男孩,道:“唱吧。”

听到贺啸的话,小男孩应声点头,然后就那么抱着那把吉他唱了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上次唱的时候,顶多KTV八十分的水平,现在已经基本上到九十了。显然为了表演,他也是好好练过的。

唱完之后,不光齐远他们,隔壁桌的几个人也给他鼓了鼓掌。小男孩冲着齐远他们笑着,齐远说:“不要钱可以,要不要面条?”

齐远说完,小男孩也没客气,道:“要。”

“哈哈哈。”齐远哈哈笑了一声,起身去找老板下面条了。在齐远走后,小男孩拉了把椅子坐在了他们的桌前。

他还是更亲近贺啸。其实单看贺啸,他像是更不好亲近的那个。而实际上,他的心肠是最柔软的。

而且唱歌也好听。

坐下之后,小男孩把吉他拿了下来,递给了贺啸,道:“哥哥,你要不要唱?”

小男孩说完的功夫,齐远也已经要了面条回来了,听了小男孩的话,齐远笑着坐在旁边,揶揄道:“好啊,原来免费唱歌给我们听就是想找阿啸让他唱歌的。”

上次就是贺啸帮忙,给小男孩唱了一首歌,才让他那天晚上有了收入。

齐远打趣完,小男孩倒急了,连忙道:“不是的。”

但是说完后,又觉得不对,后腼腆道:“是我想听。”

小男孩说话实实在在的,几个人又被他逗笑。在几个人笑着的时候,贺啸拿过了小男孩手里的吉他。

待贺啸把吉他拿过去,几个人的笑声也轻了下来,小男孩则端坐正身体,一脸崇拜的看向了身边的贺啸。

贺啸拿了吉他,就把它抱在了怀里。

这是一把有些年岁的旧吉他,上面带着些斑驳的痕迹,贺啸抱着这把吉他,他的身后是大排档的光照不到的黑夜。

他就像是一幅画,定格在了这嘈乱又安寂的地方。

贺啸的手指握着弦,他的长睫伴随着手指落弦的动作也垂落了下来。手指因为握弦而屈起,漂亮的骨节也伴随着这个动作凸起来了一些。

贺啸抱着吉他,有那么半晌没有动。

一旁小男孩安静地等待着,等待了一会儿后,他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看贺啸。而后,他又回头看了一下齐远。齐远笑着摸了一下他的头,示意他等待一下。被齐远这样安抚下来,小男孩重新回过头去,在回过头的时候,贺啸的手指划过了琴弦。

这是一段非常朦胧的曲调。

吉他的声音在木箱里回响,明明是那么干脆的弦音,却像是割破在了浓雾里。雾气缠绕着弦,弦伴随着声音震颤,曲调从模糊不清的雾中飘出,像是被撕扯牵拉,最后却又能清晰地落在你的耳边。

贺啸只弹了一小段,顶多也就是个前奏。弹奏完,贺啸收了手,把吉他递给了小男孩。

贺啸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淡中透着些别人看不透的平静,吉邦在看到他这个眼神后,放弃了抵抗。

“吃吧!”

吉邦最近刚找了个女朋友,两人的事后消遣就是吉邦给他女朋友读情诗。

他们这一周的音乐节演出,也去了纪录片所要记录的几个城市。在演出间隙,贺啸去了几个地方,也在路上记录了一些灵感碎片。

一顿饭吃到了凌晨四点。

一段时间不来,排练室一如既往,贺啸去冰箱里拿了瓶水后,去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

“好~”小姜说完的功夫,唐淼已经笑着应了一声,她转头看向会客区。在她和小姜说话的时候,会客区沙发上坐着的学生和家长也已经站了起来。

凌晨四点,窗户对面的金融中心,大厦的LED屏都已经暗了下来。在这个时间点,这座城市才算真正的安静了下来。

“好啦,我情诗读多了。”

贺啸看了一会儿漆黑的窗外,而后收回目光拿起了笔。

刚好这时面条也被老板端了上来,小男孩抱了吉他点了点头,齐远在一旁拍了拍他的小脑瓜,道。

吉邦:“……”

在看向窗外时,贺啸看到了一个身影。

看到那个身影,贺啸眸光一动。

小男孩还在回想着刚才那段吉他曲,他听不出太深入的细节和感觉,只觉得很好听。贺啸没有唱歌,但听他弹这么一段吉他也非常满足了。

吉邦说完,齐远哈哈笑着搂住他脖子捏了捏他的脸,几个人很快又大笑了起来。

在两个人这样说着的时候,吉邦还有些嘴硬,他看向贺啸,道:“哎,阿啸,那你说你这旋律是不是照着情歌写的?”

“就这么一段旋律你就能听出是情歌来?你谈恋爱谈傻了吧?”

“他最近可能情诗读多了。”林烨道。

齐远交代的纪录片推广曲,要的时间倒是不急。但是贺啸一般是写完一首歌在写另外的,所以这首歌有灵感的话,会尽快把它写出来。

不过晚上热闹的周边,现在倒是挺安静的,像是宿醉后起不来的清晨。贺啸洗过脸后,重新回到排练室,坐在了窗前。

齐远说完,一旁的吉邦道:“那不是纪录片的吗?我怎么听着这旋律有点像情歌啊?”

唐淼在推门进入琴行的时候,前台小姜就连忙招呼了她一声。

贺啸看着桌面上乱七八糟的纸张,回过头,朝阳落在了他的脸上。

吉邦说完,餐桌上三个人的视线都投到了他的身上。

因为下午睡过了,贺啸也不算太累,在和几个人分开后,贺啸去了排练室。

小男孩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在小男孩进了小院后,齐远看向贺啸,道:“这旋律,是芷姐安排的那首纪录片推广曲的?”

贺啸平静地看着他,没说话。

“你们好。我叫唐淼。”

前段时间,齐远受黄芷所托,给贺啸派了个给纪录片写推广曲的活儿。

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唐老师,这边有学生和家长要上试听课。”

吉邦:“……”

看到站起来的学生和家长,唐淼眼神里微微惊奇了一下,而后,她和对方礼貌一点头,道。

但是一首歌是需要很多的灵感碎片的。

而且灵感碎片的整合也并不是那么简单。贺啸这边手上的曲调写到了中间的位置结束,排练室里的琴音才随着笔尖的收尾而停止。

适应了一会儿后,贺啸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夏天即使是朝阳,光芒也是有些刺眼的。日光落在贺啸的眼睛上,他茶色的瞳仁瞳孔微缩,而后他身体后靠,离开了被照射到的地方。

身影纤细单薄,落入在朝阳中,在地上拉开了一条很长很薄的影子。

在看向吉邦后,首先说话的是齐远。

在身体隐入墙影之中后,贺啸望着前面落在桌面上的阳光,眼睛才稍稍适应了一些。

天亮了。

在坐下的同时,贺啸下意识间,又看向了窗外。

“不唱了。”贺啸说。

小男孩吃过面条后,抹了抹嘴跟他们道了声谢。时候也不早了,小男孩也没再继续在这儿卖唱。好在他家就在大排档后面的住着,挺近的。几个人坐在餐桌前,看着小男孩背着吉他进了一个小院儿。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