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18章一抽就抽到了王牌)

第18章一抽就抽到了王牌)

邱雨站在唐淼钢琴教室的门口, 她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只低垂着眼妆精致的眼睛,望着坐在琴凳上的唐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说完, 邱雨道:“那帮我上一下吧, 我晚上有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这样说完, 邱雨站在门口,低眸看着她, 沉默了一会儿。沉默过后, 邱雨道:“我也不是非常愿意找你帮忙。但是现在琴行,其他老师晚上都有课,就只有你没课,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的。”

邱雨说完, 唐淼道:“你可以请假。”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如果钢琴老师晚上确实有事情,除了找其他钢琴老师代课以外,还可以找学生家长请假。和学生家长沟通好, 今天晚上不上课,一般学生家长也只是抱怨个几句, 也不会影响什么。

在唐淼这样说完后, 邱雨看着她,冷笑了一声。

庾雅雅看到她的冷笑, 当即脸色也不太好看了, 她对邱雨道:“邱老师, 找老师帮忙代课, 本来就是帮的情分。唐老师愿不愿意帮你代, 是黄老师的事, 你不能逼迫人吧。”

说到这里,庾雅雅继续道:“而且上次唐老师帮你代课, 脚踝都崴了,肿了好几天呢,你连句抱歉都没说。”

庾雅雅说完,邱雨目光看向了她,她望着钢琴教室里的两个人,道:“唐老师当时崴脚,也不是我给她崴的啊。再说了,那天的课时费我也都一分不少的打给她了。怎么,唐老师您是觉得我应该再给您打点医药费吗?”

邱雨说完,庾雅雅气得就要起来跟她理论,在庾雅雅起来的时候,邱雨收回目光,道:“不想帮就算了。”

说罢,邱雨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哇!真是气死我了……”庾雅雅被邱雨的态度和话都气得有些上头,旁边唐淼拉住她,道:“算了。”

“什么算了。我就跟你说不能答应帮她代课,你看她现在是不是得寸进尺了。”庾雅雅气呼呼地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以后不要给她代课!”庾雅雅命令。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听了唐淼的话,庾雅雅这才气得轻了一些,骂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拒绝了帮邱雨代课。

而那天晚上,邱雨并没有离开琴行,而是自己上完了晚上所有的课,没有找学生家长请假。

她可能晚上确实有事,但是事情没重要到让她找家长接受埋怨请假的地步。

后来,邱雨也没再找唐淼代过课了。

只是这次以后,邱雨和唐淼的关系比着以前变得更差了些。

以前邱雨也并不喜欢唐淼,但是两人是一个琴行的同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碰到邱雨还会给她个眼神。

自那次之后,邱雨连眼神都不给她了。

唐淼并没有受什么影响。

她的性格虽然温和,心思也细腻,但是对于她不想放在心上的人或者事情上,她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在乎。

就这样,大家相安无事的继续共事着。

唐淼所工作的这家琴行,名叫博雅琴行。琴行不大,但开了一段时间,生源也算是比较稳定的琴行了。

琴行的老板是钱程,今年也并没有多大的年纪,跟琴行里的老师们年龄差不多。像钱程这样的老板,本身就是学音乐出身,比较爱玩儿,即使做了老板,也比平常的老板要开放得许多。

琴行到了暑假后,钢琴老师们就接了更多的学生,上了更多的课,压得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于是在一天下午,钱程直接给琴行的老师们放了假。

下午一行人先去淮城的湿地公园的别墅里烤串野炊团建,等到吃饱喝足以后,晚上钱程出钱,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归途。

钱程算是归途的常客了。平时会带着老师朋友来,也会自己来。像是他虽然是琴行老板,但多少也跟乐圈沾点边,所以一来二去的,和归途的老板黄芷也算挺熟了。

这天晚上,一行人刚到酒吧,就碰到了黄芷。钱程过去和黄芷抱了一下,叫了声:“芷姐。”

“怎么,来团建啊?”黄芷也算是认识琴行里的一些钢琴老师的。

在这样说完后,大家都纷纷和她打了招呼,唐淼也随着叫了一声“芷姐”

今天来归途的一共有七个人,除了老板钱程外,还有四个钢琴老师和前台小姜。庾雅雅今天因为要给爷爷过生日,所以没过来,唐淼就随着关系还可以的小姜坐在了一起。

小姜是个和庾雅雅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也喜欢各种乐队文化,在和黄芷打了招呼后,小姜就迫不及待地问黄芷道。

“芷姐芷姐,今天有没有呼啸而过的演出啊!?”

酒吧除了每隔一段时间的拼盘演出外,另外每天也会有小型的乐队演出。不过来的乐队不固定,但大部分都是淮城本地的乐队。

小姜这样问完,黄芷佯装震惊道:“你以为芷姐多有钱,天天请呼啸而过啊。”

伴随着夏季音乐节的增多,还有短视频的崛起,另外有新歌的加持,呼啸而过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名气大了,邀约也多,现在也是全国演出到处跑。

“谁不知道您和呼啸而过关系好啊,没有友情价啊?”小姜笑嘻嘻地和黄芷打趣。

黄芷离开后,琴行的人也开始了。

而在大家依次说着自己扑克牌面的时候,邱雨看向唐淼,笑着道:“唐老师,你的牌面是什么?”

说完后,邱雨看着唐淼道:“唐老师真是好手气,一抽就抽到了王牌。”

“那么接下来,但凡有人罚酒,唐老师也要随着一起喝酒了。”

“这样干坐着也没意思,玩儿个游戏吧。”

在这两个老师说完后,大家哈哈笑了起来。邱雨望着坐在对面,正端着酒杯小口喝着的唐淼,看了一眼后,她收回目光对身边的钱程道。

“哈哈哈,我是8,厕所卡,也就是说,只要有这张卡,我要不去厕所,你们谁都不能去厕所。去就先喝一杯。哈哈哈。”

他们一共是七个人,一共发了七张牌。在接到邱雨发过来的牌后,大家都将牌翻转过来看了一眼。

整体来说,王牌游戏更像是个喝酒游戏。

酒吧里酒桌上的游戏还是非常多的。

拿出扑克牌,邱雨随手洗了一遍牌,同时问道:“你们玩儿过王牌么?”

说话间,邱雨将手上的牌发了下去。

邱雨问完,唐淼看了她一眼,在她看过去的时候,其他几个人也全都看向了唐淼。在大家的注视中,唐淼亮出了她的扑克牌。

“贺啸,齐远,两个人来找我谈事情的。”黄芷笑着说。前段时间她给齐远安排了一活儿,要贺啸给个纪录片写推广曲。今天那纪录片的导演过来了,想跟他们见一面,所以就约在了归途。

“一定一定。”小姜道。

讲完后,邱雨问道:“明白了吗?”

被小姜这么一说,黄芷也随着她笑了起来,道:“过几天吧,到时候再来玩儿啊。”

在黄芷这样说完后,一旁不动声色的唐淼也抬头看了过去。

邱雨说完,旁边钱程笑了一下。钱程显然是玩儿过的,而钱程笑完之后,另外几个人都摇了摇头,小姜道:“邱老师,你说一下玩儿得规则吧。”

“好。”邱雨应了一声,拿着牌一边洗着一边讲了一下规则。

唐淼也点了杯果酒。

“我抽到了5,照相机,只要我说木头人,你们就不能动了。谁动谁喝酒。”

在酒吧里,有音乐,有氛围,有酒精,最适合放松心情了。而且大家都认识,好几个人在一起也能互相照料,就算喝点酒也没什么的。

她上次来归途的时候,只喝了一些饮料,有个男人给她点了酒,她还没喝,就被贺啸给泼掉了。而知道贺啸为什么泼掉她的酒后,唐淼也更是不太敢在外面喝酒了。

大家各自说着各自的牌面,一旁小姜也看了她的牌面,是3,代表逛三园。三园代表公园,动物园,植物园,所有有范围的“园”,只要她说了“我今天去了XX园,XX园里有什么”大家说出XX园的范围里有的东西就行,说不出或者说重复就喝酒。

邱雨说完,其他几个人道:“差不多了,如果不记得的话,到时候你提醒就好了嘛。”

黄芷随着笑了一声,道:“行了,你们玩儿吧,我先去忙了。”

今天虽然没有拼盘演出,但归途的生意一向不错的。黄芷这边照料完了琴行的几个人后,就去忙其他事情了。

黄芷说了这么一句,刚安分下去的小姜又兴奋了:“嗷,谁啊谁啊谁来?”

“2.”邱雨看着扑克牌,说了这么一句。

小姜这样说完后,黄芷道:“不过今天虽然没有他们的演出,但乐队的人倒是会来。”

那老师说完,邱雨笑了笑,道:“那我发牌了。”

大家围坐在卡座一圈,姿态放松,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天。虽然大家是为了放松来酒吧的,但是聊天的内容绕来绕去,最后又还是绕到了钢琴上。

像是来酒吧这种地方,主要也是为了喝酒放松的。连续上了那么一段时间的课,老师们也都精神紧张,疲惫不堪了。

看着小姜发疯一样的样子,黄芷见多了这样的小姑娘,只觉得可爱。她看着小姜,笑着打趣道:“见贺啸这么高兴啊?你是乐迷啊还是颜值粉啊?”

“就是啊!”另外一个老师道。

看到自己的牌,有个钢琴老师道:“哎,我是A,A是要自罚一杯是不是?”

被这样打趣着,小姜连忙点头:“都是都是。”

邱雨既然提了这个提议,那自然确实有想玩儿的游戏的。酒吧的酒桌上也都有扑克牌,在那钢琴老师说完后,邱雨就拿了一副扑克牌出来。

“我们出来玩儿还谈什么工作?”一个钢琴老师道。

不过今天大家是一起出来的,有人照应着,稍微喝一点也没有关系。

“我是10,神经病,我说了神经病之后,谁要跟我说话,那谁就喝酒。”

大家都是年轻人,干坐着聊天也没意思,听了邱雨的话后,大家立马兴奋了起来。有个男钢琴老师道:“好啊好啊,哎,邱老师,你玩儿得比较多,推荐个游戏呗。”

贺啸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在外地演出的,今天回淮城了吗?

所谓的“王牌”,就是同桌的几个人从一副扑克牌里轮流抽一张。而扑克牌从A到K都代表了不同的意思。而每一张扑克牌的意思,邱雨也一一讲明白了。

而黄芷这样说完后,小姜更为兴奋了,道:“啊啊啊啊贺啸!”

唐淼酒量不好不差,喝几杯果酒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绕到钢琴上,也就聊到了学生和课程上。聊了那么一会儿后,大家像是反应过来。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