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35章你看看唐淼)

第35章你看看唐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旁齐远听了吉邦的话,一巴掌拍他脑袋上,道:“什么工具人?唐小姐这么说代表她信任我们。”

说完后, 齐远斟酌了一下措辞, 道:“信任阿啸。”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这是爱屋及乌, 信任阿啸所以信任我们。”齐远笑着说。

在说完后,齐远继续对唐淼道:“不过你这个决定很好。音乐节跟着我们可就跟对了。你今天来的时候就应该联系一下我们的, 这样不用排队我们可以直接领你进去。而且你还可以在后台休息, 等开始的时候,直接从后台往前排一站就行了。”

对于乐迷来说,有相熟的乐队可就太方便了。在音乐节上,乐队和乐迷们进入音乐节的通道都不一样。乐队的成员都是直接进去, 除此之外,他们在后台可以休息。等开场的时候,直接上台, 他们也可以在台下最佳观赏位看音乐节的表演。

“这样啊。”唐淼听了齐远的话,点了点头。

“后面的音乐节你就可以这样了。”林烨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道着谢的时候, 齐远问了一句:“哎, 你音乐节的票买了吗?要是买了话就退掉,音乐节的票到时候我们直接问主办方要就行了。”

齐远这么说完, 唐淼倒是没同意, 她摇摇头道:“票就算了, 还是要买票支持你们的。”

“其实无所谓。你买了票, 票钱也到不了我们手里。”唐淼说完后, 吉邦这么说了一句。

音乐节乐队的演出, 都是提前跟乐队算好出场费的。音乐节开始前商议演出价格,演出结束后直接打钱。至于中间票卖得好或者不好, 跟乐队没什么关系,乐队的演出费都是一锤子买卖。

不过像是今天这种加演或者另外按照主办方签名的情况,虽然合同里没写,但后面打钱的时候,主办方一般会酌情多给一些。

像呼啸而过这样的乐队,现在的演出费一般也不算便宜了。整体来说,他们乐队即使靠着演出,也足够能养活乐队的开支。

尤其贺啸写歌,在平台上也会有另外的一些收益。

四个人的乐队里,每个人分工不一样,贺啸写歌,齐远公关,两人工作量要大一些。但四个人的收益分配一直是平分的,大家对于乐队更注重整体感,对钱财上倒是没有那么看重。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一直没签约经纪公司。

虽然票钱到不了乐队手里,但唐淼还是没打算让他们问主办方要票。既然听他们唱歌,自然还是要付出金钱的。这是一种交换,唐淼不想白白听歌。对她来说,只要能在接下来的两场音乐节跟着他们就已经很好了。

这么一番交流下来,唐淼和呼啸而过几个人的关系也稍微亲近了一些。几个人虽然年轻,但是精神世界却很成熟。齐远自是不必说,林烨也是十分稳重,而吉邦虽然年龄小,说话有时候不过嘴,但也有种率真的可爱。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夏日的夜晚,在这样的大排档前,和几个年轻的乐手聊着乐队和音乐节,总感觉他们的思想也能带着她的思想肆意飞扬了起来。

吃了一会儿后,唐淼看着几个人的酒瓶,最终也是没忍住,拿了一瓶啤酒过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远在唐淼拿了一瓶酒过去后,就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而他这么一说,旁边林烨和吉邦也看了过来。

唐淼拿了酒起子把酒瓶打开,冰镇的啤酒凉气透过掌心直通到心底,让夏夜都变得清爽了起来。

“我看你们喝得挺好的,想尝尝。”唐淼说。

唐淼一开始没打算喝酒。一来她和大家不太熟悉,喝酒不太好。二来,她对酒精也没有到什么非喝不可的痴迷程度。

而现在,和几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唐淼觉得几个人性格真的挺好的,应该不会介意她也跟着他们一起喝酒。另外,在这样的夏夜,在这样的树下,身边有这么几个朋友,确实和冰镇啤酒很配。

唐淼是一个女生。其他几个人并没有打算让她喝酒,但是她主动要喝,他们也不能拦着。而且她虽然在外面,他们四个都在这儿呢,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听了唐淼的话,齐远笑了一下,道:“想喝就喝,还挺好喝的。喝完我们给你送回去。”

齐远说完,唐淼笑了一下。她把玻璃杯的果粒橙喝完,直接就将啤酒倒进了玻璃杯里。到进去后,啤酒花沿着玻璃杯稍稍溢出来一些,唐淼停止倒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唐淼确实不太喝酒。不过她不是不能喝酒,相反,她的酒量还算不错。以前在南城的时候,偶尔疲惫了,她也会弄些啤酒喝一喝,这样更好休息入睡。

她喝过不少种啤酒,市面上的基本上都尝过,对于啤酒也算是有一定的品鉴能力了。而在喝了这个啤酒后,唐淼眉心微微一扬。

“好喝对么?”齐远看到她的表情,笑着问道。

“嗯。”唐淼点了点头,“确实不错。”

这个啤酒酒味不是很重,有很香的麦芽的香气,另外口感也很顺滑,顺着喉咙滑到底,一股冰凉注入身体,非常凉爽好喝。

唐淼在和齐远说完后,就又喝了一口,这一口,喝下去了小半杯。

而在她喝着的时候,旁边吃着东西的贺啸看了她一眼。察觉到他的视线,唐淼看向他。贺啸看着她的眼神依然平静,只在她看过来时,往她手里的酒杯上落了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贺啸这么一提醒,唐淼冲他就是一笑。她上次因为喝醉了,在贺啸家留过宿。但是今天不会,他们就住一家酒店,房卡不是钥匙,丢了也可以找前台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酒量还可以。”唐淼对贺啸说。

上次她喝醉了,是因为被邱雨算计,玩儿游戏陪着喝了七八杯,才醉了的。这次是自己喝,可以控制喝多喝少,她是不会让自己喝醉的。

听了唐淼的话,贺啸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不知道是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她,反正最后就收回目光继续吃他的东西了。

唐淼确实没有喝多。

这个啤酒配着夜宵确实非常好,但唐淼也只喝了一瓶半就没有再喝了。她酒量差不多是三瓶啤酒,一瓶半能让她丝毫不被酒精麻痹。

她少喝一点倒也不是怕喝多了难受。而是不想自己喝醉,到时候还得麻烦他们四个。

几个人坐在树下的大排档里,这样吃吃喝喝,伴随着酒精的到位,唐淼的精神也舒展了许多。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几个人差不多吃好,然后一块上了回酒店的车。

司机拉着几个人把他们送回了酒店。

车子照例停在了酒店门口,几个人从车上下来,夜晚的风伴随着潮湿的植被的气息铺面而来。齐远从副驾驶上下来,在地面上蹦了两下,他今天喝了不少啤酒,现在是有些醉意的。

但虽然有些醉了,齐远依然滴水不漏。他蹦完后,看向后面车门拉开走下来的贺啸,对他道:“你送唐小姐回房间吧。”

唐淼是跟着贺啸身后下来的,听了齐远的话,唐淼连忙摆手道:“不用,我没什么事儿。”

唐淼站在那里,神色和眼神都挺清明的,确实没有醉的迹象。不过没醉归没醉,现在这个点,即使是酒店,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

唐淼这样说完,贺啸道:“走吧。”

唐淼原本是拒绝了齐远的提议的,然而贺啸显然并不在意她的提议。她当时在大排档说来追他们的演出,因为认识贺啸,所以安全方便。而现在,就算到了酒店,贺啸自然也是得把她送到房间门口,保证她绝对的安全的。

想到这里,唐淼看了一眼面前的贺啸。她没再拒绝,点了点头说。

“好。”

收拾得很干净,装饰得很华丽。电梯里有屏幕放着酒店的宣传图片,另外头顶是亮的,倒映着电梯里两个人的身影。

这种感觉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也并不是现在才有。而是在和齐远他们一起吃饭,聊过了那个话题后,唐淼看着身边的贺啸,一点点冒出来。

唐淼双睫一颤。

就在房卡解开门锁的时候,唐淼的手放在门把上,对贺啸说了一声。

拿了房卡后,唐淼低头将房卡放在了刷卡区。

还是在签名会的时候,齐远他们问她为什么来音乐节,她说她手指有些不舒服,刚好请假了几天就过来了。

他还记住了。

后面还有两个音乐节,她就不跟着他们一起了,不然还得麻烦他们。

唐淼跟在贺啸身后踩着他走过的位置走着,走了一会儿后,走廊里有了贺啸的声音。

乐迷们尽管有天大的本事,查到乐队的人住在哪个酒店,但是要真查到他们住哪个房间,那就有些太变态了,也违法。

她这样做实际上有些自私,像是绑架了贺啸的善良一样。

“住哪间?”

在他问她话的时候,贺啸也回头看向了她。只是他这个动作很随意,像是出于礼貌,在询问别人问题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

唐淼说完,贺啸垂眸看向了她。

当时那个话题聊得很快,在她说完后,乐队的几个人都没注意,笑笑就过去了。贺啸也只是在他们聊着的时候,一直在签名,甚至都没有加入话题。

唐淼和贺啸他们不是住在同一楼层。

到了房间门口,贺啸自动停在了房间门口一旁的位置,看向了唐淼。唐淼在他看过来后,从包里拿了房卡。

贺啸说完,唐淼抬头看向了他。

她的这个行为,让她成为了他的责任。而且这个责任还不是他想要的,是她自己追过来的。

男人的声音在空旷的长廊响起,他的嗓音本就清澈,不过今天晚上演出了一晚上,在回来的时候,说话有些低哑。而刚才吃过饭,喝了那么多水,也已经慢慢恢复了。只是说话的时候,语调依然低低的,像是不想打扰到别人,也像是不太想用到嗓子。

他原本就是疲倦的,而她这个“麻烦”却又跟着他来了。

而她追到这里,见了贺啸后,她也确实安稳踏实了。

电梯门一开,贺啸起身走了出去。看到贺啸的动作,唐淼也随着他一起下了电梯,走进了酒店的走廊。

酒店的电梯还是很大的。

等到几个人回了酒店,齐远让贺啸送她回房间,这种绑架别人善良的负罪感,一下就放大了开来。

在唐淼看过来后,他茶色的瞳仁倒映着她的身影,他的眸光依然平静,像是月夜下的海。

“我明天不跟你们一起浦城了,我直接回淮城吧,这样就……”

电梯在送了他们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后,没过一会儿,就关上电梯门,然后下行离开了。电梯的声音伴随着下行的楼层渐渐变小变没有,长长的走廊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她对贺啸有雏鸟情结。

贺啸未必喜欢,他也没必要去接受她对他的这个雏鸟情结。

她来了以后,他甚至连吃完饭后直接回房间休息都做不到,还要先送她回来,确保她在他所在的地方的安全。

但是他听去了。

“嘀”得一声,房间的门锁在房卡的刷动下应声解开了。

在家里的时候,两人也会在电梯里碰到。然后两人一起乘电梯,再然后两人下电梯,在门口道别,各自回家。

“对不起。”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贺啸只是把她送到她房间的门口,送下后,他就走了,并不住在她的隔壁。

“3816.”唐淼说

唐淼决定自己把自己这个麻烦解决掉。她本来也是想出来追音乐节的,今天追了这么一场,也算是圆梦了。而且也见到了贺啸,还一起吃了饭,也差不多了。

3816在走廊的最边角,唐淼这样说完后,贺啸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号,没再说什么,继续朝着前面走了。

同时,她也并不觉得说句抱歉就能解决什么。在她和贺啸目光对视到一起后,她冲着贺啸笑了一下。

“都肿了。”

在他看过来时,唐淼也抬头看向了他。两人的目光对上,唐淼冲着他淡淡一笑。

唐淼这样自顾自地说着她的安排,在她说着的时候,贺啸只是平静地看着她,没等她说完,贺啸问。

唐淼觉得自己是应该跟贺啸道这个歉的。

就如他们今晚在大排档时,唐淼和齐远他们说,她就是追着他们来的,而追着他们来是因为乐队里有贺啸,这样会方便安全一些。

这个时间,住酒店的人差不多也都该睡了。走廊两侧的酒店房间门各自关闭着,上面的“请勿打扰”的提示灯也都亮着。长长的走廊似乎一眼望不到头,地面上铺着华丽厚重的地毯,走在上面都没有什么声音。

而现在,他都不在淮城了,他来到别的城市演出,晚上演出一个多小时,嗓子都是哑的,吃个饭都得演出之后,还不能喝酒放松,只能喝水。

唐淼站在电梯的里侧,看着前面站着的贺啸,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像是两人回到了家里。

她只是他的邻居。从贺啸的角度,两人在淮城,他看她是刚来到淮城,有什么困难就出手帮一帮,算是举手之劳。

“你看看。”唐淼轻轻地说。

“手指怎么样了?”

她仰头看着贺啸。看了一会儿后,她又低下了头去,看了一眼脚尖。看了一眼脚尖后,唐淼抬起头来,同时抬起了自己的手,放在了贺啸的眼前。

在贺啸朝着前面走后,唐淼也低着头,跟着他一块往前走了。

唐淼仰头望着面前的贺啸,他也依然看着她,他的眼睛真的非常漂亮,在酒店的灯光下,清澈璀璨,唐淼能从中看到她的倒影。

她的胸口伴随着他说的话,像是一下炸开了一朵花儿,血液蔓延到了她的全身,情绪也一瞬间放大。

唐淼站在电梯里,望着贺啸的背影微微出神。正在她走神的时候,电梯到了她房间所在的楼层停下后开了门。

她太主观了。

所以当时唐淼知道了贺啸他们住这家酒店后,就在酒店订了一间最好的套房。她的套房在酒店的上层,唐淼和贺啸跟齐远他们一起乘的电梯。电梯到了乐队住的酒店楼层后,齐远他们三个人先下去了,剩下唐淼和贺啸继续同乘电梯。

唐淼觉得很抱歉。

没过多久,两人走到了房间号为3816的房间门口。

但是贺啸呢?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