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不露声色 > 第36章(结尾加了两千字我不能)

第36章(结尾加了两千字我不能)

唐淼给贺啸看了一下手指。

她的手指自今天开始就没有再摸过琴键了, 休息一天,另外中午热敷了一下,其实是比昨天的情况好了一些的。但是如果仔细看, 还是能看得出, 食指比旁边的手指要粗一些, 确实是肿着的。

贺啸在唐淼将手指递过来时,就垂眸看了过去。女人的手指很纤细, 和她的人一样, 纤细白皙。白皙细腻的皮肤有些透明,能看到青色的血管缠绕在皮肤下纤细分明的骨节上。

食指的位置是肿起来的,但却也不显笨重,依然漂亮。

贺啸看了一眼, 抬手捏住了她的食指。触手的手感细腻温热,贺啸轻捏了一下,唐淼轻轻蹙了蹙眉头。

“疼?”贺啸看着她蹙起的眉头问。

男人的指腹带着些凉意, 指腹的指纹伴随着他捏动的动作,有些粗糙的拓印在了她的指背皮肤上, 像是捏住了她的血管。

贺啸问完, 唐淼看向他,说:“不疼。”

贺啸松开了手。

贺啸手松开, 那种捏住手指血管的感觉还在, 另外也还残留了些他指腹的温度。唐淼把手垂下, 放在背后, 拇指无意识地搓了搓食指。

“看过医生了么?”贺啸问。

贺啸问完, 唐淼“啊”了一声, 抬头看向他,点头道:“看过了。”

说罢, 唐淼继续道:“拍过片子了,也做过其他检查了,医生说是疲劳过度,没什么要紧的,休息几天就好。”

她的手指确实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伤。但是当时贺啸突然问出来,唐淼鬼使神差地就把手指递了过去。现在回想一下,她刚才的语气好像是在和贺啸撒娇一样。

这种情况的出现不算正常。

主要唐淼确实因为雏鸟情节,在追来贺啸身边后,内心煎熬挣扎着要不要不给贺啸惹麻烦时,贺啸突然关心了她这么一句,她就像是抓着了个什么东西,顺着就爬上去了。

一爬好像爬过头了。

正常的话,他询问一下她手指怎么样,她只需要跟他说“不打紧”“看过医生”“休息休息”就可以了。

都肿了是怎么回事。

唐淼后知后觉,脸上起了一层燥。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事儿,还是因为别的,脸上起了一层燥后,她身上也觉得燥了起来。

唐淼三言两语交代了她手指的情况,交代完后,就没再说话了。房间门口,两人就这样站立着,一时间谁都没有动作。

“就只休息?”

在两人沉默间,贺啸问了这么一句。

贺啸问完,低着头的唐淼又抬起了头来。她对上贺啸的视线,贺啸的目光依然是平静的,唐淼看了一眼,后道。

“还热敷。”

“我同事给了我一套热敷的工具,带着草药包。热敷的话,会好得快一些,也舒服很多。”唐淼说。这样说完后,唐淼笑了一下,道:“就是我上次找你要签名的那个同事。”

上次唐淼替庾雅雅问贺啸要过签名,贺啸还给要了其他几个人的,回去庾雅雅高兴了好几天。

唐淼说到这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看了一眼贺啸垂在身侧的手。

“你手怎么样?”唐淼问。

唐淼问完,贺啸看了她一眼。

贺啸出来演出已经有那么三天了,连续三天的演出,除了主唱费嗓子以外,他还是乐队的键盘手,是要弹琴的。

虽然键盘手弹琴并不是一直在弹,但是连续三天,应该也会嗓子一样积累了一些疲累。想到这里,没等贺啸说话,唐淼道。

“你要不要进来,我帮你热敷一下?”

唐淼试探性问了这么一句,眼睛安静地看着贺啸。

贺啸在她询问了他,他的手指怎么样后,就没再说话了。在她问他要不要热敷的时候,也没有说话,只是那样看着她。

唐淼感觉他应该是不太确定热敷的效果。

“你可以试试。”唐淼给贺啸说道,“会有专门的工具,然后有热气,蒸着进手指,这样手指的疲劳都会缓解很多,草药味道也很好闻。”

唐淼这样安利完,继续看着贺啸道。

“很舒服的。”

女人这样说。

她像是认真地在给他介绍着热敷的功效和好处,在他没说话的时候,也依然耐心地等待着。她望着他,眼睛一眨不眨,里面带着光。

贺啸看着她眼睛里的光。

“谢谢。”贺啸说。

贺啸说完,女人的眼角如月牙一般弯下,眼睛里的光也伴随着她笑起来的动作漾了漾。

“进来吧。”

说话间,唐淼推开房间的门,朝着贺啸说了一句。

唐淼的房间比贺啸他们的房间要豪华一些,是个套房。套房里有单独的卧室,外面则是小客厅,所以即使贺啸进来,也不会看到唐淼的卧室,这样也不会不太礼貌。

贺啸进门之后,唐淼先让他去小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了,而后,唐淼去拿了热敷的工具。

今天中午热敷过后,唐淼就把热敷的工具放在了客厅的书桌上。拿了以后,她回到沙发前,坐在了贺啸的旁边。

两人坐着的都是单独的小沙发,位置在各自的侧面,有些不太舒服。所以后来,唐淼让贺啸调整了一下沙发的位置,最后,两人稍微面对着坐在了一起。

坐下后,唐淼让贺啸将手搭在了沙发沿儿上,然后把热敷工具整理了出来。

整理出来后,唐淼拿了草药,在放进去前,唐淼先询问了一下贺啸。

“这个味道可以么?”

有些人不太喜欢草药的味道。

伴随着她递过来的动作,草药飘散出一些味道,清香而又带有一股特有的药味,像是涂了药液的干草。

“可以。”贺啸说。

贺啸说完,唐淼冲他笑了一下,而后将草药放进热敷工具里,给贺啸热敷了起来。

唐淼是今天第一次给自己热敷,不过热敷也不难,先前看庾雅雅给她热敷过这么几次,即使现在是第二次操作,唐淼的动作也是十分娴熟了。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唐淼就给贺啸整理好了热敷工具,热敷就这样开始了。

正常热敷的话,是二十分钟。热敷的时候,除了手指不能动外,其他的事情是不影响的。唐淼给贺啸弄完,就撤回身体坐在了沙发上,可能是钢琴老师职业使然,即使是放松的状态下,唐淼也没有后靠在沙发背上,而是依然挺直着背脊端坐在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后,唐淼的目光就落在了贺啸热敷的手指上。热敷已经开始,草药的味道弥散在整个小客厅,唐淼盯着贺啸的手指看着,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

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也挺尴尬的。

她确实是叫了贺啸进来,确实给他热敷了手指,但是在热敷的这二十分钟,唐淼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而在手指热敷上以后,贺啸也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

唐淼看着他热敷中的手指,眨了眨眼睫。

“怎么样?”唐淼问了一句。

相比唐淼的坐法,贺啸坐姿轻松得多,不过这不是在自己的房间,他也没有太过随意,只是架着手指,靠在了另外一旁的沙发沿儿上。

唐淼这样问了一句,贺啸看了他的手指一眼。

“还可以。”贺啸说。

热敷确实是有效果的。他的手指虽然没有唐淼疲劳得那么厉害,但也确实是疲劳的,这样热敷一下,很放松,也很舒服。

“哦。”

贺啸这样说完,唐淼也没抬头,只看着他的手指点了点头。

在她应声的时候,贺啸看了她一眼。

女人依然是端坐着。他们两人的距离不算远,面对面坐在沙发上,距离刚好是两人弯曲的双腿不会碰到的距离。她在给他弄好热敷后,就像是坐在琴凳上那样,一手放在沙发沿儿上,另外一只手则落在了她的腿上。

她穿着长裙,裙摆是雪纺材质,垂坠感很好。在她这样坐着的时候,裙摆落在她的腿上,清晰地包裹出了她双腿的轮廓。

纤细,笔直。

贺啸看了一眼,将目光收了回来。

“你要喝水么?”在贺啸收回目光时,唐淼这样问了一句。

唐淼问完,贺啸看了她一眼。

唐淼觉得有些口渴。她明明今天晚上喝了一瓶半啤酒,另外加了一瓶果粒橙,但是现在可能是热敷工具热气出来的缘故,她被蒸得有些干,也有些热。

“可以。”贺啸说。

贺啸说完后,唐淼就从沙发上起身,去拿了两瓶矿泉水过来。拿了矿泉水后,唐淼先给贺啸拧开瓶盖,递给了他,而后自己把自己那瓶拧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相同的两瓶水,唐淼拧瓶盖的时候,这一瓶比上一瓶要难拧得多。唐淼双手用力,掌心都被矿泉水瓶盖的纹路给磨得有些发热发疼了,还是没拧开。

唐淼更渴了。

而看着她的这番动作,贺啸抬手将她手里的矿泉水瓶拿了过来,把刚才她拧开的那瓶递给了她。

“喝这个。”贺啸说。

贺啸就这样递了过来,唐淼也是觉得渴得厉害,也没跟他客气。在接过那瓶水后,唐淼说了一句。

“谢谢阿啸。”

贺啸听完她的感谢,抬头看向她。

女人正拿了他刚才递给她的水在喝。她确实渴急了,拿了矿泉水对着瓶口仰头就喝了两口。她的脖颈很修长,皮肤也很细腻,即使肤色瓷白,但下颌线依然流畅。她仰着头,喝了好几口水,甚至有水因为喝得太急,沿着她的唇角边流下来了一些。

她一口气喝了半瓶水,喝完后,好像才舒服了些,抬眼看向了贺啸。

贺啸还在看她,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看她。但是她刚才喝了水,体内的燥热和干燥也抚平了一些,甚至眼睛都变得莹润了。

“怎么了?”唐淼问他。

贺啸看着她,问道:“你刚叫我什么?”

“阿啸。”唐淼说。

贺啸眼睫微动。

看着贺啸的眼睫颤动,唐淼不以为意地看着他,道。

“他们都是这样叫的。”唐淼说。

唐淼说的他们是指齐远他们,今天晚上在见面后,他们就一直叫贺啸“阿啸”。

唐淼这样说完,眼睛定定地看着贺啸,问道。

“他们能叫。”

“我不能叫吗?”

她这个问题问得很认真。认真地同时,还觉得有些不满。不满于,别人能叫他“阿啸”,而她叫他一声“阿啸”,他却问她刚才叫他什么。

她就这样认真而又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贺啸看着她的眼睛,和她对视着。看了一会儿,贺啸点了点头,道。

“能。”

在贺啸回答完后,唐淼这才满意了。

她刚才喝了些水,好像力气都重新回来了。看着贺啸一只手热敷着,另外一只手拿着还没拧开的矿泉水。唐淼伸手将他手里的矿泉水拿过来,一下给拧开了。

“喝吧。”唐淼说。

手上的矿泉水瓶因为唐淼的用力,而有些变形。而变形的矿泉水瓶,也把一些矿泉水从瓶口挤压得溢出来了一些,流在了瓶身上和唐淼的手指上。

她拧开瓶盖后,就把矿泉水递了过来,贺啸看着她拧红的手指,和有些狼藉的瓶身,抬手将矿泉水瓶接了过来。

“还渴么?”

“不渴了。”

唐淼这样问了一句,贺啸喝了些水后,回答了一下。其实相比她来说,贺啸应该确实渴得轻一点。她之所以渴,可能是因为啤酒的酒精在作祟,虽然她喝得少,没喝醉,但是酒精也确确实实在身体里的。酒精进入身体就会发热,发热就会发干,发干就会让人觉得渴。

而今天晚上全程,贺啸滴酒未沾,倒是一直在喝水,他应该不是很渴。

就这样,两人坐着说着,没一会儿,贺啸的手指敷完了。

“怎么样?”唐淼问。

贺啸的手指刚被热敷完,手面都被热气蒸得有些发红,发红的皮肤下,他的骨节精致漂亮,在唐淼问着的时候,他弯曲了弯曲手指,道。

“好很多了。”

贺啸说完,唐淼笑了一下。

贺啸的手指舒服多了,这让唐淼会觉得有些满足感。在之前,她觉得他来就是拖累贺啸的,但是现在,她觉得她也不是一无是处。

唐淼这样想着,笑着把热敷的工具收了起来。

“你呢?”贺啸看着她收拾东西。

在贺啸问完后,唐淼抬头看了他一眼。她看向贺啸的眼神在那么一瞬间有些迷茫和混沌,但是一眨眼,她反应过来。

“对,我也得敷。”唐淼想了起来。

庾雅雅交代过,让她一天敷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早上中午她敷了,晚上还没有敷。

唐淼想起来后,又将整理好的热敷工具重新拆开了。

她的动作比着刚刚要快了些。但却并不如刚刚娴熟。甚至在拆着热敷工具的扣子时,她的手对了那么两下都没有对上。

唐淼有些莫名其妙。她看着明明在自己视野范围内,自己的手指却怎么也碰不到的扣子,眼睛微微惊奇地张大了一些。

在她张大眼睛的时候,贺啸将热敷工具拿了过去,说。

“我来吧。”

贺啸很快地拆开了热敷工具。

拆开热敷工具后,贺啸坐在了他先前坐着的沙发上,对唐淼道:“手给我。”

唐淼抬头看了他一眼。

贺啸就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工具平静地看着她。唐淼看了一会儿,“哦”了一声后,把手递给了他。

贺啸握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放进了热敷的工具里。

热敷的工具在刚刚给贺啸热敷完后,还留有些潮湿的温度。在唐淼将手指放入后,她的手指被热敷的工具包裹,那潮湿的温度一下也熨帖在了她的手指和她的手指缝间。

唐淼低头看着被热敷工具包裹着的手,轻眨了眨眼。

她有些热。

这种热应该是热敷工具带给她的。刚才贺啸敷着手指的时候,只是有热气在她身边飘散,她顶多觉得干。而现在,热敷工具潮热的热气透进她的皮肤,裹挟着她的神经和皮肉,十指连心,一下像是藤蔓生长,缠绕到了她的心口上。

心口上的动脉突突有力地跳动着,将她指间带过去的热意散开在她全身的血管,血管透过毛细血管,蔓延到了她的每一寸皮肤上。

唐淼觉得很热。

尤其在这种情况下,她望着手里的热敷工具,想着这个工具刚才还敷过贺啸的手。而这里面,是残留着贺啸手间的温度和触感的。

唐淼眨了眨眼,她的脖根到耳朵都在发烫。

“好热。”唐淼看着手指,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

她说完,贺啸也低头看向了她。

女人坐在那里,为了方便,她的手指带着热敷工具,搭在了沙发沿儿上,她扭头看着沙发沿儿上的热敷工具。扭头的动作,让她的脖颈凸起一节好看的骨线,骨线上,她的肤色是带了粉色的润红。

红晕从脖颈蔓延,一直蔓延到了她的耳边,她的脸上。

贺啸安静地看着她,问道:“要不要喝水?”

贺啸问完,唐淼回头看向他,在这个时候,贺啸才发现她的眼眶都是红的。润红的眼眶内,长睫浓密,一双眼睛像是沙漠中的清泉。

“要喝。”她说。

在她说完后,贺啸拿了旁边的水瓶递给她,在递给她时,唐淼却说:“我要那一瓶,那一瓶比较多。”

贺啸听了她说的话,看向了自己手边的矿泉水瓶。刚才她拧开后,这瓶水他就只喝了一口,确实比她自己喝的那瓶剩下的要多。

在她说完后,贺啸看向她,想要说什么,但唐淼却望着他,眼睛一瞬不眨得等着他拿另外一瓶矿泉水给她。

贺啸微抿了抿唇。

将另外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她。

矿泉水递了过来,唐淼将水瓶接过,对着瓶口喝了起来。她是真的渴,也是真的热,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个差不多。

她喝得比刚才更快一些,又有水从唇角流下,沿着她润红的脖颈,流入了她长裙的领口里。

“不急。”贺啸说。

贺啸说完,喝着水的唐淼低眸看了他一眼。

但是她也没有听他的话,最后将水喝完,放下矿泉水瓶,她的唇边都被水浸湿了。

她伸出舌头微微舔了舔唇边的水渍,而这样的舔动,让她的唇变得比刚刚更湿润光泽了些。

贺啸望着她,将矿泉水瓶拿了过来,他拿着空的矿泉水瓶,低头靠坐在了沙发上。

手里的矿泉水瓶身还有刚刚流下的水渍,沾在了贺啸的手指上。水是凉的,但是很快也被贺啸的指腹弄热了。贺啸握着瓶身,轻轻捏了一下,他捏完,瓶身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咯”声。

安静的客厅里,这样细微的声音都显得十分清晰突兀。

唐淼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矿泉水瓶,还有他捏着矿泉水瓶的手指。他的手指太漂亮了,修长,骨节分明,发力时骨节微微泛白,连手背上的骨线都是凸起的。

唐淼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手指发了会儿呆。

她在喝完水后,就没有再和先前一样端坐着了。而是像贺啸那样,后靠在了沙发的椅背上,身体嵌入在单人沙发里,姿势放松而随意。

唐淼靠在沙发上,歪头望着贺啸的手指,开口说了一句话。

“今天在吃饭的时候,齐远问我有没有遇到有趣的事情,听到有趣的话,我说没有。”

唐淼开口说话后,低着头的贺啸也抬起头来看向了他。在他看过来时,唐淼早已经也看向了他,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唐淼对他一笑。

“我撒谎了。”唐淼说。

这话还是在夜宵快结束的时候,几个人关系也亲近了一些,在围绕着音乐节的话题聊了一会儿后,聊着聊着,齐远问了唐淼这么一句,问完后,还看了一眼她旁边的贺啸。

唐淼并不知道齐远是什么意思,但是看齐远看向贺啸,她预料到可能是和贺啸有关,就摇头说没有。

在她说完没有后,齐远笑了一下,像是不信道:“真的假的?”

“像是上次,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有女孩过来要签名,还让阿啸去她住的地方玩儿。”齐远说。

在齐远说这句话时,唐淼虽然不了解音乐节文化,还有些懵懵懂懂。但齐远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和吉邦还有林烨看着贺啸笑了起来,几个人像是在就着这件事情在开贺啸的玩笑,而贺啸对于这个玩笑见怪不怪,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话而如何,依然平静地坐在那里。

唐淼看着乐队的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贺啸签名的时候,在得知她是贺啸的邻居后,乐迷说的那句话。

当时齐远就制止了乐迷把剩下的话说出来,让她收起肮脏的思想,说贺啸从不搞这些事情。

再加上今天在音乐节没开始前,听到的一些话,唐淼这样一连串地联系起来,也算是明白了齐远那话的意思。

齐远跟她这样说,倒是没有说其他女孩的意思。他这样说,更像是在开贺啸的玩笑。

当时唐淼明白过后,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笑了笑就把这个话题岔过去了,而现在,只有她和贺啸两个人,她又提起了这个话题。

唐淼说完,贺啸拿着矿泉水瓶,手指间又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咯”声,在这声声响中,贺啸看向她,问道。

“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贺啸像是跟她闲聊了起来。

他问完,唐淼说:“他们在音乐节开始前,在野餐毯上玩儿UNO。”

其实这也不算是有趣的事情。毕竟音乐节那么累,时间那么久,在音乐节开场前,铺张野餐毯一起玩儿会儿游戏很正常。

唐淼说完,贺啸道:“你喜欢玩儿UNO?”

唐淼笑了一下。

看着她的笑,贺啸没说话。唐淼笑着和他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是觉得他们在玩儿UNO时说的话有趣。”

唐淼这样说完,贺啸望着她,看了一会儿后,他收回目光捏了一下矿泉水瓶,道。

“他们说什么了?”贺啸问。

“她们说想睡你。”唐淼说。

“咯。”

矿泉水瓶又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在她说完后,贺啸没有说话。

唐淼笑了一下,收回了目光。刚才和贺啸说了那么几句话,唐淼像是有了力气,重新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在坐直身体后,她离着贺啸的距离也近了一些。贺啸没说话,唐淼就把当时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

“本来他们是在聊纯净水的,说他们不来了。那几个人又说不来算了,来来回回就是那几首歌,也听的差不多了。而且他们品性也不好,还睡粉。”

“她们这样说完后,其中有个女孩就说,她睡过他们的贝斯手。”唐淼说。

说到这里,唐淼像是觉得有趣,她笑了一下,和贺啸说:“那个女孩还说,那个贝斯手的活儿不错。”

说完,唐淼补充了一句,道。

“还说贝斯手的活儿都不错。”

唐淼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能得出这个经验的,可能是实践出真知,也有可能是因为弹贝斯的手指长一些,也灵活。

但其实弹键盘的乐手,手指也很长,也很灵活。

想到这里,唐淼看了一眼贺啸的手指。

“然后他们就问她,有没有睡过林烨。”唐淼说。

呼啸而过里,林烨是贝斯手,这个话题是继续展开的,自然就展开到了贝斯手手上。而一到林烨这里,自然就展开到了呼啸而过全员的身上。

“她说没有。”唐淼说,“她说呼啸而过不睡粉,只谈恋爱。”

唐淼复述着那个女孩的话,复述完后,她又看了一眼贺啸。自从她开始说这个话题后,贺啸就没有说话,他的神情还是平静的,手里拿着矿泉水瓶捏着,在她看向他时,他才微微抬眸,和她对视一眼。

呼啸而过不睡粉只谈恋爱这件事情,唐淼其实早就听说过了。当时庾雅雅看着呼啸而过的表演视频,跟她说她想睡贺啸,然而呼啸而过的人不睡粉,只谈恋爱。

而贺啸,连恋爱都没有谈过。

那还真是挺遗憾和可惜的。

同时,他的诱惑力好像也伴随着这种经历变得更大了一些。

唐淼看着贺啸的眼睛,和他对视道:“然后那个女孩就说,如果呼啸而过能睡的话,她也不想睡林烨。”

“她想睡你。”唐淼说。

贺啸望着她,手里的矿泉水瓶又响了一下。

“她们都想睡你。”唐淼说。

当时那个女孩说完后,其他几个女孩就笑着拥在了一起,对于贺啸的渴望,大家都没有丝毫的掩饰,笑嘻嘻地说着都想睡他,俨然对于睡他这件事情非常的向往。

贺啸也是对得起这份向往的。

他有着年轻强健的□□,有着俊美精致的五官,有着清澈低沉的嗓音,他像是件艺术品,而与这个艺术品的水乳交融,应该能让人达到前所未有的生理上的欲望的满足和高潮。

甚至说,就像现在这样,贺啸什么都不用做,他只需要坐在那里,只需要看着你,他的眼神就能与你的身体产生荷尔蒙反应。

唐淼在这样的眼神下,下意识收回了目光。

在唐淼没有说话后,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甚至贺啸都没有再捏矿泉水瓶,这种安静令客厅里的空气都变得燥热粘稠了起来。

唐淼的身体依然在发烫,她喉结动了动,道:“要不你……”

“你呢?”

唐淼原本要开口让贺啸先回去,但她还没说完,贺啸开口打断她,问了这么一句。

贺啸问完,唐淼重新抬起头来,她看着他,眼睛眨了眨,似乎没有明白他这个问题的意思。而她不明白不要紧,贺啸望着她,给她展开了他问她的这个问题。

“你想睡我么?”贺啸问。

唐淼的心悬在胸腔,像是风中的叶子,那么动了动。

她看着贺啸,贺啸也在看着她。他的眼睛清澈深邃,目光像是他签名的笔尖一样,力透纸背,就这样直接专注地扎进了她的心脏里。

笔尖扎在心口,不疼不痒。但她原本的血液路线被阻隔,她胸口的血液混乱流窜至全身,一时间她的身体也混乱了起来。

但她的思路没有混乱。

在贺啸问完她后,她就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唐淼点了点头,道。

“想的呀。”

没有女人会不想。

就这样的贺啸在你的眼前,就这样的年轻英俊,魅力四射,不光如此,他还有着一颗善良滚烫的心,唐淼不光是在生理上渴望他,在心理上也依附他。

这甚至比单纯的直接睡,更有一种灵魂的交融与契合。

唐淼说完,客厅里又发出了“咯”得声响。这一声,比着先前的几声要大一些,唐淼的心脏像是都被贺啸的手指捏了一下,心跳随之困顿。

在她困顿的心跳下,贺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的身材很高大,在站起来后,身影就完全笼罩了她。他在去吃饭前洗过澡,身上带着清爽的薄荷气息,还有另外一种清冷冰爽的木质香气。

这两种混合在一起的气息,在他站起来后,和他的身体,他的身影,一起笼罩了她,包裹了她。贺啸双手支撑在了她沙发两侧的扶手上,他俯身看向了她。

在他俯下身来的那一刻,两人的鼻尖差点碰到了一起。

他的气息一下逼近,在这么一瞬间,唐淼有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冰冷的,野性的,桀骜不驯的。只是后来的相处,人性束缚了他,让他很少透出现在的这副样子。

唐淼仰着头看着他,察觉到了一丝燥热和危险。她喉头酸软,望着他的眼睛眼睫轻颤,开口叫了一声。

“阿啸……”

在她叫完间,贺啸低头吻住了她。

这是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的吻。上一次,她意识模糊,抱着他的脖颈,在他的唇边啃咬,像是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这一次他主动给她。

她曾经的主动,在他的吻下完全变成被动,唐淼往后一缩,贺啸一手支撑住沙发,另外一只手扶在了她的后脊。他的手掌宽大有力,将她一下拉入了他的怀里。

唐淼被贺啸抱住,她的意识被这个吻搅乱得一塌糊涂。

在她意识混沌间,男人的吻沿着她的唇落在她的耳边。

他轻轻吻着她,轻轻问着她。

“我今天和你睡了。”

“你明天还会记得么?”

问完,他叫了她一声。

“姐姐。”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