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女扮男装后我加入了F4 > 女扮男装的第四十三天(F4评选)

女扮男装的第四十三天(F4评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有人在扒拉夏婉的手, 又拍了拍她的腿。

被从睡梦中吵醒,夏婉烦得想翻身捂住耳朵, 然而一只手立刻制止了她, 声音温柔道:“小心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夏婉只觉得头痛欲裂,最后的记忆是有一只狗在追她, 然后她的腿就很痛,应该是被狗咬了!

沉重的眼皮勉强支撑开,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凑得极近的脸,伴随着她鼻尖微微发痒的触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夏婉的视线往下移了一些,看着尉迟衍手中拿着两根从他自己头上拽下来的银发, 正在兴冲冲地往她鼻孔里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于是夏婉毫不犹豫, 抬起手对着尉迟衍的脸就来了一巴掌。

尉迟衍捂着自己的脸往后躲了些, 随即回头朝着客厅大喊:“宋之礼!谢厌!醒了!他醒了!”

夏婉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看看床头站着的尉迟衍, 又看了看床尾坐着的江遇时,以及推门走进来的宋之礼和谢厌,有些不太理解地问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尉迟衍笑眯眯道:“谢厌说你喝醉了, 喊我们来看热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用怀疑的目光看向谢厌, 觉得这人的恶趣味可真奇怪。

谢厌皮笑肉不笑看她:“你都不记得了是吧?”

夏婉警惕道:“难道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她只记得自己去了谢厌姐姐家, 然后喝了酒,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狗追,其它的暂时都想不起来了。

但是无论如何,她喝醉酒这种小事, 谢厌居然专门喊这几个人来看热闹, 而且这几个人还真的都来了,真是全部都无聊透顶!

这件事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讲起。

谢厌背着夏婉来到了公寓, 将她放在床上,清洗完伤口后又拿了条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和手,就去厨房给她做醒酒汤了。

谢厌以为夏婉的闹腾已经结束了,却没想到汤煮到一半,后脑勺就挨了一棍子。

夏婉举着一根晾衣杆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脸还泛红,却很有气势的喊了一句——

“妖怪!还我师父来!”

那一刻,谢厌是茫然的。

直到夏婉举着那根晾衣杆喊金箍棒之后,他才明白了,她现在扮演的是孙悟空。

谢厌以要带夏婉去见师父为理由,把她哄回了房间,然后拿一条毛巾剪了细了些,直接把她两只手绑上了。

谢厌绑得并不用力,只是这个结醉鬼是没有能力解开的。

然后谢厌就回到了厨房,继续煮他的醒酒汤。

而夏婉又悄悄从房间里溜出来了,因为谢厌只绑了她的手,她的脚还是自由的,还能做坏事。

这一次,她往谢厌屁股上踢了一脚,喊出的台词却变了:“二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了!我们快去救他!”

谢厌:“……”

还给他换了个身份是吧?

总而言之,醒酒汤还没煮好,夏婉的酒疯就耍到谢厌控制不住了。

她抢走了谢厌的手机,哭着给宋之礼打了视频电话。

这也是让谢厌最介意的一点,即使知道夏婉之所以会给宋之礼打电话,大概率也是因为他微信里的最近聊天消息是宋之礼,但是想到刚刚夏婉把他认错的事情,他还是觉得有些不爽,甚至有点后悔没删除那些无聊的聊天记录。

然而当宋之礼看见谢厌打过来电话,那一头却是正在嚎啕大哭的夏婉,那一瞬间他差点开始怀疑谢厌是不是把人给绑架了。

但是当意识到夏婉喝醉了之后,宋之礼便也觉得无奈。

因为夏婉一个劲地在喊他师父,问他被绑到哪里去了,还让他把白龙马和孙悟空都带过来,要和他们师徒团圆。

夏婉哭得厉害,宋之礼沉默了几秒之后,就去敲了隔壁宿舍的门,把江遇时和尉迟衍也一起带过来了。

夏婉不相信自己会做这么荒唐的事情,她一直认为酒品即人品,她这样的人就算喝醉了也会老老实实睡觉,怎么可能发酒疯?这一定是谢厌编出来迫害她名声的!

然而看见宋之礼没有否认的那一刻,夏婉的心就死了。

宋之礼没必要帮谢厌撒谎骗她,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哈哈,不活啦。

看出了夏婉的窘迫,宋之礼岔开了话题:“你腿还痛吗?”

夏婉立刻低头,去看自己记忆中被被狗咬了的腿,却发现只是擦伤,一点牙印都没有。

她松了一口气。

而此刻,谢厌将手中那碗醒酒汤递了过来,说:“喝了。”

夏婉接过碗,却在拿到嘴边的那一刻皱起了眉头,问:“味道为什么这么奇怪?”

谢厌回答:“我用药材熬的。”

夏婉直接痛苦面具:“我不要,我不喝。”

她最讨厌喝中药了,喝下去一定会干呕的,她宁愿头疼着也不喝。

而谢厌看起来也并不想让步,他直接拿起勺子递到夏婉嘴边,说:“不仅解酒,也对身体好。”

夏婉依旧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拖着伤腿往旁边退了一步,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宋之礼。

宋之礼伸手不动声色推开了谢厌的手腕,道:“夏慕不想喝就别逼他了,我带了醒酒糖,你再给他泡杯蜂蜜水吧。”

谢厌收回了手,目光落在宋之礼拿出来的同是桃子味的一堆各色糖果上,里面有醒酒糖,但更多的还是普通的糖果。

夏婉接过,很开心的吃了一颗。

谢厌没再说什么,只是端着那碗醒酒汤从屋内离开。

门被关上。

江遇时的目光从谢厌身上收回,反而短暂落在了宋之礼身上,似乎有些不太理解他的做法。

但是他也没有问宋之礼,只是和夏婉解释道:“那些药材对谢厌都很重要,每一份都是他亲手制作保存的。”

夏婉微怔,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谢厌还懂这些?”

“算是爱好吧,那些东西他可宝贝得很。”尉迟衍接过话,又认真回想了一下,说:“我前两年不小心打翻了一盒不知道什么东西,他一个月没理我。”

他们这么说着,夏婉突然有些自责。

谢厌拿出他珍惜的药材为她熬醒酒汤(虽然可能是为了她弟弟),但是她刚刚那么排斥,做出随随便便辜负别人心意这种事也太混蛋了吧。

于是夏婉还是下了床,向厨房走去。

最后,谢厌还是不太情愿的答应了下来。

谢厌自然看出了夏婉心里的不情愿,便从置物柜里拿出了一瓶桃子味的汽水递给了她,说:“喝完醒酒汤喝这个。”

宋之礼则回答:“希望如此。”

“操。”谢厌低头骂了句脏话,随即又不理解的看着尉迟衍:“你也管上我学习了?”

他笑着说:“夏慕,好久不见。我给你带了个礼物。”

他爸妈都管不了他,但是谢厌还算尊重尉迟爷爷,长辈里也只听他的话。

果然,还是不想喝中药啊。

明天早上还要上学,尉迟衍便问道:“谢厌,校庆都结束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学校?”

夏慕微笑:“我还怎么回去?”

谢厌站在台前,清理着桌面。

不出意外马上就要出意外了。

周一晚上,放学。

距离这次月考还有四天,然而学校里的学生们不再向之前那么紧张的投入复习,因为他们迎来了圣樱每年一度的重大活动——

可是看着自己实时排名第二,夏婉陷入了沉思。

而此刻,国外。

提到月考,尉迟衍直接痛苦面具,他看向谢厌的眼神只剩下羡慕,随即哀嚎道:“厌子!你带我走吧厌子!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

江遇时直接看向宋之礼,不理解地问道:“刚刚为什么?”

谢厌不喜欢上学,从早到晚坐在教室里听那些无聊的课程,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夏婉咳嗽了两声,小声问道:“还有醒酒汤吗?我想喝。”

众人回到了圣樱,而谢厌甚至是凌晨就走了。

而此刻,房间内。

说着,宋之礼似乎有些为难道:“他那性子,向来想一出是一出。”

不出意外……

谢厌面无表情道:“我也不会给你垫底。”

尉迟衍则是笑得更得意:“我不是管你,我是希望多一个人在学校和我一起受苦。”

她连忙接过,猛灌了好几口,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投票期限半个月,在评选出新的F4之后,将一起拍摄圣樱下一学年的宣传片。

他唇角抽搐,就连举着手机的手也在颤抖。

夏婉抱着自己讨来的醒酒汤,脸上还是露出了忍不住的痛苦神色。

第二天。

因为时间不早了,所有人都决定留在谢厌的公寓里过夜。

谢厌这才从罐子里又端了一碗递给夏婉。

宋之礼突然道:“一个星期。”

投票已经开启。

宋之礼的话说服了江遇时,他点点头道:“可能是对新朋友感兴趣吧。”

F4评选。

宋之礼带着几分歉意回答:“我只是看见夏慕受伤,所以一时间没考虑到谢厌的感受。”

夏婉眼睛亮了起来,这个汽水是她最喜欢的牌子!

而当她放下碗,就看见谢厌已经把汽水的瓶盖打开递给了她。

别人好奇猜测今年的F4会花落谁家,但夏婉却丝毫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江遇时也忍无可忍地看向尉迟衍:“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真的没有人对你的袜子感兴趣!!!”

谢厌的成绩其实还不错,只是每次月考他都没有耐心写完那么多题,总是随便写点提前交卷或者直接缺考某门,完全不拿考试当回事,所以考出来的成绩往往也都不太理想。

尉迟衍立刻附和:“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跟爷爷说。”

F4评选排在第一的依旧是尉迟衍,这很正常,因为每年都是这样,可能圣樱的女生都是银发控吧。

接下来,夏慕就欣赏了自己亲爱的姐姐喝醉了和狗共舞的画面。

谢厌打了个哈欠:“再说吧,下周五不就又月考了,我不想去。”

因为答应了下下周一要回校,谢厌决定利用自己最后一周的空闲时间,回国外的学校将手续都办好。

毕竟她是看过剧本的女人,虽然剧本不完全靠谱,但是关于F4这个设定应该不会出错,他们四个蝉联了三年的F4。

夏婉腆着脸道:“我头疼,让我喝一点,就一点。”

啊?不是,这到底为什么???

宋之礼露出微笑:“凭你早该回来,下下周一在班上见不到你,我会去找爷爷。”

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他也要抢走谢厌的伞。

谢厌自然不满:“凭什么?”

于是夏婉坐到了桌前,鼓起勇气端起了面前这碗醒酒汤,一口气喝了下去。

宋之礼微笑。

宋之礼道:“这次月考结束,你必须回学校。”

谢厌双手交握抵在后脑勺处,说:“能瞒一天是一天。”

宋之礼也跟着道:“你是该回学校了,尉迟爷爷那边也瞒不了多久。”

谢厌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只是问道:“你不是不想喝吗?”

甜甜的桃子汽水味盖过了中药的苦味。

谢厌没反应过来宋之礼在说什么,眼底略带着些疑惑。

但是尉迟衍却认为这都是谢厌的借口,他一定和自己一样也不会写!只是不好意思承认。

尉迟衍的脑袋,在今晚挨了第二下。

谢厌又问他:“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国?”

两人沉默对视,宋之礼看起来不像在撒谎。

两人的加密式沟通让尉迟衍一个字都听不懂,迷茫地问道:“你们俩到底在聊什么?什么感受什么反常?我看最反常的明明就是你们俩!今天当我的面打哑谜,昨天还都问我同一个问题,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我的那双袜子到底和你们俩有没有关系啊!”

宋之礼则是无奈:“你在这问我为什么,但真正反常的人难道不是谢厌吗?”

谢厌下了飞机,便远远挥手,和前来接自己的同伴打招呼。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