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久爱书屋 > 神诡大明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妖天师

第四百一十三章 妖天师

嗡——

危机悄然而来,忽然而至,没有半点征兆。

这自称来自上清的白衣修士,忽然被凌空一道剑光指住,他在一个弹指的间隙连忙散去身形,但是虚无之中依旧传来一道剑刺金石的清脆声音,白衣修士在消失了瞬间之后又自虚无之中重新显化,但此时已经眉心负伤,魂魄消失无踪,而它的身躯也直直掉下这片天地。

“傀儡?”

虚空之中传来一道诧异声,很快消失,但紧跟着大日如来的光辉便把这片大洲全部充斥,此时他便是长洲上空的那轮太阳,普照苍天十方!

即使有什么仇怨,也应该等到自己离开之后再说,居然敢在天心问话的时候突然动手,这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哪里来的飞仙,当面杀人,是不是有些看不起贫僧?”

自己还有话要问呢。

不过也有古怪之处....

大日如来心念流转,这遍布长洲的百万念头居然没有发现这道攻击来自什么方向,仿佛这些心念的探查都被轻轻拨开,故意忽略了什么东西的靠近。

一道赤光悠悠飘荡。

凡此人存在之地,森罗万象尽皆退避!

在烈日辉光下,对方真身差点显露,不过下一刻,因果循环,大日如来的辉光停止下来,而大日如来在一弹指间也忘记了自己刚刚在作什么。

只是一弹指。

一弹指间,世间便有六十刹那流逝,一刹那间,世间便有九百生灭起落。

“天心!”

“灵仙赤章!”

大日如来眼中充满疑惑。

灵仙赤章,亦作灵仙诀,那是天师道的古代法诀,保留了巫鬼之术的古道法,有黄章与赤章两种,前者驱逐一切妖魔鬼怪,后者驱逐一切生人活类。

不过,虽说是天师道.....却也有些不同。

“灵仙诀,正统天师道可不会用啊....五斗米教的妖天师....诸道门无人阻拦我,如今他在此出手,也没有人前去截他。”

“原来如此....是这么个意思。”

放任妖天师在此动手,颇有些驱虎吞狼坐壁上观的味道,杀人的不是正统道门而是妖道一脉,道门以后依旧可以表示自己和这件事情无关。

而且...大日如来想着,自己来到这里,到处打听道门事情,本就理亏。毕竟事情涉及表山河,这是违反规矩的,自己自然不可能到这里来强硬撒泼。

如今妖天师出手杀人,道门佛门依旧如过去一般“表面融洽”,就当无事发生。

“.....也罢,既然知道了元始化身的消息,贪心不足只能招来灾祸,余下的若是有机会再说吧.....”

.........

呼——

火符燃烧殆尽,赤色光晕消散。

聚窟洲东北海中,隐藏在海云之内的长生天宫内,妖天师孙恩将手中赤光撒尽。

“天心小乘对抗天心大乘,果然还是有些勉强,居然只能影响一弹指,我本以为可以控制他一刹那的。”

“这密宗的大佛明目张胆的来道门的三洲胡乱晃荡,居然没有天心出面问话,这帮家伙倒不像是牛鼻子,像是乌龟王八。”

“即使火龙真人到处乱杀,也不至于怕成这样!上清派也真是厉害,朱火宫、流云宫自己内斗也就罢了,还要把道门的神形送给密宗?”

孙恩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浑身不得劲。

那自称上清的白袍人只是个傀儡而已,那一击打过去,就像是锤到烂泥上一样,杀个傀儡,根本不可能有击杀的畅快感。

这姬象本来也是自己要杀的目标,不过现在么,和表山河的张天师达成了不错的交易,自然就要一转之前的态度,要去保他了。

为此,自己的徒弟,身为金人的曹太虚对此十分不满,毕竟姬象之前可是杀了他看重的“后金继承人”,不过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如果姬象,或者说明廷要与宋廷相对立,那么长生天宫帮他们一把也是情理之中。

也不是为了什么曾在五斗米教的交情,就只是单纯的利益交换。

嗡——

那道剑光在天外消逝,长生天宫中的另外一人睁开眼睛,他脸色稍有苍白,半张脸孔更是有被烈火灼烧过的痕迹。

“大日如来的烈日光辉还是触及到我了,多谢教主。”

“嗯....”

孙恩微微颔首,语气还有些歉意:“这灵仙诀还真是难用,赤章不全,加上他乃天心大乘,我的影响更被削弱。”

“隆裕,你的修为也有所精进了。”

“是,这点伤势倒不碍事,修养数年便能恢复。”

长生天宫中的这位道士,着金文金冠,穿白绫袍,这是辽朝祭祀时穿的服饰。

契丹服,辽景宗三太子耶律隆裕,是辽朝时代,宗室之中为数不多修持道法的人。

长生天宫所收拢的人物极杂,多为道门中离经叛道之修士,其思想混杂不一,也只有孙恩这个妖天师才能容下他们,而这一批人聚集起来亦是极强的力量,十六大天宫中,长生天宫也位列其中。

“教主,灵仙诀用的不顺畅,是因为这是张修之术,是古五斗米教巫鬼道术,不是后来正统天师道法。我不久前打听到一件大事情,正要与您禀明。”

“哦,是什么事情?”

孙恩对于手下的管控并不严谨,奉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如果有人想要取他而代之他也欢迎,只是想要当长生天宫的宫主,可要考虑好接下来面临的道门围剿。

自己是天心境,有藏匿天宫的手段,更和正统天师道有一点香火情分,同时还和全真道的五阳帝君五人私交甚好,所以自己的存在也算是道门之中的“潜规则”。

如果有人要取而代之,那可要好好考虑接下来的“天宫发展”。

所以,孙恩一般不会去询问手下的情况,只是有大事情要处理的时候叫来几人帮助而已。

三太子道:“张修的青城鬼都,已有眉目。”

孙恩挑了挑眉:“哦?遗失的巫鬼道传承有了消息?若是为真,确实是大事情。”

五斗米教和天师道,后人时常混同,但这种混同,要从张鲁杀张修开始。

这是一种道派的兼并融合。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这是许多人都知晓的事情,不过“熹平中,妖贼大起,三辅有骆矅。光和末年,中平初年,东方有张角,汉中有张修。”

骆矅教民缅匿法,角为太平道,修为五斗米道。

汉灵帝第二个年号熹平时,一个叫骆矅的人在三辅这个地方教人能隐身的五行幻术,并且以此创立宗教而起义,是黄巾起义的序幕,到了中平年间,张角喊出了苍天以死的著名口号,而同年,巴郡妖巫张修造反,修行巫鬼之术的巴山五斗米教,自此而始。

张修盘踞青城山,创立鬼都。

孙恩叹息道:“过去我也多次派代行者前往蜀地寻觅,都未曾在青城山寻找到鬼都踪迹,料想张修与张鲁斗法时,必然将鬼都拖入某处法界,以防止被天师道抢夺,但诸天法界何其之多,如果不知道正确的位置与咒法,根本不可能沟通到正确的法界。”

“灵仙诀若是能够补全,下一次再遇到大日如来这种天心大乘的人物,我便全然不惧怕了。”

但是三太子对孙恩道:“是的,不过....”

“不过什么?”孙恩疑惑:“不是说有了眉目?难道不是知晓法界位置,还是说你有力不能及之地?莫非连我这天心境都触碰不了。”

三太子缓缓点头,语气略有苦涩:“鬼都似乎....被放在瓦屋山中了。”

孙恩闻言先是大惊,而后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瓦屋山是可怖之地,那是万道祖庭,老子与尹喜曾经去过的地方,而那座山中有着迷魂阵,非圣人者入阵即迷,至死不出,故而又作妖山之称。

瓦屋山情况成谜,历代进入其中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在仙人还能显圣于世的时代,不少仙人曾经进入瓦屋山,皆死于非命,他们在外留下的魂香皆在顷刻之间从光火大盛化为一团灰烬。

“难怪,难怪.....没想到居然会把鬼都放置到瓦屋山中,张修真有神鬼莫测手段,区区一个仙人,竟然能做到出入瓦屋而不迷,张鲁没有这种本事,自然不敢去寻找。”

三太子又道:“另外一个眉目,便是瓦屋山似乎与诸天法界皆有联系,这消息算是可靠的。”

“消息从何人来?”

孙恩追问。

三太子回应:“朱厚熜。他说是在自己当皇帝的时候,曾经靠近其中,窥视到的。”

“想要以这条件,换长生天宫的庇护。”

孙恩脸色微微一变。

别人都好说。

只是这个抢了太上老君的家伙,他可真不敢去庇护啊!

“不行。”

孙恩如此说着,在稍加思考之后回绝。三太子一脸诧异:“教主,若是不接受他,岂不是.....有损名望?”

长生天宫乃是各路离经叛道者的去处,如今又来了一个兴风作浪的好手,本着原则也应该欢迎对方的加入,只是朱厚熜这人行事过于嚣张,什么都想掌握,更是抢夺了太上老君的神位,这神位流失,甚至引得其他两教的人都出来追杀,目的就是得到太上老君之位。

有了这尊神位,就有了源源不断的仙丹。

这是个烫手山芋,孙恩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收下他,到时候长生天宫只怕是保不住了。

“朱厚熜想要投靠一个大教,以换取暂时喘息之机,他的想法我理解,他的心情我更理解,为什么来我长生天宫我亦是理解,只是现在真不好收。”

“不过我也有解救他的办法,你且附耳过来,传达于他。就当是此消息的报酬。”

三太子一脸疑惑。

孙恩念了一段口诀,三太子问道:“这是何法?”

“这乃是骆矅的缅匿法,五行幻术,属于方士之法。在大贤良师所做的换世之事失败后,其法门今世无传,唯有我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